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哭的声音

飘如尘烟
2015-01-04 20:59 分类:情思  阅读:1421  作者文集

——谨以此篇献给诗人海子

7af40ad162d9f2d32331a14babec8a136327cc76.jpg

此刻,我就站在海边,想读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春还没有暖,花也没有开。伫立在寒风中的海岸,只听到海鸥飞处传来声声哀鸣,海浪悲怆的击打着礁石,那声音发出低鸣,有些沧桑的嘶哑,仿佛在哭泣,哭海的儿子,哭那个叫着海子的诗人。

二十四年前那个忧伤的黄昏,暮色的山海关,年仅二十五岁才华横溢的诗人,一身白衣,两本书籍,把他疲惫的身驱横卧在冰冷的铁轨上,让无情的列车碾碎他早已交付给神的肉体,以及他的诗篇和完美中的理想。那天刚好是海子二十五岁生日,他母亲在北京的老屋为他亲手煮了一碗红米粥,想以这种传统的方式,为自己的孩子予以深情的祝福。红米粥真香啊,红米粥真浓啊,她站在老屋门前,等待熟悉的身影,可她哪里知道,出门上班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海子,远方那么远,你在天涯海角走来又走去,西藏晚空下的那一块孤独的石头,终因你的离去,变成一朵带泪的花,盛开在已经醒来的黎明;那一片曾近荒芜的麦地,终因你的离去,结满了善良和光芒。你在“远方”里说,飞到你身边的石头长出了血,长出了七姐妹,终因你的离去,石头终究还是那块石头,落寞在寂寥的旷野中,坐成永远的孤独,而因自由和贫穷不能触碰的七姐妹,流年远去,如今又各自散落在人海何处?

想问你,海子。是不是你早已知道了自己必将离去,所以才写下那么多死法的诗篇?“自杀者之歌”蕴藏着投水,斧劈,上吊,开枪,“七月的大海”你预示着跳海,“跳伞塔”暗藏着跳楼,“七月不远---给青海湖,请熄灭我的爱情”里面暗喻着沉湖,为什么“春天,十个海子”里面的卧轨,成为了你最后的选择?是不是那冰冷的轨道,像极了通往天堂的天梯?是不是人世间容不下你的浪漫和完美,而天堂里才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有人说你选择死亡是因为精神分裂,只活在自己用诗编织的梦里,俗世凡人理解不了你的境界,因不愿与俗人为伍,便毅然挥手与红尘作别。也有人说你作为诗人却已江郎才尽,再也写不出经典的诗篇,停留在过去的时空,固守失去色彩的辉煌。还有人说你练气功走火入魔,把自己当成佛前的一朵青莲,不食人间的烟火,只微绽在忘忧河上。有人说你写了那么多的诗,却无处安放你不被世人所懂得朦胧,绝望中焚稿挥洒碎片,一弯冷月下独葬诗魂。有人说你为情所困,说你一生爱过包括你母亲在内的七个女人,母亲当是不必细说,而其他六个女人是你情路的波折,每一次结局都是一次灾难。那些在你诗里如花的女子,有你不能遗忘的初恋,有你携手前行的伴侣,有你心中女神的化身,有你剪不断的思念。这些花儿,朵朵开在你的爱情草地上,朵朵又败谢在你的情感花园里,折采一簇缤纷,转身不再回头。众说纷纭,太多臆想,粗糙而无据,你的离去唯你自知,或者你挚爱的那本圣经里也许早已阐明。

想问你,海子。人生那么精彩,为何你却把人间当成炼狱?爱情那么美好,为何你总是遍体鳞伤?诗文那么单纯,为何你总是注满了悲怆的音符?

是不是你坚信着自己原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到人间只为赴一场盟约,历经阴阳之路,化成一个平凡又伟大的诗人,用一只笔,一张纸,赋诗成章绽放美丽的瞬间?所以你不与人同,甘愿是一只离群的孤雁,独自飞翔在人间的尘网,折翅敛羽,固守着孤寂的高傲?

你为着梦想的远方,选择了流浪,走在炎炎烈日的街头,看着为利熙攘的往来人群,看着无端撕咬的野狗,看着那路旁可怜兮兮的乞丐,你悄然避开,你怕自己有一日也沦落到那种地步,遭受世人的白眼和唾骂。你问自己,理想呢?辉煌呢?远方传来梦幻般的声音,告诉你一切都在远方等待你,于是,你背着空空的行囊,只怀揣着一本圣经,挺起贫瘠的胸膛,仰着高傲的头颅,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属于你的远方。披星戴月的一路,孤苦寂寥的一路,铺满诗歌的一路,这一路漂泊。

你曾栖身在满是星光的草地上,你曾饥肠辘辘的时候,放下北大娇子的架子,挪揄着向饭馆老板说,我愿意以朗诵诗歌换取一些酒和食物。老板抬起头,看一身落魄的你,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说可以给你酒和食物,但不要在我这里朗诵什么诗歌。你不能相信了,自己那些经典的诗歌居然换不来一顿饱餐一瓶劣酒,你愤怒已极,没有去接老板递来的那瓶肮脏的酒,傲然离去。

走出店门,站在街头仰面向天,阳光那么刺眼,它能把光芒普照在每个人身上,唯独你。你想问天,生命的意义在哪里?我如何才能回到我之初,我的殿堂?而天却说,眼前的沧海是曾经的桑田,生的终归于死,痴守的爱终将成恨。

当黑暗过去,太阳升起,所有的杜鹃都萎身谢礼,化成声声的涕泣,唤你不如,不如归去。你再度仰首天空,似乎和昨日没有多大差别,你打开圣经,想在里面找出一些离去的理由,神说,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于是你明白了,你之初只在你未明白世路艰辛的时候,再也难以回去,你的殿堂已是前尘,你的爱情已是过往,你什么也没有留下。

你在铁轨上,最后一次抬头,天边残阳如血,像是哭红的眼睛。轻轻谓叹一声,你脑子里闪过母亲慈爱的眼睛,还有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她的眼睛,这双双眼睛曾近那么深情的将你凝望,而你为这些眼睛笑过,哭过,痴迷过,惆怅过。她们看不到你此刻的从容还有不舍,你却想起了她们风中拂过的笑容。

远处火车的轰鸣渐渐近了,你安静的闭上眼睛,等待,等待你曾近的迷惘得以解开,等待你曾近的辉煌灰飞烟灭,等待你的诗词,被晚风再度颂咏,等待撕裂的一刻,等待那瞬间走向的永恒。

二十四年过去了,海子。再问你,是不是你的天堂清风明月,开满了四季繁花?

这茫茫的大海,潮涨潮退,不知哭泣着世间多少悲欢离合,又迎过多少次春暖花开?海子,听,海在为你而泣,仿佛低诉着一首思念的诗,为你的存在,为你的离去,召唤你魂归来兮。


  • 阳抒云

    评论于:2015-01-05 17:21:18

          作者的文笔很好,对海子的怀念和赞扬溢于笔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著名诗人自杀?他们的逝去让人唏嘘,这其中必有其规律性的原因。宁可没有著名的诗人和诗句,也不愿看到英才自杀,令人痛心!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5-01-09 18:34:25

          咳 现实藏着理想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生性敏感的诗人 对于现实的无奈不适要比常人感受到的多得多 要不选择影藏在社会边缘 要不选择死亡逃离世界 这都像是逃不出去的坎 现在的作家是不会少 但越来越少听到哪哪出了一个诗人 可能就是这样 普通人的神经有些钝 而诗人的神经更像把钢刀 销出的诗句才是最美最深的 太追求极致完美 特别容易有受挫感 也容易走丢

  • 万志敏

    评论于:2015-01-12 09:29:10

          前些年为海子扼腕,这些年看到有关他的文字,更多的想到在他身后,一位平凡的母亲无尽的哀伤。。。。。。

  • 飘如尘烟

    评论于:2015-01-19 11:15:29

          谢谢抒云文友欣赏,遥祝安好。

  • 飘如尘烟

    评论于:2015-01-19 11:16:08

           问好白风文友,所言甚是,谢谢精彩点评

  • 飘如尘烟

    评论于:2015-01-19 11:17:42

           万兄所言甚是,任何人都应当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管多有才华。

  • 飘如尘烟

    评论于:2015-01-19 11:17:42

           万兄所言甚是,任何人都应当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管多有才华。

  • 羽枫

    评论于:2015-04-06 11:09:14

          面朝大海,不为看春暖花开,只想听那海哭的声音。海子,天堂里是否遍开鲜花,是否,处处飘飞诗歌的翅膀?


  • 共8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咏叹清照

    下一篇:人间走过张爱玲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