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寻梦

朱文科
2014-10-30 15:13 分类:散文诗  阅读:1611  作者文集


                                          烟雨黄鹤楼


  一座城,一座楼。


  一条江,一个梦。


  城是大武汉,吞巴山群峰,纳潇湘云水。江上帆影如织,大地烟雨如尘。


  楼是黄鹤楼,依蛇山,纳万里碧波,扼守山川灵气之交点。江水潮涌,气吞云梦。


  而今,我从湘南而来,为寻梦而来,涉耒水,过湘江,入江城,登临黄鹤楼,三楚大地,武汉三镇,一览无余。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黄鹤楼一转身,我便梦回唐朝。诗人的唐朝,诗意的唐朝。爱我的人,就在绝色的风景里,微笑,笑笑地望我。微傻,傻傻地招手。多少兵火烽烟,多少杀伐决断,都无法泯灭她的美丽,她的气质,她的风华绝代。


  一首诗,激活了一栋楼阁。


  一阙词,打开了一片天空。


  楼攒尖顶,层层飞檐,四望如一,酷似黄鹤,展翅欲飞,雄浑不失精巧,高古而韵味无穷。一次次拜谒,一次次回眸,我读到了时间深处的谶语。 “对江楼阁参天立,全楚山河缩地来。”黄鹤楼的巍峨,在于气势。


  武汉乃百湖重镇,喻家山是龙头,梅子山即龙尾。黄鹤楼恰好位于龙腰,骑龙在天,乘势而上,绝不放弃。一次次被毁,一次次重建,黄鹤楼演绎着历史的更替。“云雾扫开天地憾,波涛洗净古今愁。”黄鹤楼的深刻,在于执着。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李白的梅花落了,满城风雨。梅花落里,我们也总能听出世事无常、岁月沧桑,格外凄凉。这是谁的黄鹤楼?孙权的?崔颢的?李白的?我无语问苍天。


  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悲欢离合。黄鹤远去,穿越了,多少风风雨雨。只有楼阁岁月如歌,只有梦中的思念,连绵不绝!


                                  勾践宝剑


  这是一把古剑,曾在地下埋藏了两千多年。这是一把名剑,静静躺在湖北省博物馆。


  这是何等的神奇呵,穿越千年风雨,依然毫无锈蚀。穿越千年磨砺,依然寒气逼人锋利无比?


  我以敬畏的目光抚摸宝剑,犹如抚摸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回味一段凄美悲壮的爱情。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勾践是英雄,是不屈的象征,理应得到歌颂和赞美。但,千万别忘了,故事里的一个绝色美女,为民族大义,为国家统一,而建下的千秋功业。


  千年不锈的宝剑,千年不死的英雄,千年不朽的美女,在人们口中滔滔不绝,汇成一条汉水,一条大江,滋养我们脆弱、卑微的心里,滋养我们微渺、可怜的灵魂。


                                    编钟情韵


  秀丽武昌,东湖之滨,博物馆内,且闻钟声。


  编钟之上,龙飞凤舞,嫦娥奔月。且把智慧和梦想,交给青铜。编钟之下,我沉沉入梦。我看到那些敲钟的楚女,个个红唇细腰。她们敲着别人的幸福,也敲着命里的苦涩。黑暗中,编钟沉睡2400多年,还是那么光彩夺目。铜蘑菇完好无损,晃动着脑袋。它们不想呜咽,只想抱住久违的秋阳,放声大笑。笑一个秀气的丫头,轻轻叩响古老的编钟,在延续动人的韵律。


  从耒阳到汉阳,从湘江到长江,旅途漫漫,江水悠悠,且让这优美的音韵,穿越五千年的悠悠岁月,安抚我寂寞的灵魂。大爱无言,我的梦啊,会如此浪漫与瑰丽。轻吟“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跟随者先贤的脚步,我愿以毕生的心血,为民族之魂,增添一曲气势磅礴的颂歌。


                              东湖秋恋


  秋之深处,梦里东湖。


  “东湖暂让西湖美,西湖却知东湖先”。我曾去过杭州西湖,也常徘徊在耒阳西湖。巧合的是,耒阳也有东湖。不同的是,耒阳东湖,深埋地下,涌出的是温泉。武汉东湖,缠绵在地面,荡漾的是爱液。


  午后阳光静美,湖岸落叶缤纷。我与友人沿菊花桂香弥漫的小路,在环形的湖边漫步。秋风轻抚着我的肌肤,碧空如洗,秋阳透过云层,射向湖光山色。多美的湖水,多美的意境。我们静躺在湖边柔软的草地上,仰望着偏西的太阳,开始做着七彩的梦。


  武汉东湖,心之所爱。我爱这风的气息,爱这微凉的惬意,爱这温柔的触感。口中哼出的歌儿,在指尖滑落,瞬间的美丽,便是永恒。风过无痕。红尘之中,总会有些刹那的际遇,深深镂刻心底,几度飞花,几番风雨,几世等待,虽然有痛,有落寞,但仍会在心里开出思念的花朵,芬芳着孤独的人生。


  一瞬的回眸,一瞬的心动,一瞬的相遇,仅仅是这一瞬,便放不开彼此的手。纵使尺素流年,暗度了沧海桑田,暗度了红颜憔悴,暗度了物是人非,却无法暗度心中静水流深的爱。


  我原本就是你的匆匆过客,不奢望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人生苦短如梦,不管梦境中的场景,是虚还是实,我永远明白,你就是我心中的青苔,是不会平静的涟漪,潮湿了整个秋天,也会温暖远方的寒冬。


  

  • 小白

    评论于:2014-11-02 15:29:52

          文笔优美流畅,读来自得一份洒落与激荡,好

  • 张相正

    评论于:2014-11-11 09:41:44

          唯美的路子。加油文科!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爱的呢喃

    下一篇:曾经花开(外二首)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