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奉献给您 我的爹娘

飘如尘烟
2014-12-28 13:02 分类:情思  阅读:370  作者文集

  杭州这几天温度剧降,特别是晚上,走在街头只觉得瑟瑟寒风扑面而来,冷得发抖。

  这样一个寒冬的夜里,也不知远在湘西山区的父母是否暖和?炭火旺吗,床头铺上电热毯没,棉衣厚不厚?念及此时,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未曾等我问起,母亲已在电话里说都已经冬月了,问我冷不冷,房间里有暖气吗?然后父亲又接过电话,叮咛我出门多穿件衣服,别冻着了……

  双亲还在电话里反复不停的嘱咐,我却早已泪流满面。

  父母就是这样,什么关怀都永远走在儿女的前头。有时候我常在愧疚,是不是自己的文字过多地虚放于风花雪月,而很少写给自己的爹娘。为什么要等到想起父母时,父母却早已将牵挂的意图表达给自己,是自己太迟钝了,还是压根给予父母的爱就不够?

  像我这样一个很早就远离父母的游子,一年之中除非有什么大事,否则也只能在过年时回家一次。别说什么膝前尽孝了,就是父母有个疼痛不适,我也全然不知。总是试图为自己的不孝而辩解,总是为自己的疏忽而不以为然,总是想到还有时间,以后好好孝敬就是了。却怎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岁月的风霜早已染白了父母的双鬓,父母早已被人生的磨难压弯了腰,不知不觉之间,双亲已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

  其实我清楚地意识到,在我心最柔软的地方,永远被父母占据着。哪怕我穷尽一生的爱也不足以能够回报得了,因为他们的爱让你肆意索取,无所顾忌的享用,却不图你任何回报。

  拿什么奉献给您,我的爹娘?

  大到结婚生子,小到一餐一食,哪一样不是父母在操劳?记得儿时生病,母亲日夜将我抱在怀中,熬红了双眼,父亲冰天雪地为我寻医问药;记得最困苦的时候,父母忍受饥饿,而让我们儿女尽量吃饱;记得家里没米下锅了,从不轻易求人的母亲低声下气的去借东借西,为的是我们这些饿着肚子的儿女;记得大年三十好不容易吃餐肉炖萝卜,父母却只吃萝卜,把肉大块大块的往我们碗里夹;记得第一次远行,母亲哭红了双眼,父亲担忧地眼神凝视我远去的身影;记得在异乡艰难的谋生,父母写来的书信总是千叮咛万嘱咐,那一个个潦倒的文字像是一点点燃烧的火苗,将我心温暖;儿时父母一耙屎一耙尿将我们拉扯成人,我们成人后,父母又是一耙屎一耙尿带大我们的儿女,如此循环如此周而复始,父母就像一头耕牛劳累到最后,吃得是草,挤出的是奶。

  而我们给予了父母什么???

  我们为工作所累,我们为生计所忙,我们吃喝玩乐,我们在灯红酒绿中应酬,可曾在忙碌中想起问候一声父母?可曾在举杯把盏之时,牵挂着父母是否已经吃过?我们躺在暖气融融的房间里,可曾担心过父母冷不冷?我见过很多朋友的手机主屏,打开看到的不是妻子情人就是爱女爱儿,甚至明星艺人,有几人设置为我们的爹娘?我们自以为羽翼丰满了,从此不再需要父母的庇护,自由的在天空飞翔,我们可曾做到了衍草相环?

  我们自以为用文字可以将父母的恩情集结成书,可那十八年的养育之恩似海般的深情,那些点点滴滴的琐碎,那些无法抹去的记忆,怎是文字可以代替的?怎是几页篇章可以记录的?

  地球与宇宙来说何其渺小,人与地球来说又何尝不是渺小?短短百年甚至几十年光阴,有些人,有些事,留言留不住,去也终须去。其实父母并不需要你给予他们怎样富丽堂皇的生活,并不在意你是否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对他们来说,一声问候抵过千金,平平安安的活着,是他们最大的欣慰。你病了,你远行了,你有难了,担心的牵挂的忧愁的还是父母。为你默默无闻与底层而焦急,为你有所建树而欣喜,给你困境中点燃一盏希望的心灯,漂泊中用温暖装满你空空的行囊。


     

  “子欲养而亲不待”,不要认为我们还要时间去善待父母,真的到了某一天,只怕悔恨已迟。金钱物质慰藉不了父母晚年的寂寥生活,常回家看看,陪父母聊聊天说说话,哪怕一声问候一次探望更能让父母感到欣慰。

  拿什么奉献给您,我的爹娘?

  百善孝为先,关爱我们的父母,善待我们的父母,珍惜我们与父母共有的时光,岁岁年年,天上人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红尘中的那朵睡莲

    下一篇:江南梅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