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晋级

王海洋
2014-11-20 19:26 分类:时评  阅读:1769  作者文集

清晨,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电话铃声便急促地响起。接听,知是我从前的小学启蒙老师袁服从老师打来的。“海洋,我今年又没希望呀……给你说一声,让你惦念这么长时间了……”他的语气很是低沉,且有点哽咽,听去像是悲哀,我确信那一刻他的眼角是湿润的,虽然他远在电话的另一端。

这个消息真的有点出乎我的意外。袁老师在大山深处任教三十五年,由民师转正,他曾经是教师严重缺编时代村里小学的骨干,他挑起过一个时代一个深山区教育的重担。他虽然教法传统,但为师比较亲切随和,讲课能深入浅出,教学成绩在全乡一直名列前茅,所以还是颇受学生及家长欢迎和爱戴的。我就是他当年的学生,现在想来能做他的学生还是受益匪浅的,我之所以能一步步走进初中、高中和大学,就有他当初的一份功劳,我对他是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的。

他今年教师节在全乡优秀教师表彰大会上的发言是我写的,这次晋级的述职报告也是我给他写的,每次我都写得很认真,这不仅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启蒙老师一直怀着深厚的感情,而且我更清楚地知道袁老师人实在,厚道,敬业,尽责,是一位地道的好老师。

他今年五十四岁,华发早生,满头霜雪,整个头部仿佛一蓬秋冬时节的乱草,穿衣服不太讲究,有点不修边幅的样子,有点不合时宜,每次看上去总像是刚从田地里忙碌归来一般,身上带着泥土的痕迹。袁老师连续参加小学高级教师申报已经十年,眼看再有六年就要退休了,但晋级的事总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年年唏嘘,年年沮丧。他知道我是他的学生,心也靠得近,总愿一次次向我倾诉。“海洋,我是不是人太老实,落伍了,不会与领导喝酒玩耍套近了……每年教育总结大会上领导总是表扬我扎根山区,成绩也好,默默奉献了,是大章教育的一面旗帜了,可每当晋级的时候咋总是没有我?”我愕然,无言以答。不过有时我总安慰他说“老师,咱都是老实人(其实我也真的自认为自己应归属老实人的行列),也许咱不能适应社会,但咱们能永远适应校园和讲台,咱也自有自己的乐趣呀……”听这话,他每每是半懂不懂似的笑而不言。

放下电话,我想了很久很久。仔细审视这些年,每年教师晋升职称的时候,气氛都相当紧张激烈,这分明是一场战争——人际关系大战,没有较强的人际关系斡旋能力的人常常是挤不进去的,非善于投机钻营者常常是不能如愿的,形单影只没有背景的常常是死路一条的,嘴拙舌笨羞于争名于大庭广众之下者往往是自取灭亡的,不懂不读不涉猎厚黑学者恐也是难逃厄运的。每年晋级时,不敢想象暗中会涌起怎样的汹涌的波涛,泛起怎样的排空的浊浪,牵动多少似瓜秧薯藤的纷繁复杂的人的心!圈内人都知道表面上是一人晋级,实际上是亲戚朋友及要好的人群体作战,视对手如敌,要么当面舌战,要么彼此攻击,背后可以互相拆台,可以骂爹骂娘,以致于反目成仇,不惜丢掉文人的斯文和脸面,不惜抛却最后一点为师者的尊严。战术上讲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战略上妙在不见硝烟不流血而歼敌于刹那之间。最终榜上有名者喜,名落孙山者哀,喜者也许早就胜券在握,哀者也许至死不明就里,也许隐隐知道内情,但终是哑巴吃黄连。呜呼哀哉!为师者的晋级之争何时能休乎?

再看平日,人人为所谓的证件而战(而蓄意晋级已久者用在教学上的功夫究竟几何,就不得而知了),优质课证,论文证,模范班主任证,优秀教师证,师德标兵证,骨干教师证,辅导奖证,普通话证,计算机培训证,实践活动证,课题研究证,继续教育证……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据说有人奖证就有七八十个,多者达一百多个,但晋级还是遥遥无期,年年无望啊。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呀!

我也常想,一种制度大凡出台之初衷总是好的,多是合情合理,符合当地当时实际的。但当施行一段或较长时间以后,弊端就出来了,有的就根本变味了。就像教师的晋级制度一样,你不能否认它的初始的合理性和积极意义,但社会和人心太复杂,总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左右和驾驭的,因此我们确实无法保证这种制度一以贯之的公正性、纯洁性和公信力。就像今天或现在,教育圈的人大多都知道教师的晋级制度已经不能成为激励教师努力工作的手段,也并非能成为衡量教师教育教学能力的公正的标尺。我想由于这种制度而滋生的不正当的竞争、利益上的钩心斗角乃至是腐败和不公正,不能调动教师工作的积极性也许还不是什么罪过,而它最大的罪恶恰恰在于它给整个教育带来的负面意义和消极影响,这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实它早已大面积地挫伤了踏实肯干默默无闻的奉献者的工作积极性,成全了不学无术学薄德浅者挖空心思投机钻营的勾当,它早已阻遏了教育的发展和振兴。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能够晋级已经不是教育教学能力的标志,而成为一种人际关系场上纵横捭阖能力的显示,一种投机取巧左右逢源能力的炫耀,一种世俗者眼中所谓的身份和等级的彰显。

一种制度与其让它苟延残喘毫无意义地存在,还不如让它及早地死去,寿终正寝。一种制度的存在不是积极有效地促进了某一群体某一事物的和谐发展,相反成了我们手中不可驾驭的脱缰的野马或是咬人的疯狗,最好还是当机立断地下令取消为妙吧。

我的启蒙老师袁老师今年又晋级无望了,心绪烦乱之中,胡思乱想之余,我想他应该就是摆在教育祭坛上的流着淋漓鲜血的祭品吧,那么像这样的老师还会有多少呢?其实他们也许才真正是农村教育的脊梁。怜惜之,感慨之,愤怒之,情不能自已,于是就写下了上面关于教师职称晋升的一些杂乱无章的文字。怀着惴惴忐忑之心,我想这大概不会激起另一些人的憎恶和怀恨吧。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11-23 19:14:11

          海洋用他的生花妙笔道出了绝大多数教师的心声!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11-23 19:23:34

          昨天改卷时听说即便费尽心思评上了,填表等还需要七大块的内容需要精心准备,还要讲公开课,公开答辩,而且报上去后还有百分之十五撒掉的可能。为了不使自己被撒掉,要到市里或省里打通关系。这是纯属折腾人玩弄人的游戏。设想如果所有教师都不参与这个游戏,这个游戏自然就寿终正寝了,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可惜人心不齐。绝大多数教师期盼着这个制度早日废除,也能铲除一块滋生腐败的土壤。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11-23 19:25:29

          我把这篇好文章的数据链接分享到了微信同事圈,发现点击率猛增。

  • 阳抒云

    评论于:2014-11-24 15:36:39

          文字确酣畅淋漓,思绪亦切中弊端,但制度永远难以完美无缺,在制度被改进和废除前,只有去适应它,同时可以对它提出批评和改进的建议。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11-26 15:35:20

          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玉汝于成!不惑的人自不能与年富力强的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前些年懵懂不知,辛苦打拼的成绩被硕鼠窃取,现如今成为晋级方案转轨祭坛上滴着淋漓鲜血的祭品,我已经死了心。晋级制度应该有所改善:每年指标中年长的与年轻至少平分秋色!毕竟辛勤耕耘一二十年乃至三十多年的与十年以下的,没有功劳也苦劳吧!这种精神比成绩重要的多,这也是育人的内涵!教育是农业,毕竟大异于工商业。

  • 小翠

    评论于:2014-11-26 16:06:53

          海洋的笔如椽。

  • 智者乐山

    评论于:2014-11-28 11:41:26

          本非老师,对老师晋级中的乱象早已耳闻,也已愤过,但社会之潜规非一人一时可更改。我解,晋级之制:一曰对能力的认证,是精神激励。二曰是待遇的提高,是实惠。对社会地位不高(实际是,多数老师也这样认为)的老师们而言二曰更受推崇。财义也为君子所欲,但只为财而忘义的不义之举为君子所不齿,淡泊宁静在物欲盛极之时坚守之难,难矣!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11-28 13:25:41

          起初看罢这篇文章,心下便有些惶然。想起我的高中班主任,多年前就已被评为全省特级教师。老师晋级不乏乱象,但“视对手如敌,当兵临城下要么当面舌战,要么人格攻击,甚者还会短兵相接拳脚相加而反目成仇”的卑劣人格者还是极少数吧,相信我们的教师队伍,大多数还是兢兢业业地一心扑在学生和工作上的好老师。

  • 万志敏

    评论于:2014-11-28 16:52:10

          看到海洋老弟写的这篇文章,大家反应比较强烈。我也想就此说几句话儿。一是关于职评的印象。91年到一高工作后,我教了一年书,第二年就到校办工作了,也参与学校职评的细务,从年度考核评分,到指标争取,再到按条件、考核分数乃至听课评课、职评小组打分确实人选,职称评定最少要有六七种材料,评审表、简表、三年来考核表、各种奖证、毕业证,是厚厚一个文件袋的东西,后来到教育局人事上工作一年,主要也服务于职评工作。在92至95年冬季的那些日子里,我常常夹着几摞材料穿梭在一高与教育局之间,深感职评的不易。88年开始职评,起初简单,只填写简表即可,后来愈加烦琐。93年春全县特批一个高级指标,给了王福贵老师,王老师的教绩、教风足为为师者之楷模,多么儒雅、干练的一个人啊,自己填表,手打哆嗦,写不成字,叫上我与安保成为他深夜填表,此情历历在目,只是6年后,他就溘然长逝了。后来在教育局,亲眼看到每年职评时,全县填表的老师们如抱婴儿,如赴大任,战战兢兢,心慌手抖,有的急得哭了出来,情愿掏几百块钱让人帮忙填表,更有差一差二快够格的老师不断请求加指标、放宽条件。人事上的梦周、海森老兄和迎春姐们以极大的热情和耐心来解释,来帮助填表。可以说,职评也是我回首以往,最像打仗的一件事之一。我说这个,就是说,职评非局外人所能了解,确实成了老师们的最大心愿之一。

  • 万志敏

    评论于:2014-11-28 17:09:01

           二是职评的效用。最初设计无可厚非,可是一但与日益拉大的工资差距相连,就演变得面目全非了。一批人拿着职称工资不干教学业务,一批人评了职称,在教学上无所追求,更多的是僧多粥少,职称指标越加有限,想拿职称的人越发增多,这样的矛盾造成了人人想职称,职称到手万事休的局面。不可否认,中间真正抓教学的有些老实人是很吃亏的,有些人挖空心思攒条件,手段上确实不够光明,更有相互揭底、拆台的,想想,老师们都是远离世外的人,队伍整体心态、素质都是好的,即使有出格之举,也要从制度改进的角度来顺应,不能就此否定老师队伍。谁人临此,心里能没个小九九?

  • 万志敏

    评论于:2014-11-28 17:24:58

           三是职评的改革及其他。职评改革必须淡化工资挂钩,淡化到无有无无的地步,真正以教绩、教态和公正的评判体系来评价一个老师的工作和工资。当然说着容易做着很难,但至少要有个方向,有个步骤,要投机者无所钻营,让懈怠者有所危机,让老实任教者心理平衡。其实不止于教育,大中专院校、科研院所、医疗卫生等事业也存在此类问题,包括行政上公务员队伍也有这种痼疾。只是教育战线人员多,矛盾更集中些。多年前,乡间学校每年由校董会聘任教师,合同制一定数年,教得不好,学生家长和校董们都让卷铺盖走人了。那时候,教优教劣一目了然,也没有这么多事。能否让学生家长参与其中,这些人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被收卖吧。管见,长了些,也请大家见谅。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11-28 20:32:46

          确实是因多年的激愤所集写下了上文,感谢各位扫花文友的点评,现实中身边或远处真有我所说的那种舌战、诬陷、攻击甚至是拳脚之争,还有更奸诈阴险的故事听了让人愤怒,我不便写进文章,当然我知道这些毕竟只发生在少数人身上,我的笔触确实不免有激愤之处,但就是这些少数败坏了教师的形象,搅乱了一个群体,玷污了一个队伍,从而滋生出不公正乃至是腐败现象。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11-28 20:53:37

          很感谢万老师详细的解读和评论,你和美鸿编辑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细细地看了几遍,不无体会和感触,受益匪浅。我的文字有把一个小小的社会污点无限放大的瑕疵,也许并不恰当,但事实毕竟是存在的,并不存在杜撰的嫌疑。万老师,你是我高三时的作文老师,也许你已经忘了,正像我教的学生多了,大部分已忘了一样,当时就听说你和李东海老师写的文章很好,很是羡慕,有幸李老师经常给我们念他的作品,美好的记忆至今难忘。而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机会读到你一篇篇优美雅致的散文,很是幸运,是扫花网这个平台联通了我们文学爱好者的心灵,让我有机会幸福地品读老师的文字,领会老师散见于不同篇章里的睿智的思想和朴素的温情。真的很好,文学的美丽在此可见一端,在此还是真诚地祝福万老师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生活幸福,多出佳作!也借此祝美鸿编辑在繁忙的工作中多注意身体,工作顺利,好梦成真!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11-29 04:06:18

          怪不得海洋的文章也写的那样好,原来是志敏的学生,真是名师出高徒啊!前几天我在我的师范同学微信圈介绍了志敏和海洋的文章,因为你们同为我县的才子,而且都从事过或正在从事教育工作,为你们感到自豪。真巧,原来是一对师生!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11-29 20:18:17

          爱霞,你好!虽然只见过几面,但你作为知识女性和文人的文雅恬静形象已经深入我心,真的,你的好多文章都写得很好,都是自己对生活和人生的睿智的思考和升华,在扫花网上你应该是比较优秀的一位了,作为扫花文友在此还是表达一下我的仰慕之心和勉励之意吧。其实万老师的文章已经有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我是不敢比的,也难望其项背的,我只有羡慕的份了。当然我会继续努力的,因为有了大家不断的鼓励。好了,在此也顺祝爱霞工作顺利,家庭幸福,好梦成真了!

  • 万志敏

    评论于:2014-12-01 10:07:24

          前几个月偶然翻起了教书的教案,看到了海洋老弟的名字,面貌是模糊的,因为当年我不带班主任,加上初任教师,还不注意与大家交流,每周一班只上两节课,所以印象不深,但是当时海洋的文字功底很好,教案中还有当时作文中佳句的摘抄。如上,请见谅。称呼老师确实不敢当,因为我当时没经验,信口开河,还很不成熟,至今回忆,很多地方值得反思,年齡上大几岁,称呼老兄即可。今年春周末的一天,我到大章,找黎敏,为的就是你写的《石婆山记》及《太极山记》等文章,想到实地看一下,因是周末,没有见到你,为憾。能在尽力教书之余,所行所思,发为心声,形诸文字,做一个循义力行,为别人带来光明和温暖的人,是我辈所求,愿老弟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好更高!

  • 匿名

    评论于:2014-12-01 21:34:44

          真的,你写亲情的文章确实很好,朴素而含温情,细腻而不觉絮烦,有真情实感,有厚重感,有感染力,每读之都感触颇深。我的文字还不行,真的,斧凿之痕太重,我需要继续努力吧,这仅仅是闲暇时的爱好吧。但愿我们在扫花网上因为文学这一共同的爱好和兴趣而有最美的相遇!

  • 匿名

    评论于:2014-12-01 21:35:51

          真的,你写亲情的文章确实很好,朴素而含温情,细腻而不觉絮烦,有真情实感,有厚重感,有感染力,每读之都感触颇深。我的文字还不行,真的,斧凿之痕太重,我需要继续努力吧,这仅仅是闲暇时的爱好吧。但愿我们在扫花网上因为文学这一共同的爱好和兴趣而有最美的相遇!海洋。


  • 共18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关于称呼

    下一篇:闲话理想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