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涯,你在挽留

飘如尘烟
2015-02-14 20:52 分类:情思  阅读:419  作者文集

        那一日,天空飘着一丝小雨,我依然漂泊在人生旅途,不知道山水迢迢,何处可停留。随手写来那些忧伤的文字,散落在尘埃里静默无言,唯陪我心。远方,你关注的目光,隔着千山万水,望穿我的一帘凄迷,仿佛冥冥中有种心灵的感应,你的注视已将我暖。

        望望前路,那是我曾经憧憬的远方,望望你的眼睛,那里面温藏着如潭的深情,我心犹豫,我心徘徊,我心惶然,我在你和天涯之间两难选择。我说,远方多美啊,你说,一路上有风雨呀;我说,远方多令人神往啊,你说,一路上孤苦伶仃呀;我说,远方有我的梦想,你说,可你追寻那么多年,已经身心疲惫;我说,我还想看看远方有多远啊,你说,再远的远方其实在心里呀。

         就在恍然间,好像明白了,于是,我的天涯在此一瞬被你轻轻挽留。

        敲打文字的这一刻,移目窗外,一弯冷月,遥挂中天。

        初时与你共处,被你那些无微不至的关怀所感动,做好的饭菜,洗净的衣裳,放满的热水 ,挤好的牙膏……点点滴滴谱写成一曲温暖的恋歌,悠扬着动人的旋律跳动着婉转的音符,飘荡在我的一路天涯。

       看你在我面前忙忙碌碌的身影,有时候就想,人和人之间多么的奇妙,若不是因为文字的牵引,你我各自在天涯的两端渺渺茫茫,山隔水阻,怎会相逢?这莫非就是红尘里的缘分,让本无瓜葛的两个陌生人在千万人之中相知相遇,让天涯轻易的只在咫尺。

         三年了,从恋爱到婚姻,我们静守着这看似平淡却又磕磕碰碰的生活。或者是我一个人的日子过得太久了,已经在漂泊中习惯了闲云野鹤,不愿意被人束缚。又因为独处那么多年,行事为人总有些格格不入俗流,而你也有性情和原则,总是坚持自己的认为,我们的个性都倾于固执,这或许是我们之间矛盾的根源。当初时的喜悦渐渐遗失殆尽,所有的激情都将归于平淡。一路走来,恩爱当然,吵闹亦不缺有,唇齿无数次相碰。于是,便觉累了,厌倦了这种无聊的争吵,就怀念那种一个人天马行空的日子,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于是就想收拾行囊,把爱情还给你,一个人再去远方。

         离去的初时,我是那脱缰的野马,驰骋在我的江湖,红尘多好啊,江湖多深啊,红灯酒绿中醉生梦死,百媚千红中欲拒还迎,再没有你喋喋不休的絮叨,再没有油盐柴米的纷扰,再没有你的阻拦,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唱歌跳舞,好不惬意好不快活。当酒醒人去,当午夜来临,那一抹暖色的微醺被风吹散之后,为什么心里那么空荡,为什么眼中滚出泪水,为什么思念就盈满了心灵?你的影子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你的话语犹在耳边回响。我以为放下了,其实什么也不曾放下,什么也未曾躲过,你仅仅用三年的时间改变了我二十多年的漂泊。

        当你不远千里再次来到我身边,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任由你的来去。你说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我却云淡风轻的诉说我只是你的过客,你抽泣着不语,只用幽怨无奈的眼光死死与我对视,仿佛要将我彻底的看穿。瞬间,你的目光将我挫伤,心莫名的痛与纠结,轻轻一声叹息之后,我明白,自己再也迈不动离去的脚步,此生再也走不出你掌心的天涯,因为你已是我抛不下的牵挂。

        于你,此情依然,于我,在失去之后方懂得珍惜。

        如果 ,如果未来还有太多的变数,慌促中我们来不及面对,来不及运筹帷幄,一定要相拥在一起,再也休提分手。天涯好远,人生苦短,为着可以与你此生相伴,泅渡那些细瘦的岁月,把欢乐忧伤谱歌成曲,平淡真实中且吟低唱,我愿意闭上双目,在佛前双手合十。

        不错,我是一个旅人,半生漂泊,早已看淡了万千世事,但我不想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走过你这片爱情的花园,折采一簇缤纷,从此不再回头。既然,我的天涯已被你挽留,那么飞鸟总要回归故林,行船总要停泊港湾,游子总要寻找家的温暖;既然,你是我宿命中注定要终老的女人,那么轻唤你的名字,柔捧你的脸庞,紧牵你的手走进情路深处;既然,情路艰辛相守不易,那么让我们以虔诚换取相守的时光,以理解固筑婚姻生活,以真情诠释相濡以沫,任这花花世界有多少变数与诱惑,唯望岁月静好。

         窗外弯月如勾,那是我曾经形单影只的凄冷,屋里灯如桔黄,这是我现在拥有的温暖,两相之下,已无多言,只想站在窗前望室外冷月,看室内暖灯,然后对你说声:我的天涯,你已挽留。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戚戚离家时

    下一篇:轻轻地,我将离开你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