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起飞的白鸽

王海洋
2015-01-19 19:49 分类:记事  阅读:359  作者文集

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一个十三岁的女孩除了享受生活,她究竟能为家庭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一个十三岁的女孩除了不能享受生活,她又能为家庭分担些什么,我知道。因为我从一个学生身上找到了答案。

这名学生就是我校七七班十三岁的李静鸽。

那天下午,冬日的阳光无精打采,有些暗淡,天空布满了雾霾,空气显得有些浑浊,有点冷,校园一片寂静,一切都像是在梦中。像往常一样我匆匆走进办公室,捧起书本坐在火炉边。突然我想起了校长委托给我的一件事,说是要我抽空见一下静鸽同学,并为她写点什么,于是便有了我与她的一次简单的见面。

一袭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双旧得不能再旧的棉靴,一件明显看见破损痕迹的薄棉袄,还有因营养不良而泛黄憔悴的脸色,这些是我初见静鸽同学时最为深刻的印象。那一刻,我的鼻子有点酸,心里有点痛,我在内心感叹人世的不公,我在抱怨生活的不公平。为什么同是青春年少,却有的金枝玉叶,有的寒酸窘困?为什么一样的花季,却有着不一样的命运?为什么同是做梦的年龄,却有人总是黯然神伤?

她坐在我的对面,显得有些忸怩不安。我不时示意让她靠火炉近一点,再近一点,以便得到一点炉火的温暖,但她似乎总不愿靠前。我知道她与我有一段似乎很遥远的心灵的距离,因为她并不认识我──一个有点陌生的老师。通过我开门见山的自我介绍后,她方才知道我俩还是老乡,住在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我与他的爸爸是同龄人,且对她的家庭相当熟悉。于是小静鸽便慢慢放松下来,打开了话匣子,终于敢抬起头来直面一位老师,她的老乡,并诚恳地回答我一次次想要了解的内容。

在小静鸽的叙述中,我知道像某些不幸的家庭一样,七岁时,正当她沉浸在一家四口人的幸福中,当她还远远没有享受够童年的欢乐和浪漫时,生活的愁云就一下子遮蔽了她蓝色的梦之天空。从此,美丽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碧绿的芳草,清澈的河水,爽朗的笑声,小鸟的歌唱似乎都不再属于她仿佛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要与她金色的童年挥手再见。这一年静鸽的爸爸病了,这不是一般的病,不是随便吃点药就可痊愈的。这是一种可怕的病──肺心病,也许我们都不曾听说过。这是一种慢性肺胸疾病,或因肺血管慢性病变而逐渐引起肺动脉高压,进而造成右心室肥大,最后发生心力衰竭直至心脏停止跳动的一类心脏病。其病状表现为反复咳嗽,时常吐浓痰,气喘,气短,心慌,乏力,冬春季节高发,病重时病人相当痛苦,所谓生不如死者,并不言过其实。经医生诊断,小静鸽爸爸的病情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肺部和心脏功能,属于重度肺心病。慢慢地他丧失了劳动能力,一个家庭的顶梁柱顷刻间倒下了,四口人的生活之需从此没了着落。

一个噩梦未醒,又一个噩梦接踵而至,上帝很会恶作剧,命运总喜欢捉弄本已不幸或深陷泥淖的人。当小静鸽九岁时,一夜醒来,她突然再也找不到朝夕相伴的妈妈了,纵算四下问询,任凭伤心哭喊,泪水滂沱,仿佛就算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妈妈是真的找不到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讲到这里,静鸽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她两眼含泪,她终于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哭出声音,她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倾斜而出,汪洋恣肆于整个脸庞。妈妈会去哪儿呢?一颗天真唯美的童心怎会想到妈妈再也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因为爸爸整天病恹恹的,不能干活,不能挣钱养家糊口,还天天吃药打针,以防止病情的恶化,花光了家里一星半点的积蓄不说,还借了一屁股债。一个原本像样的家庭哪还有像样的可口的饭菜可吃,哪还有像样的漂亮的衣服可穿,妈妈就因此而狠狠心悄无声息地远走高飞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小静鸽声泪俱下地说,爸爸重病缠身,妈妈因忍受不了生活的艰辛而舍弃了这个家。

一个家庭像一个鸟巢,在一夜凄风苦雨中轰然坍塌、落地、破碎,当清晨醒来,唯一能慰藉心灵的就是在满地狼藉中忍痛捡拾一些昨晚脱落的残损的羽毛。

这日子怎么过呢?我们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静鸽说,从此她与爸爸,小她五岁的妹妹,还有八十岁的奶奶一起艰难度日,勉强撑起一个破碎的家。小学时,离家近,静鸽每天早早起床,劈柴,提水,生火,做饭,煮玉米粥,一阵烟熏火燎后,给患有脑梗塞的年迈的奶奶端一碗,给爬在床头昼夜不停咳喘、吐痰、因病痛而呻吟不止的爸爸端一碗,再给小妹端一碗,自己吃一碗,就领上妹妹跑着上学去。现在上中学了,离家远了,最让小静鸽放心不下的就是没有人能照顾有病的奶奶和爸爸,还有小她五岁的妹妹。于是每当星期天,她都急不可耐地往二十里远的大山深处奔去,因为她想利用双休日做完所有的家务,以此来补偿自己平时不能守在家里伺候奶奶和爸爸的缺憾。短短的两天,她要周密地计划和安排,除了做好每顿饭,她还要洗完全家人的脏衣服,喂鸡,提水,上山打柴,给奶奶洗头发、剪指甲,给爬在床沿上咳喘的爸爸煎药、捶背,晚上还要抽空学习,完成家庭作业……静鸽说,其实星期天她很想看书、玩耍,很想睡懒觉、找朋友玩,也很羡慕同村其他无忧无虑的同学,但她似乎天生就没有贪玩和享受的权利,因为除了她没人能担负起这个家庭的重担。

小静鸽今年十三岁了,在邻居和村民眼里她俨然是个“小大人”,在奶奶爸爸眼里她是个孝顺的晚辈,乡亲们都时常夸说,“穷家的孩子早当家!静鸽将来定有大出息。”其实奶奶何尝不疼爱自己的孙女,爸爸何尝不疼爱自己的女儿,但厄运苦苦相逼,致使一个家庭雪上加霜,祸不单行,看着身单力薄的孙女和女儿,他们也只有在眼含热泪和缄默中,仰天长叹,怨天恨地,徒呼奈何!

哲人们常说,上帝关上一扇门,还会为你开启一扇窗。也就是说,生活总会给你希望,哪怕再微弱,哪怕再渺小。但在小静鸽的讲述中,我发现她的家庭和生活已是极度困窘,日子早已是难以为继,当吃穿都成了问题,这的确是一个家庭最大的问题啊!于是在目前恐怕还远远看不到上帝为她的家庭开启的那扇窗吧。

贫穷也许不是最可怕的,比贫穷更可怕的是让人在前行的路上始终看不到希望。就像黑夜不是最可怕的,比黑夜更可怕的是让人在旅途中迟迟窥不到黎明的曙光。是的,一切都可以暂时忍受,但最让小静鸽担忧的是恐怕她不能上学了,她要因此而折断梦想的翅膀。为什么呢?因为最近爸爸已经咳喘得起不来床了,呼吸都常常感到困难,经医生检查诊断,肺部感染严重,医生说病情有继续恶化的倾向,如果不及时控制,恐怕会危及生命。说这话时,静鸽又一次伤心地哭了,抽泣,哽咽,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静鸽说整天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已经说好多次了,说是家里没有钱,欠了好多债,实在掏不起每周的生活费,干脆不上好了,这样在家还可以照顾奶奶和爸爸。

那么静鸽现在在校是如何度日的呢?她说每周自己仅带二十元生活费,早上只吃两个包子,不喝汤;中午喝点免费的酸汤,吃一个馒头,从来不吃米和蒸面,因为这些很贵;晚上只喝一碗稀面条。每天的“营养餐”,自己也仅仅吃一点,或者大多时候干脆不吃,星期回家时带回去,给奶奶和爸爸补充营养。每周回家返校,二十里的路程,他经常步行,因为没有车费坐车;每年各个学科的基础训练她没有买过,不是不爱学习,是买不起,于是她就只有从往届的学哥学姐那里借来旧的,凑合着使用。虽然生活上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但在校期间课余时间里,她总是一个人守在教室,默默地阅读、摘抄,演算,背诵,记忆,孜孜不倦,废寝忘食。当我问到学习成绩时,她说每次大小考试都名列班级前六名。

听到这里,我不禁长嘘一口气,我的心情顷刻变得异常沉重,像一块铅一样压在心头。我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能否理解静鸽同学的处境,能否读懂一颗坚强的心灵,能否体恤和怜悯一个深陷命运沟壑的迷茫的不幸者。

当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问静鸽最渴望什么,她说当然是爸爸的病能得到控制,自己能继续上学,将来能读高中,上大学,以此改变家庭现状,实现自己美好的人生梦想。听此,我连连点头称好,并给她以最真诚的祝福。我说山里的孩子应该这样,有志气的孩子应该这样,不幸的孩子更应该这样!

最后我说,一个富裕和幸福的家庭当然令人羡慕,但在人生的最初阶段,在人生的青少年时期,最宝贵的东西也许不是这些。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拥有梦想和追求,并始终保持一种为之奋斗的持之以恒的毅力、意志、品质和精神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最终决定一个人未来的福祉和归宿,也才能最终书写一个人不凡的抱负和不朽的业绩。我不知道她是否听懂了我的话,是否理解了我对她含蓄而真诚的安慰和鼓励,但临别时她嘴角挂着的那一丝微笑还是让我多多少少感到踏实。

谈话终于结束了,我一直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沉重,望着小静鸽出门而去的单薄娇小的背影,我在心中默默地祝福我的老乡,祈愿静鸽同学,真的能像歌词里所说的那样,“愿你逆风起飞,雨中获得收获”!静鸽同学,你就是我心中的一只娇小的白鸽啊,纵然你没有得到命运的垂青和眷顾,但你敢于与命运抗争的勇气、精神和力量,让我坚定不移地相信,未来有一天你一定能赢得一片属于自己并满足自己翱翔的蓝天。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1-20 10:52:09

          看得人揪心。我身边也有这样家庭贫困的亲朋。相比他们,感觉自己已生活在天堂,生活里偶尔的不如意多么不足挂齿。好在,对于美好未来的希望于每个人是均等的,这是上苍最公平的地方。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与友效武书

    下一篇:“新月”,新的希望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