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半拍”的人生

朱文科
2014-11-14 13:54 分类:随笔  阅读:432  作者文集

 

午后,冬阳暖暖,伫立耒河边,江水悠悠,斜风卷面,便想起孔子之言: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再过两个月,是我的生日。回首这四十年,简直就是慢的人生,凡事比同龄人,慢了半拍。

我出生晚,姐姐、哥哥都大我十多岁。据说母亲怀我时,就四十一岁了。十月怀胎,临产前,母亲痛了两天一夜,我就是不肯钻出她的子宫。好不容易等到凌晨五点多,快天亮了,我才呱呱落地,发出平生第一声啼哭。看母亲被折磨得大汗淋漓的样子,父亲叹口气:“这孩子,你出来得太慢了!”

一切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此后,我的人生之路,一直处于慢半拍的状态。

我个子长得慢。小学毕业时,还不到一米五,初中毕业时,刚好一米六,后来勉强又长了两厘米,就停止长高了。我父亲十五岁当兵抗日,那时身高超过一米七。我几个哥哥,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以致父亲曾经叹息:“你咋就长这么慢呢?”如今回想,我个子矮,完全是后天造成的,从童年到少年,长期营养不良,又经常挑煤挑柴,自然就发育慢了。

我上学上得慢。别人五六岁上学,我七岁半才上学。初三下学期伊始,一场重病迫使我休学,在家务农一年,外出郴州随文县兄搞装潢半年,又到广东韶关学木工半年。好不容易重返学校,去衡阳读成人中专,班上同学基本是十六岁,我十八岁了,晚了两年。我是一个晚熟的人,读中专时还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规划,也从来没有去想过,重新读书,完全就冲知识改变命运那句话。

我参加工作慢。中专毕业后在耒城流浪三年,直到二十三岁才招工到市水泥厂,二十七岁进交警队,三十岁在公安局解决财政编制。而我的同龄人,工龄比我早七八年,有得都担任企业经理、机关科级领导干部了。我在情感方面也慢,二十三岁初恋,不到半年结束,二十七岁结婚,二十九岁生子。凡凡出生时,我很多同学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我在事业上发展也慢。虽然自幼在母亲熏陶下,爱上文学,十六岁就发表习作,但直到二十三岁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业余创作,中途迫于生计停止五年,二十八岁重新执笔,三十一岁加入省作协,三十二岁出版第一部著作,迄今还只出版著作六部,发表作品四百多万字。今年春,著名剧作家阎肃、王景愚联名签字推荐我加入中国作协。虽然我各方面早就符合入会条件,但由于每个省每年有入会指标,只能排队等待名额。可见,我加入作协都比别人慢半拍。

我是慢性子。说话慢声声,吃饭慢咽咽,走路慢腾腾,开车慢悠悠,遇事一点不急。平时我爱做家务,洗碗一个一个反复擦拭,没二三十分钟不会出厨房。拖地板、洗衣服,动作都慢得很。记得小时候,跟伙伴们放牛,顺便割猪草,打柴,我总是比别人动作慢些,没比人那么多柴草。看一部武侠小说,别人一两天就看完,我起码看一个礼拜,以致借书人天天催:“你看完了吗?莫翻烂我的书了啊。”有一次,半夜村里茅屋起火,村民惊醒后,都忙着拿脸盆、木桶打水浇灭火,我居然一动不动看热闹,直到大人们提醒,才反应过来,赶紧参与到灭火行动之中。我在驾校学车,教练总嫌我打方洗盘打得慢,以致到衡阳考科目二,他一再叮嘱:“考场的车很破旧,方向盘紧,你一定记得快速打,不然会影响过关。”结果,考试时我还是犯了打方向盘不快的错误,第一把侧方位,就因为方向打得慢,压了实线。

我二舅会算命看相,很早就跟我父亲说:“文科这辈子,结婚晚,事业发展不快,一路波折多。至于仕途嘛,最多混个科级。”他见父亲脸色不好看,赶紧改变口气:“不过,还好,文科属于大器晚成,越到后面越好。”我当然不知道这辈子我“晚成”到啥程度,但直到现在,别人还说我有股孩子气,别人是少年老成,我是中年都不老成。别人觉得到了四十岁老了,我却觉得年轻得很,刚刚开始规划人生。很不幸,我的慢半拍的人生规律,让舅舅言中。我的亲老舅吔!

不知谁说的,“好的围棋要慢慢的下,好的生活历程要细细品味,不要着急把棋盘下满,也不要匆忙的走人生之路”。我的慢半拍的人生之路,继续慢吧,终有一天我将慢出最精彩的风景。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父亲口述:我是抗日老兵

    下一篇:秦地遐思(四章)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