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馨一瓣祭若兰

朱文科
2014-10-17 13:53 分类:小品  阅读:538  作者文集

  我市青年作家朱文科先生的长篇纪实小说《血色幽兰》于2013年8月由中央文献出牌社出版,这是耒阳文学湘军的一件大喜事。二十年来,文科孜孜不倦地在家乡这片热土辛勤笔耕,苦苦求索,硕果累累,似一串串成熟的葡萄芳香了万紫千红的文学园地,真是后生可畏!尽管他公务繁忙,重担在肩,仍挤出时间勤奋创作,每年都有精品力作问世,从散文集《煤油灯》到《七彩耒阳》,从诗集《睫毛上的村庄》到长篇校园小说《红枫之恋》,从长篇历史小说《血色野菊》到红色纪实小说《血色幽兰》,一步一个脚印,令我们钦佩,更是羡慕不已。
  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知道,历史题材不好写,纪实性的历史小说难度更大,费时费力,需要查阅大量资料,力求真实可信,而文科硬是以一种霸得蛮的“耒牯子”精神,奔北京走四川,上井冈到瑞金,奔波数载,四处采访和收集史料,终于破茧成蝶,完成了这部荡气回肠的心血之作。他这种锲而不舍敬畏先烈的精神令我们感动,如今在全党全国人民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之际,这部著作更有不同寻常的意义!翻读《血色幽兰》,让我们重温那段浴血湘南、惊天动地的历史画卷,受到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
  我至今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在新市廖家祠堂读小学,有一次,校长请来附近的老劳模给我们讲革命故事,她就是刘泰的姐姐。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奶奶向我们讲述了陈芬和毛达湘(毛泽建)的故事;讲了朱德和伍若兰战火中的青春和血染的爱情,令我们热泪盈眶。此后几十年,我一直试图寻找更多的关于朱德和伍若兰的故事,可那时候对伍若兰的这段历史,很少有书上记载,《血色幽兰》的出版,无疑填补上了这个空白。我花了几天时间拜读此书后,掩卷沉思,那些鲜活的人物,惨烈的战斗场面,久久地在脑中晃动,让我肃然起敬!
  作品以饱含激情的笔触,描写了朱德、伍若兰、邓宗海、刘泰、刘霞、伍中豪、李天柱、刘铁超、段子英、伍道清、伍春林等一大批革命先烈在耒阳这片土地上战斗成长的故事,由于本书写的都是耒阳本地,如九眼塘、梁家祠堂、化龙桥、敖山庙、新市街、春江铺、鸡婆山等,还有本地人如伍若兰、谢唯俊、谭冠山,而王紫峰将军的家乡青眼冲离新市只有几里路,我们都去过,所以读起来格外亲切,吸引人往下看。
  作品洋洋洒洒近40万字,出出进进130多个人物,各人有各人的特点和性格,而伍若兰的形象最为丰满。作品一开头就三言二语地把伍若兰的外貌刻划得飒爽英姿,“走在最前头的二十出头,高挑健美、齐耳短发、乌黑闪亮、柳眉凤眼、俏丽的鹅蛋脸、矫健的步伐,露出豪侠之气。”“她胆量过人,嫉恶如仇,武艺高强,爱打抱不平,在耒阳民间享有‘双枪女侠’之美称。”
  伍若兰既有泼辣刚烈、风风火火的一面,又有侠女柔肠的少女情怀。她对朱德既爱,又有点顾虑,听说朱德结过婚,年龄又大了二十多岁,但每次见到他,心里又是那么慌那么乱,听说要调到师部宣传队,伍若兰心里一阵狂喜。
  作品还细腻地向读者描述了伍若兰智救朱德的故事,很精彩也很感人。有一次,伍若兰化装成村妇,到春江铺搞宣传,发动群众,看见一个魁梧的干部在戏台上演讲,她一下就知道是那个熟悉的身影。这时候,敌人也发现朱德了,马上包围了村庄。危难时刻,伍若兰拉着朱德的手走进一民房,让他蹲在灶门口添柴,还在他脸上揩了点锅墨.这时,敌人跑过来问,指着朱德问伍若兰:“他是你的什么人?”“是我的老公呗!’伍若兰镇静自如,大大方方地回答。由于她的机智勇敢,巧妙周旋,终于使朱德转危为安。如果没有伍若兰的智慧,朱德就要落于魔掌,就没有后来的朱毛会师,中国革命的历史就要重新改写,所以伍若兰的历史功绩永载史册!
  作品还写了伍若兰对革命的坚强信念.当她的母亲要她安分守己,以后像父亲一样去教书,伍若兰急得直跺脚,说:“妈,你懂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可是我爸从小教的。”1929年1月中旬,红四军转战赣南,夜晚驻扎在江西寻乌县圳下村,天黑时分一个团的敌人突然袭击红四军军部。为了掩护朱德、毛泽东等人撤退,伍若兰带领警卫战士勇敢地战斗,但因敌人太多,数倍于我,形势非常危险。后来,毛泽东、贺子珍脱险了,朱德、伍若兰却被敌人咬住了,疯狂的敌人紧紧盯住朱德,企图活捉,关键时刻,伍若兰为了引开敌人,掩护朱德,她冒着生命危险,终于救出朱德,而自己被一颗流弹射中,不幸被俘。在牢房里她视死如归,惨无人道的敌人使出各种手段都无法动摇其革命意志,气急败坏的刘士毅瞪眼拍桌怒吼:“你这个顽固不化的共匪婆,老子毙了你!”伍若兰毫无惧色:“从入党起,我就作好了牺牲的打算。”在押往赣州卫府里的刑场上,沿途群众看见已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伍若兰,依然高呼口号:“红军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看到这,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泣不成声,我已经老泪横流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和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确实来之不易,是千千万万像伍若兰、邓宗海、刘泰、邝鄘、周舫、蒋啸青、伍中豪、李天柱、刘铁超、曾木斋、谢维俊等大批著名烈士用鲜血换来的,我们要格外珍惜,忘记他们就意味着背叛。
  作品中还穿插了段子英与王展程、伍道清与杨至成的爱情故事,写了敖山庙、三公庙、春江铺、新市街的几大战役,无不引人入胜。作品人物刻画细微,形象饱满鲜活,比如:毛泽东的乐观自信,朱德的幽默风趣,陈毅的睿智直爽,王展程的赤胆忠心,杨至成的果断勇敢,林彪的孤僻失望,段子英的善良热情,伍道清的热情活泼,伍春林的天真浪漫,等等,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血色幽兰》不只是宣传了湘南起义,不只是宣传了朱德伍若兰等革命前辈,更宣传了我们耒阳。在朱文科的笔下,家乡耒阳的景色美不胜收,令人陶醉。“山上的积雪早已消融。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山沟、树林、灌木、草丛,到处冒出新绿,清新的风儿,新鲜的泥土,似乎告诉人们,一个新的世界即将到来。”每处景物描写都吻合了故事的场景,衬托了人物事件。
  本书结尾更是余味无穷,写朱老总重上井冈山,专程来到他和伍若兰共同生活过的大井,用苍老双手抚摸着他们曾经睡过的床铺,老泪纵横,手拄拐杖,到处寻找兰花。随后他摘了一朵兰花,闻之又闻,随即呤诵:“井冈山上产幽兰,乔木林中共草蟠;漫道林中知遇少,雪芳万里几回看。”一位作家感动于朱老总和伍若兰的这段红色生死恋情,写下赞词一首发表在《诗刊》杂志:“铁血丹心惊鬼魅,井冈逶迤矗云天。当年敢亿香如故,心馨一瓣祭幽兰。”
  总之,我读了《血色幽兰》后感动多多,也收益多多。朱文科不单小说写得好,他在诗歌、散文、故事评论等多个方面有所造诣,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达400多万字,出版了6本著作,是市作协、市民协的主要创始人,这就奠定了他在耒阳文学界的“江湖”地位,是我们耒阳文学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文科正值青春年华,只要他坚持不懈地努力,朝着文学之高峰努力攀登,定能创作出更好更多的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精品力作。今年春,著名剧作家阎肃、王景愚联名推荐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协的桂冠正频频向他招手,我真诚地为他祝福!
  (作者曹抗生,现年69岁,耒阳新市镇人,乡土作家,出版有散文集《乡音乡情》、长篇小说《奔腾的古兰河》等)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诗歌是少数人的艺术

    下一篇:有趣的耒阳方言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