林 哥

王海洋
2014-09-13 13:23 分类:记事  阅读:333  作者文集


  林哥是我高中和大学时的同学,长我半岁,他皮肤粗糙黝黑,体魄敦实健壮。每与之同行,孱弱单薄的我总能找到一种受到保护的安全感觉,如依大山,如偎港湾。同学少年时,我俩皆贫寒,缺衣食,愁温饱,然同窗读书却能志趣相近,同病相怜,发愤刻苦,知冷知热之心,互勉互励之志,谊深意笃之情,恰似桃园结义之佳话。
  林哥涉猎广泛,而又常常偏激极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文史,中外百科,奇闻轶事,统读之。不过多浅止,不深入,得皮毛,知一二。故人前侃大山,高谈阔论时,动辄以偏概全,谬论百出,屡犯绝对武断之错误,常遭芸芸听者之诟病,时演舌战群儒之闹剧。如一夫之嗜色,就断定天下男人皆色狼;一妇之好淫,便妄说世间红粉皆妓娼。中东纷争,他曰天下已大乱;汶川地震,他云地球已完蛋。他喜欢白就反对别人说黑,他喜欢甜就厌恶别人说酸,他喜欢高就向爱低者翻白眼,他喜欢瘦就恨不得爱胖者全死完。
  林哥敏感自尊,而又常常固执己见。与林哥在一起,就势必有无休止的争论,注定有永无停歇的口舌之战,这是与之交往者得出的一致结论,其实我俩就经常斗嘴,不经意间他常常就成了我反诘和攻击的靶子,于是只要一见面,大多时候我俩的言语争斗也就永不休止。在陌生人面前,林哥对自己的教师身份是守口如瓶,一次小聚,闲谈中他说世俗者皆鄙视老师,因为我们无钱无权无地位,还有与生俱来的割舍不掉的十足的书生气,在与世人交往中要慎之又慎,若泄漏了自己为师的身份,是绝对要坏大事吃大亏的。我说世人也未必全如此,其实倒不必对此讳莫如深,这句话一下子触怒了他,突如疾雷闪电,当即脸红脖粗,抡我一拳,批我半天,其势相当吓人,我一时语塞,愕然相向,作理亏无语状。
  林哥热情有加,而又絮叨有余。张三有难,他定勇于相助,李四有苦,他必良言相慰。路遇汽车抛锚,他定伸援助之手,夜逢邻人暴病,他必操惶急之心。同事有喜,他可舍家抛小而张罗宴席,好友搬家,他从不辞九牛二虎之力。不过热情之下,林哥又喋喋不休絮絮叨叨好为人师,好以智者姿态俯瞰尘世,好以教育者的口吻居高临下。他习惯把所有人都视为小学生,面对哪怕是芝麻绿豆般的区区生活小事,一张絮叨的贫嘴也永远是不辞谆谆教诲,不吝循循善诱,小题大做,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地条分缕析、纵横对比、权衡利害,于是他的谈话常如黄河泛滥,滚滚滔滔,听者永无插嘴之处。兴之所至唾沫飞溅,站之面前仿佛身临瀑下,水星扑面,寒意裹挟而来。林哥似乎总比别人知道得多,面对纷攘世事、生活百态,总要迂腐地寻章摘句、引经据典发表见解,人送绰号“百事通”。听林哥谈话,初听敬佩,继而有点生厌,终感烦躁而几欲跳楼,一张喋喋不休的嘴比女人还女人,如机关枪、战斗机,聒噪不休,逼人发疯。所以林哥之为人,初次接触如遇大侠,如逢故旧,古道热肠,倍觉亲切,日久之便觉有点腻烦,终而是听其声便几欲逃之而后快了。
  林哥极其自信,而又万般自负。大学时代,他是学生会纪律部部长,虽家境清贫,破衣烂衫,但工作上却一向雷厉风行,身先士卒,有呼风唤雨之势,有叱咤风云之姿。因此曾经赢得几多芳心,成为学生时代一些美眉心中的偶像。而同样家境贫寒的我就显得猥琐一些,怕抛头露面,怕站在人前,自觉人穷志短,人微言轻,时时处处谨小慎微,唯恐丢人出丑,贻笑于大方之家。当然林哥的另一面是极其自负,酒后失语,他常念叨的是:我也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的人呀,校长、局长我也能干呀,县委书记我干不下来吗?苍天呀,大地呀,吾年至不惑,功名何在,荣华何在?既生瑜,何生亮乎?
  林哥极其好色,而又毫无色胆。林哥近视,走在人群中你总能看到戴着眼镜的他,弓身猫腰探头,伸着长颈鹿一样的脖颈频频窥视迎面走来的靓妹美颜。大饱眼福之后便是评头论足了,什么丰乳肥臀,细腰美人,三围数据,面似桃花,肤若冰雪,柳眉凤眼,樱桃小口,莲步生尘等等,辞藻甚多。虽年届不惑,身为有妇之夫,自我坦言常隐隐有一种冲动,渴望艳遇,渴慕一次电视剧或小说情节中的甜蜜出轨。时时自作多情,总以为周围窈窕之淑女、风骚之少妇、风韵犹存之半老徐娘对自己有意思,如抛媚眼了,作媚笑了,送秋波了,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洋弟,某女崇拜我也。”
  可事实上林哥属于有色心无色胆的人,由此也曾错失过几次美好的艳遇和爱情,除我无人知之,因为一个雨夜剪烛西窗之时他掏心掏肺地给我倾诉过。那是当年大学校园时光,自行车后座上的她对林哥佩服得五体投地,日暮由市区往市郊回归学校,漫漫长路,如一次浪漫的爱情之旅。林哥蹬着车,哼着歌儿,后座上她小鸟依人,风情万种,一路上是清风明月,一路上是绵绵情话,不觉间她早已贴身林哥,拥腰入怀,而受了电击一样的林哥却故作镇定,佯装坐怀不乱,只是埋头蹬车,任由时光沉寂……一路上只是隔靴搔痒的温暖享受之后,却没了胆量去书写自己艳遇和爱情的下文。听完他的叙述,我当即一拳,重重擂向他的肩头,气得我直跺脚!
  林哥说从大学时代至今,曾有几位女人靠过他坚实的肩背,躺过他宽阔的怀抱,但他每每是优柔寡断,失于怯懦,关键时刻怯场,致使好戏冷场,真是凉了美眉的心,气断听者的肠啊。有人说在爱情上年轻时不犯下点小小的错误,年老回忆时就是一种莫大的人生遗憾。听此,林哥每每低头沉思,大概他总在寻思这句话的话外之意吧。
  林哥就是这样的人,有点可爱,有点幼稚,有点侠义,有点执拗,好久不见让我想念,见了之后,短暂的兴奋激动、痛快淋漓之后,怎么觉得还是那样令人有一点点的腻烦呀。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算 命

    下一篇:为了乡里乡亲的孩子们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