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古亭

飘如尘烟
2015-01-31 21:50 分类:情思  阅读:385  作者文集

    辗转到这个港口小城已有几月,闲暇之余,总喜欢黄昏时一个人到郊外走走。通往云台山的路边有一个小小的古亭,本地人告诉我,这个古亭坐落在此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人们都记不起它最初的名字。凝目望去,荒草潦倒中的古亭,似乎只是一道破败的风景,于远离城市喧嚣的一角,寂寥的坐守光阴。
  缓步进入亭中,亭内的石凳,石桌污渍不堪,亭顶的青瓦大部分脱落,亭柱斑驳,尚有一丝红漆残留,仿佛在证明它百年的沧桑。是了,现代人多半沉醉于城市的浮华,还有几人能在这荒郊的野外古亭里坐上片刻?现代文明有了发达的交通工具,不管距离有多远相见轻易,人们再也无需在这远去的亭外挥手作别。
  心在此刻,竟有一丝伤感。旧亭,古道,夕阳,荒草,构成一道令人惆怅的画面,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难尽戚然,脑中就想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这阙经典名篇。如今词人已断青丝,长跪佛前,只把这首忧伤的送别,留与孤鸿声声哀鸣。
  “亭,停也,人所停集也。”这个古亭曾近有多少人在此驻足,流年飞絮中又送走了多少南来北往的过客,静寂无言中看尽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不知道亭旁的小道,留下了多少参差不齐的脚印,迎来了多少三拜九叩的香客,还有那些提篮别斧的山民?那亭中的石凳有多少人坐过,那石桌上摆过多少壶离别的浊酒,那斑驳的亭柱有多少人抚摸过,那周遭的荒草,在翠绿枯黄中经历了多少生命的轮回,那山上下来小歇片刻的老夫是不是曾经在亭子里嬉闹过的放牛郎?不得已知,或许只有古亭知道,岁月知道。
  把酒话离别,总以为古人端起的酒杯不过是故事中的道具,总以为那些亭前的古道,不过是为了人来人往的衬托。唯有经历沧桑之后才明白,那杯中的酒有一丝苦涩,那往来的人皆有着自己的故事。遥想往昔,流年悠悠,夕阳下的黄昏,铺着怅然的颜色,古亭的台阶下揖手别去,此后山路迢迢,云水茫茫,长亭复短亭,不知何时再相逢?离人已远,挥洒在古亭的清泪早已被岁月风干,只是如何知道,那圆柱上缠绵的诗句谁吟了又吟,那古亭边的杨柳谁折了又折?
  喟叹一声,文字如雨珠敲打心窗。漫漫流年,任凭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古亭淡看无语,只是默默坐守着晨曦昏鸦,朝花夜雾,坐守着独属它的岁月和历史。古亭不知人事,人事却在变换,多少同行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多少相爱经不起岁月的碾磨,誓言终成风中的唏嘘,多少离去的亲朋故友,从此音讯渺茫,山水再难相逢,孤灯残影中难了红尘困扰,终究望穿了秋水,霜白了青丝,进入了荒冢。
  山上的枫叶又红了,一场冬雨下来,落红片片飞舞,远处的笛音悠悠扬扬轻诉着谁人心上的愁绪,寂寥中的古亭,坐守成永远的眺望,等待万千秋水之上尘烟之下的过客中,那个宿命早已注定的人,期许红尘阡陌,一路上孤影终有相依。
  都说行文者易于感伤,一个被现代文明遗弃的破亭,怎也让愁绪堆积?可又有谁能够明白这古老的亭子原也是有生命的,尽管它默然无语,凭任风雨吹淋,只是静守亭前光阴,但它终是一道寂寥中永恒的风景,洞悉着人间悲欢离合,迎浮世千重变。即便那一日,它终将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夕阳迟暮中依然令人想起它的存在,想起它无数个寂寂的日子静默的坐守,坐守流年,坐守沧桑,坐守成天荒地老。u=1599455668,3896204558&fm=15&gp=0.jpg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娘的眼睛是夜空里的白月光

    下一篇:千山万水阻挡不了回家的脚步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