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油菜花

朱文科
2015-03-09 21:38   分类:情思   阅读:276    作者文集


 

这几天,冷雨淅沥,落落停停,搞得心境颇为郁闷。下午难得看到一点阳光,于是就在黄昏,信步到蔡伦南路,寻一家兰州面馆,美美地吃了一大碗拉面。

这家面馆,已营业两年。老板来自兰州,乃回族同胞,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瘦小,若不是那身民族特色打扮,以及带着乡音的普通话,仅仅看外表,与我们南方人无异。倒是他的爱人,比他高半个头,模样端庄清秀,让人情不自禁想起北方女子。其实,女子是耒阳本地人,早年在中山务工,与这个回族同胞相识相恋。不料,对这门亲事,双方父母均极力反对。耒阳原本就是个风水宝地,交通便利,经济发达,风景秀美,耒阳做父母的,都不希望女儿远嫁他乡。而回族同胞的父母,反对儿子娶汉族女子,更不愿意儿子在南方定居。但这对男女感情太深了,经过一年多的挣扎与抗争,最后还是耒阳女子聪明,灵机一动:耒阳城里餐饮业不是很兴隆吗?不如两人都不打工了,就在耒城开一家兰州拉面馆,生日定然会好。这样,不但打消了父母亲担心女儿嫁到外地的顾虑,还可以把爱人的家人接来,照顾家务。就这样,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他们的生意红火,生了一儿一女,在耒城买了电梯房,回族同胞的户籍也迁移过来,打算要与耒阳“老娘”(耒阳方言,老婆之意)在这个千年古县,厮守一辈子了。

店子里的顾客很多,两口子忙的不亦乐乎。幸好两个幼小孩子有老人带着,自然少了些许操心。今天的气温也就十一二度,这个可爱的回族同胞,竟然累得满头大汗,只穿一件衬衣,外披夹克衫。我注意到,两口子话语尽管很少,但言行举止之间,相当的默契。店子的墙壁上,挂着他们的全家照,一家四口站在一片油菜花丛中,摆着不同的姿势,笑意荡漾在他们的脸上,宛若春风般温暖。我分明闻到一股清香,还有清新泥土的气息。这对夫妇的爱情故事,算不得轰轰烈烈,谈不上多么浪漫。他们都是忠厚本分的人,心底认准一个死理:既然相爱了,选择了对方,就义无反顾,哪怕抛弃一切,也要生死相随。我想,这就是普通人的爱情吧。

起身结账时,意外发现,一个似曾相识女孩与男友坐在窗口下的餐桌,也在吃拉面。她看到我,笑吟吟地,我突然想起,她是来自山东济南的女教师。三月三日下午,检察院廖检到计生局看望我,特地请我在这里吃拉面。当时,这个美丽女教师刚刚从济南飞到湖南,来看望耒阳男友。济南女孩与耒阳男孩是北京的大学同学,在学校苦恋三年多。毕业后,女孩回到济南,当了一位中学教师,男孩则考进了耒阳一家事业单位,从事文秘工作。两人远隔万水千山,只能通过网络和手机保持联系,亲友们都不看好这段感情,认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但爱情的力量是神奇的,这次女孩过来,就是找男友商量,打算辞掉山东的工作,到耒阳随他生活。没想到几天之后,我们又在这里重逢。当然,素昧平生,我也不敢过多询问人家什么,更不知商谈的结果。我只能从他俩欢快的交谈中,闻到幸福的味道。“耒阳人威武!”临走,我想起了小丫头的这句话。

从兰州面馆出来,我像平常一样,从阴家巷往蔡伦步行街而去。在阴家巷与金华路交叉路口,有一个尚未完全搬掉的山坡。山坡上开满了油菜花,黄灿灿的。我忍不住跑过去,欣赏这城中的独特风景。淳朴的香味扑鼻而来,还听到林间的鸟叫,驱走了我心间的孤单寂寞。此刻,只想狠狠的拥有这份宁静,心中郁结的愁绪,仿佛在慢慢的被清扫着,我喜欢这种没有束缚的感觉。金黄夺目的光泽,弥漫在空气中沁人心脾的幽香,交织成了一幅美丽清新的田园诗画。一时间,我仿佛进入梦境。我不由得想起昨夜梦境,梦里有一望无际的油菜花,还有一个我眷恋着的山东丫头。油菜花是燃烧的火苗,油菜花是无边的壮锦,油菜花是漫溢的春光。而我心里一直有那么一片油菜花,金黄的、碎碎的、小小的,但却能在心底升起一片绚丽的烟霞,温暖着我,带给我希望的未来。

凝望眼前的油菜花,我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想起东湖边的那把长椅,也想起刚才在面馆的遭遇的美丽。其实,在有情人的眼里,春天早已来到人间,悄悄地,悄悄地,只是我未曾察觉罢了!

 



上一篇:“一”字畅想

下一篇:我们为什么要过春节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