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栖居

张相正
2014-11-03 17:37 分类:记事  阅读:2151  作者文集

 


            ---段雪范印象

 

                                

认识雪范,是个偶然。

大约三四年前,一个下午,一位陌生的女士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她说,她就是那个叫“嵩山放歌”的作者。

我想起来了。那一年,我担任当地一个论坛举办的文学征文活动的评委,其中一首题为《赏荷遐思》诗歌,作者署名“嵩山放歌”,虽不认识,但对作品感觉还不错,便留下评语:“有情趣,有味道,有意境”。后来,这首诗歌在我主编的《陆浑文学》杂志上发表。

说实在的,嵩县这个山城地方并不大,文学圈子里相互也都颇为熟识,但对她,无论是文字,还是人,都还比较陌生。她说,她本名叫段雪范,当时由于不自信,便没敢署真名。

和很多有着文学梦的人一样,这些年,由于网络的兴起,段雪范又找到了情感的出口和展示自我的平台。其实,网络之于文学的最大贡献,我以为莫过于促进了文学的平民化、大众化。文学产生最早的表现形式是诗歌,诗歌的雏形就是先民们的劳动号子。因此,文学的平民化、大众化,对于文学的返璞归真以及文学的真正繁荣,具有重要意义。

基于这一点,我开始去读雪范的诗歌。读了,让我欣喜。

雪范有点像豫剧《朝阳沟》里的银环。20多年前,她从大城市远嫁到了山高水长的嵩县,供职于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之余读书、写诗,相夫教子,平凡而快乐地生活。

嵩县作为一个林业大县、生态大县,同时也是一个旅游大县,奇绝的自然山水风光,给了她伸展文学梦想的诗意翅膀;嵩县建制古老,史为京畿之地,曾是华夏第一名相伊尹出道前的耕莘之野,是旷世大儒程颐程颢二程理学的摇篮,也是“问鼎中原”、“如坐春风”、“源头活水”等历史典故的发生地。圣贤辈出之乡,人文渊薮之地,给她的诗注入了绵厚和灵气。读她的诗,你能感觉到她对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人以及一草一木的深爱,你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在一遍遍抚摸着这片土地。这抚摸,带着温情,当然也带着诗意,带着笑容,当然也带着思乡的惆怅和只有自己才懂的梦呓。不矫揉,不虚妄,直抒胸臆,所以,她的诗,外表素朴,质地纯真。在当前诗坛上旗帜林立却唯我独尊、洋洋洒洒却不知所云、风花雪月却无病呻吟的境况下,她的诗愈加显得阳光,可贵。

读书,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我想,写作之于雪范,大抵也是这个道理。

雪范从事的工作与写作无关。她的写作,纯粹是工作生活之余的副产品。她的文字,基本上是原生态,但她善于从平易的生活场景中捕捉一些独到的哲思和心语。“已闻香炉香香山,未见红叶红红颜”,这脱口而出的句子,这不动声色的修辞,谁能不为之侧目?“简居山城闲适宜,未曾立志与云齐”,这心态,散淡而又明媚。“青枝翠叶化林海,引领春潮接碧空”,若非林业工作者,怎有这豪气干云之诗情!“一腹清风露,满噪热情腔”,不说对仗多好,单就对蝉的感悟,就让我沉思良久。“黄英不拥仙客路,金面岂为凡夫斜”,这是写大坪油葵花的。“此行牵我思,人生多感忆;知竹王子,尘嚣能有几?”竹之虚怀,竹之气节,让雪范怦然心仪。嵩县任红霞彩墨牡丹画得好,她在赠诗里写道,“人夸彩墨牡丹好,我言红霞天之妍”,这样一句,妙就妙在把画家“红霞”喻为天上之“红霞”,妙手偶得,触手成春,怎能不妍!

雪范的诗歌,不拘于格律平仄,也缺少推敲打磨,大抵属于原生态。不过我以为,原生态虽然粗砺,却少了浮华,多了本真;少了俗气,多了素雅;少了晦涩,多了鲜亮。我们用心地生活,然后,用诗意的目光打量生活。我想,不为写作而写,才应该是写作的最佳境界吧。

雪范谦恭,低调,温雅。想必,是空灵的诗句和静谧的文字赋予了一个女人超然于岁月之外的那些诗意和气质吧。她年长于我,每次见面都称我老师。我知道,她是怀着赤诚和敬畏,在向她心中的诗歌和文字致意。

    伊岸青青水悠悠。“放歌彩云飞,不慕名远近;但得喧嚣间,修一菩提心。”在汤汤不息的伊水河畔,在风光旖旎的白云山下,就这样,雪范默然而诗意地栖居着。这是一种历经风雨晨昏而日渐抵近内心渴望和生命本真的生活况味。不为别的,因为文字,因为诗歌,因为她眼中那挥之不去的浪漫和诗意。

  

 


 


  • 李清竹

    评论于:2014-11-03 21:49:24

          放歌彩云飞,不慕名远近,才女。

  • 伏牛狼

    评论于:2014-11-05 19:06:11

          嵩山放歌是个诗人,以前读过的诗句已经忘了!再读诗评,主要还是文字的魅力具有穿透力,于是觉得源于心性的文字总在震撼心灵……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11-08 11:49:51

          文风质朴无华,还是那样的诗意唯美。由此我也知道了一位雅静有致的诗人,有空我会好好去读她的诗的。

  • 张相正

    评论于:2014-11-11 09:33:36

          谢谢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11-16 07:20:37

          在浮躁喧嚣的时代,默然而诗意地栖居着,很欣赏这样的生活态度。

  • 沧海一叶舟

    评论于:2016-03-30 21:24:33

          诗意的栖居,才是生活。其他是生存。

  • 匿名

    评论于:2016-03-30 23:36:08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嵩山放歌

    评论于:2016-04-12 21:48:17

          谢谢各位老师关注!努力向各位老师学习!


  • 共8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母亲,我从没说过爱您

    下一篇:一场雪,一个梦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