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行三章

朱文科
2014-09-22 09:27 分类:游记  阅读:1046  作者文集


  风流西安
  中国古城,最风流者,当属西安。
  十三朝古都,是世人给西安的美誉。行走在西安城内,穿越到周秦汉唐,连绵几千年,西安确实太老了。随手捡起一块秦砖汉瓦,便是发黄历史;随意掀开一层泥土,便是厚重文化;随便钻入一条街巷,便是风流故事。
  如果说,西安是部线装书,每一页,就能抖落一串风流人物。城东的下马陵,埋着汉代名儒董仲舒,乃中国哲学史上开宗立派的人物,他死后,连汉武帝经过此处,都要恭恭敬敬下马,但凡儒家弟子过此皆下马步行,以示尊敬,你说董仲舒风流不风流?宋代,西安出了个哲学家张载,人称横渠先生,弟子全是关中一带学人,后世称他的学说为关学,主要内容,便是知礼、有德性,有礼有德,方能做人。所以西安人骂人,经常是这句话:什么德性!关学发展到明代,出了个冯从吾,清初又有关中三李,成为关中理学的泰斗,你说他们风流不风流?西安人提起历朝历代的文化名人,更是如数家珍:王昌龄、白居易、杜牧、韦应物、柳宗元、吴苾、柳青、路遥、贾平凹、陈忠实、雷抒雁,这些文坛亮星,永远闪烁在文学的星空;黄帝、大禹、周文王、秦穆公、秦始皇、汉高祖、汉武帝、唐太宗、卫青、霍去病、李广、范仲淹、杨虎城、刘志丹、张灵甫、孔从洲、连战,这些古今大政治家、军事家,永远在历史进程中占有重要一席。
  西安最风流的地方,当属华清池。华清池这个著名的温泉胜地,三千多年的历史,无数帝王的行宫别苑,足以成就任何风流。开门见湖,见的却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以汉白玉雕像的艺术形式,站在湖中央。她正脱下外装,半披俗纱,足踩温泉,准备沐浴,等待风流天子的归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上朝。遥想当年,唐玄宗为博得美人一笑,不惜命令地方官员,从万里之遥的岭南采荔枝,送到长安,沿途飞马接受,致使人马僵毙,杨大美女也落得个祸水的骂名。我参观了杨贵妃当年沐浴的水池后,心底不由得不感叹:杨贵妃这等美女,也只有唐玄宗这等风流人物才消受得起。祸水终究是祸水,最后,还是几尺白绫,了结了鲜活的生命,三十八岁的杨贵妃,就此香消玉碎,真是成也风流败也风流!
  自古红颜多薄命,但红颜并非都是祸水,至少,在我看来,杨贵妃不是祸水。她单纯善良,多才多艺,更没有武则天的那种野心,从不干预朝政。有些好事的历史学家,把大唐帝国的衰亡之责推在杨大美女身上,追责于一个弱女子,是不公平的。要知道,开元盛世是中国封建时代的一座最高峰,无论疆域、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军事、科技,都遥遥领先世界,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就相当于今天的美国,是世界老大哥。如此强大的帝国,一个弱女子能撼动吗?历史的进程是谁也不能改变的,所谓贵妃误国,风流误国,不过是给统治者的失败找个借口罢了。相反,我挺佩服杨大美女和唐明皇的这段风流佳话。伴君如伴虎,能俘获至高无上者的心,并助其开创了开元盛世,需要多么大的智慧。皇帝有三宫六院,世间男女之情,能达到唐、杨这种境界,极为难得。
  同样是风流,另一位大美女则是真正的红颜祸水。就在距华清池不到五百米的骊山山顶,有座烽火台。曾经,有位叫褒姒的美人在此演绎出一场闹剧,剧名烽火戏诸侯。真感谢周幽王,用一个国家换来一句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在汉语成语中,还有哪个有倾城倾国这般金贵。可见,风流本身没有错,错的是错误的对象和错误的方式。
  参观古城墙时,我和罗育军、王胜恒、刘映霞,四人各租一部单车,骑行在秋风之中。城墙保存完好,绕古都一周,接近三十里。飞奔在城墙上,感受古城的前世今生,不能不感叹西安之古、之大、之神奇。满目景色是历史,棵棵绿树绽新意。途中,突闻警报声声,方记起今天是九一八,便想起那场事变,便想起日本侵略者。警钟长鸣,不忘国耻。西安最风流的一天,当属19361212日。那场震惊中外的兵变,就发生在华清池。两位民族英雄,一位时代枭雄,演出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故事。由此,促成国共第二次合作,促成中华民族最危险时刻的万众一心。如今,墙壁上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见,它在风风雨雨里,默默向游客诉说那段惊心动魄的故事。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张学良,杨虎城,无疑是炎黄子孙中,两位杰出的风流人物。这风流,足以光耀千秋,流芳万世。
  仅仅一座华清池,就有那么多的风流故事,而放眼整个西安,放眼八百里秦川,五千年风雨,三千年丝路,会留下多少风流的密码呀!当年梅艳芳到西安,鲁迅先生到西安,寻找的就是这些密码。这密码,散落在每块秦砖汉瓦里,深藏在黄帝陵、大雁塔里,记在兵马俑的心里。西安处于中国版图中心,曾经也长期居于世界的中心。西安作为国都的年代,恰恰是中国封建时期最强盛的年代。且不说秦汉,就说大唐帝国,无论疆域、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军事、科技,无不遥遥领先世界。当时中国在世界是老大哥的地位,就像今日之美国。当时西安在世界是万国朝拜的京城,人口过百万,只有罗马能与之相比。西安古名长安,自古便是帝王都,相传朱元璋建都南京后,生怕长安抢了帝王气,改长安为西安,还拨巨款修建正方形城墙,使西安城变成一个字。西安西安,西部稳则中国安。此后,大明王朝果然便江山稳固,延续了三百年。尽管中国政治中心早已东移,但西安的风流魅力永存。到民国,西安一度成为陪都。
  风流西安,西安风流。西安这部厚厚的线装书,你只有柔柔地翻,慢慢地读,细细地品,才能咀嚼出它的风流特质。

  延安窑洞
  九月十五日。清晨。六点半。我们从瀑布的吼声中惊醒,匆匆吃了早餐,便离开了壶口景区,赶往革命圣地延安。
  中巴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飞奔在黄土高原。窗外,山峦叠嶂,沟壑纵横,却很难见到高大树木。倒是那繁星点点的窑洞,时不时跃入眼帘。导游小赵介绍,自辕黄帝始,陕北人就居住窑洞。那时的窑洞,十分简单,在崖根挖掘一个土窑洞,就直接住进去。黄帝子孙在这里繁衍,生生不息。受地理条件的影响,窑洞在长期的发展中,形成了不同的建造样式,主要分为崖窑、地窑、箍窑。崖窑有靠山式和沿沟式。如果山坡高度合适,布置几层台梯式窑洞,看上去如楼房般阶梯而上,极为美观;地窑就是地下窑洞,先就地挖下一个方形地坑,然后再向四壁挖窑洞,形成一个四合院。箍窑是一种掩土的拱形房屋,无需靠山依崖,能自身独立,又不失窑洞的优点。到了民国初期,开始出现接石口或者砖口窑,后演变为砖石窑,用石条或砖做成的,坚固耐用。上世纪八十年代,薄壳窑洞出现了。而延安窑洞,在解放前主要以土窑洞为主,是陕北窑洞的典型代表。
  延安的窑洞,高宽三四米,深六七米。门窗用木框,窗户上糊纸或镶玻璃。里面陈设非常简单,土炕,木桌,木椅,农具物什,是主要的家当。延安的窑洞,冬暖夏凉,能防火,能防噪音,在四季分明的陕北,无疑是理想的居住地。炎炎夏季,阳光火辣辣地焦烤着黄土地,劳碌一天的农人,带着浃背汗流,回到窑洞,坐上炕圪硓,靠在墙洼上,顿时感觉凉快无比。到了寒冬,勤劳的婆姨在炕洞里填上牲口的干粪便,用荞麦柴点燃,很快,炕就热烫烫的,窑就暖烘烘的。一家人坐在炕上,说着悄悄话儿,或者与庄邻院舍们聊聊天,打打牌,一整天下来,都不会觉得冷。
  延安的窑洞,虽然简陋,却不简单;虽然朴实,却有内涵。窑洞里充满真理,充满奋斗,充满荣光。193510月,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从此扎根黄土高原的窑洞,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19371月,毛泽东和朱德来到延安,在这里指引共产党人和革命军队,配合国军共同开展抗日战争。最初,他们居住在凤凰山的石窑洞。次年1120日因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搬迁到杨家岭,继续指挥军民抗战。杨家岭,是个隐蔽峡谷,树木参天,悬崖峭壁之间,有一栋破旧的房屋,上写中央大礼堂几个大字。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党的七大和延安文艺座谈会,都是在这个礼堂召开的。至今,讲台正面还悬挂着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中华民族有幸,中国人民有幸,正是因为有这两位伟人的共同领导,才取得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北边山坡上,有许多窑洞,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以及中央机关领导人,曾经在这里居住多年。尽管环境艰苦,生活清苦,但他们始终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念。一道道战役指令从这里发出,一篇篇革命雄文在这里完成。毛泽东主席为了赶写《论持久战》,在昏暗的油灯下,通宵达旦、废寝忘食,鞋子被火盆烤着了,都浑然不觉。当年,爱国华侨陈嘉庚率团访问重庆和延安后,得出了中国的希望在延安的结论。因为在重庆,陈先生耳闻目睹了国民党要员的花天酒地、挥金如土,蒋介石招待他的一桌饭,就花掉了八百块大洋。而穿着带补丁衣服的毛泽东,招待他的晚餐,只有自己菜地里种的白菜,唯一的鸡汤,还是邻居老大娘知道主席来了贵客,特意送来的。陈嘉庚还发现,住在延安窑洞里的主人,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战士,穿的都是粗布衣,吃的都是小米饭,为了共同的事业而艰苦奋斗。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窑洞的主人没有低头,毛泽东、朱德带头开荒种菜;刘少奇同志身患胃病,拒绝增加细粮照顾;周恩来参加延安军民纺线比赛,所纺的线还被评为一等线。而著名的抗日军政大学,就是学员用双手创造的窑洞大学,他们挖窑洞,建校舍,以石壁当黑板,以膝盖当课桌,桦树皮当纸,子弹壳做笔,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窑洞里的歌声,窑洞里的思想,窑洞里的精神,窑洞里的乐观笑容,与重庆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陈嘉庚坚信,救国救民的真理不在重庆,就在陕北延安的窑洞里,胜利不在国民党,而在共产党。
  参观完杨家岭窑洞,导游带我们去了枣园。枣园在延安城西北十多里处,原本是陕北军阀高双成的庄园。1940年秋,因修建中央大礼堂等工程,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等领导人搬到枣园的窑洞居住。这一住就是两年,直到1942年才搬回杨家岭。1944年到19473月,枣园一直是中共中央书记处所在地。枣园有二十余孔窑洞,彭德怀、任弼时、张闻天也曾在这里长期居住。中共中央在这里领导抗日战争、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筹备召开七大,领导解放战争。后来的事实,证明了陈嘉庚的预言。19473月,在撤离延安之前,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一起察看了几孔窑洞,一再叮嘱同志们:把窑洞打扫干净,桌椅板凳摆放整齐,要告诉胡宗南、告诉蒋介石,延安是我们的,我们还是要回来的。必胜的信念很快为历史所印证,1948421日,被国民党军队侵占了一年又一个月零三天的延安,重新回到了人民的怀抱。巍巍宝塔山,滔滔延河水,英明而英勇的共产党人,最终用小米加步枪,创造了人类的奇迹,打下了红色的江山。
  如今,延安的窑洞,在党的阳光政策普照下,沐浴着新时代和谐的春风,焕发新颜,人们住上了贴瓷砖的洋窑洞。昔日偏僻落后的小城,发展成为一座现代化的中等城市。那些破旧土窑虽然远去,但窑洞里的理想和思想,窑洞里的真理和奋斗,窑洞里的智慧和歌声,正被中国人民代代传承,代代传颂。

  华山如立
  对华山,我始终敬畏有加。幼时,看《智取华山》,华山的陡峭与雄伟,便是最初的印象。每有熟人从陕西旅游回来,我都要打听华山,几乎没有一个不感叹:华山太险了!于是,征服华山成了我旅行的目标。
  华山不远,距离西安两百多里,属于华阴县境。华山奇峰耸立,绝壁巍峙,自古华山一条路,时过境迁,而今这条险道问津者很少,已为交通索道所替代。我们这次出游,天公不作美,连续下了几天的雨。一行十八人,头晚在西安睡得饱饱的,个个精神抖擞赶到华山脚下。导游考虑到山高险峻,下雨路滑,带我们先把行李安顿在宾馆,吃了中餐再登山。根据旅行社的行程安排,我们从北峰坐缆车到山顶,步行到南峰、西峰,再返回北峰坐缆车下山。导游小赵说,下雨天行路难,大家根据各自体力可以选择从西峰坐缆车上下,也可以选择从北峰上西峰下。我与张小兵、黄良玉、黄小光、罗育军、王胜恒、曾海丽、陈瑞荣,九个人选择了旅行社事先定好的线路。
  用完中餐,我们匆忙进入山门,又依次进入全封闭式、六座索道专厢。索道全长1524.9米,垂直落差755米,堪称亚洲第一索仅仅几分钟,便被到七百多米的高空。隔着玻璃窗,向外望,但见千尺悬崖,乱石穿空,无一棵树。巨大斑驳的岩面上,如绘画大师泼洒的丹青,或浓或淡,或黛或青。索道上行终点是北峰,走出专厢,快步攀登而上,约十来平方米之处,立有一快石碑,标示海拔高程为1615米,即北峰最高点。此处山势孤耸,三面绝壁千丈。电影智取华山一些惊险镜头来源于此。峰顶有一方小小的平地,乃金庸小说华山论剑之处。四下极目眺望,脚下群山危峰兀立,那花岗石构成的山体上,东一点,西一点地点缀着灌木青松,恍若名家笔下的国画。
  从北峰只有一道山岭,可通南面诸山,沿此前行,必经擦耳崖,沿天梯上苍龙岭。擦耳崖是块侧立长达几十米的巨石,因路窄且依壁临渊,使游人贴壁擦耳而行,故而得名。天梯则开凿在一处峭壁上,陡近90,需抓紧铁链挪步而行。苍龙岭,更是两面悬崖,仅能从不足三尺宽的岭上通行。雨雾弥漫,一路险峻,几乎直立的峭壁,我们紧握着锁链,一步一步,小心翼翼上行,抬头只能看见前面行人的脚底,每走一步几乎都是手脚并用,紧贴崖壁,不敢向下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多爬几步就大口的喘粗气。
  经上天梯、日月崖等险道,便进入苍龙岭。岭长一千米、宽仅一米左右,往下看去,皆是千丈深渊。我有些佩服自己,这样直立的峭壁都已在我脚下。或许,追求美景的过程,就是一种艰辛的自我历练吧。苍龙岭上,游客十分拥挤,有几个挑山工与我们同行。他们担着货物,沿着陡峭的石级,他们神情坚毅,不急不缓地前行,永不停歇地向上攀登着。沉沉的扁担、晶莹的汗珠、黝黑的皮肤、憨憨的笑容,塑造了华山的另一个形象。累了,把扁担从肩上卸下,靠在身旁的一块山石上,抽起旱烟,休息一会,然后唱着山歌继续赶路。偶有路人被歌声吸引,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总是报以憨憨一笑。贾平凹曾说,华山是座男人的山。在它的身上没有丝毫一点胆怯、退缩和媚俗,有的是那种对苍穹的向往和追求。而我们身边的这些挑山工,或许,他们称得上就是这座山的概念了。或许,还不止。他们早已与雄伟的华山已融为一体,成为巍巍华山的一部分。
  到达金锁关后,游客越来越少。这是由北峰通往其他诸峰的咽喉,形似一把巨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连绵不绝的锁链之上,挂满一把把铜锁,迎风摇曳,大多数锈迹斑斑。传说相爱的人若能将同心锁锁在这里,钥匙永远抛在山下深谷,就能锁住光阴流转,相守千年,永结同心。从金锁关走左行分道,可以登至中峰,此处海拔高达2042米。再往前行,便到达南峰,海拔有2100米了。由于下雨,身穿雨衣,体胖的张小兵,早已内外衣服湿透,曾海丽也体力不支。于是,我和黄良玉陪同他俩,放缓了脚步。黄小光等五人则去南峰了。我也感觉有些累,地面全是雨水泥泞,又不能坐,只好站在观日出的巨石上休息。俯视左前下方,找不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满目雨水雾气。云海之中,浮现一座小亭,只可望而不可及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赵匡胤与山中道士下棋比赛的地方,名为下棋亭。这一场棋赛,老赵输掉了一座华山。华山因此成为道家的天下。
  本来说好返回北峰的,小兵和海丽不肯,改乘西峰的缆车下山。我和黄良玉便原路返回北峰。说起来,我还真佩服老黄,六十多岁了,健步如飞,全然不怕苦累。下山途中,遇到一些上山游客询问:请问到山顶还要多长时间?我一律回答:快了,快了,顶多二十分钟就到了!善意的谎言,给那些疲惫不堪的游人一丝安慰罢了。过天梯时,一妇女不慎滑倒,吓得路人纷纷尖叫。多亏她同伴手脚快,一把拉住了她。
  冒雨下山,回首华山,犹如挺拔云天的仙境。遗憾的是,五座山峰,我只征服北、西二峰。有人描绘五岳:恒山如行,泰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衡山如飞,这次华山之旅,让我真切感受到华山如立。华山华山,千仞壁立,俯视三秦大地,而那的滋味,若非身临其境,是无法体会出其深刻的含意。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4-09-23 10:31:55

          。。。怎么上榜的文章都好像有点相近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一段时间上榜同类文章很多 诗歌要么都是诗歌 散文要么都是散文 故事都是故事 还是缺乏多样性 和个人独特标示性的东西 虽然说的写的都不一样 但是大致雷同的东西 还是会有很多 一类文章 第一篇看着非常好 到第二篇第三篇就有些烦 甚至第四篇 有点腻味了 还是应该鼓励各种不同风格 各种不同载体内容的文章出现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9-23 15:06:05

          扫花网鼓励作者写各种不同风格和不同载体内容的文章,但鼓励不能靠五星推荐来体现。“一段时间上榜同类文章很多”的现象并非完全由编辑推荐造成的。文笔较好的作者,可能得到推荐的机会相对多些,而每位作者各自的写作风格相对是稳定的,所以容易造成某种程度上文章样式的单一性。编辑的审核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个被动的过程。打开后台,不知道今天又是哪些作者写了哪些文章。要使网站文章风格内容多样化,需一个慢慢完善的过程,得更多作者参与进来,更多优秀作品出现,这样上榜的文章才会真正呈现多样化。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09-25 19:10:13

          很厚重,有分量,大手笔,好文章。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09-25 19:10:14

          很厚重,有分量,大手笔,好文章。

  • 张相正

    评论于:2014-09-26 09:16:09

          属于文化散文,涨姿势。读完文章,我们也出游了一圈,很美。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9-28 20:15:55

          是电影《红日》中孟良崮战役中被活捉的国民党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吗?或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我对此人不感冒!

  • 阳抒云

    评论于:2014-09-28 22:30:42

          张灵普即是抗日有功也难抵反共有罪,他手上沾满不少共产党人和革命烈士的鲜血。国外势力和国内某些人的历史观别有用心。


  • 共7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秦地遐思(四章)

    下一篇:青青石板路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