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巷形象谈【读飘如尘烟凤凰,那条长长的古巷】

飘如尘烟
2015-03-25 12:20 分类:小品  阅读:819  作者文集

 作者  周文泉

   马年春节,分别多年的飘如尘烟在家乡县城的一家餐馆宴请老师一家。在品尝腊鹅与他的辛酸,分享他的成功与经验,祝福他事业有成与家庭美满后,心中蓦然有毛泽东《长征》“三军过后尽开顏”的意象意境。

   甲午春节,飘如尘烟在县政府宾馆的“东岭迎晖”厅,邀聚凤凰的文友,我得以全面正面地认识我的学生:谈文学,锦心绣口;颂尊长,孝意满腹;论事业,壮志充怀;道人生,真情启人。

   在如此这般的场合,我告诫自己牢记荀子语 :青出于蓝而青于蓝,做一个忠实的听众。

   二、飘如尘烟其文

   飘如尘烟擅长散文随笔。

   散文的特点是形散神聚。飘如尘烟的散文亦然。

   作者在其代表作《凤凰,那条长长的古巷》(以下简称《古巷》)直白地告诉读者:更喜欢用缓缓的的抒情的语气来诉说。这种随心所欲的、天马行空的写法最适合于自学者,更适合于漂泊者的情感抒发。文学与生活之紧密使然。习惯养成后,其文就贯穿了一种文思贯通、情浓意切、语言流畅、文辞圆润的特色。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的文若春华、思如泉涌的才情。这般写作的快慰(马克思称之为劳动成果美感),也许这就是他数年坚持写作的动力之一(有人把散文喻为老年人:阅历丰富,思想深刻。平淡无奇的小事、漫不经心的细节、蛛丝马迹、雪泥鸿爪……带出世事本源、翻现人生哲理)。

   《古巷》行文思路为总——分——总。其内容安排是先总写对古巷的感受;再分写四处实景,以坐实感受:1、古巷两边的老屋,2 、城门洞(即东门)3、城楼旁的“古老宅子”,4、听涛山麓沈老长眠地;最后,重笔(相对于前文的简洁抒写)写古巷门前和古巷石板路面的两组生活画面,紧扣文题收笔。

   《古巷》的抒写特点:文章开头写古巷之林林总总及其给人的总体印象。这印象是从沉淀的记忆中打捞出来的,因之闪亮而朦胧、具体而抽象。作者说是勾人情怀的风景,赢得人们一片啧啧称赞的“风景”。

    接下来,作者从古巷的大意境中撷出几处典型:青石板铺就的巷道,鳞次栉比的老屋。以诉说的方式娓娓道来,给人以亲切神会的“风景”,于作者则是清晰实体的“风景”。这种笔法让故乡读者感到诗意美,外乡读者感到形象美。“老屋早已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只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作者把朦胧的景象与深沉的感受置于“飘雨的季节”“游客不多的日子”的氛围中,灰色而郁抑。恰到好处地点出了古城古巷的个性。

   城门洞,其实写的是升恒门之东门。对于这么一个非实实在在描写不可的地方,作者也只抓住“流浪歌手”的濱唱场景,抒写流浪者的心曲,“弹出忧伤曲调”,用嘶哑的声音“唱着流浪者的歌谣”——传达一种乡愁。歌声是“泪水和欢笑打湿的漂泊”。这是炫技,这是煽情,以撩起向往者前来之心绪。当然也是作者对故乡的真情浓意不禁倾泄。这种抒写(抒发)产生的主、客观原因,是作者20多年的异乡漂泊之凄寂之情已然渗入血液,即使入故乡之热闹之地,仍然满地李白之月。

   听涛山之麓是沈老长眠之地。在某种意上讲也是漂泊者的归宿。作者当以“同是天涯沦落人”具有的感喟,与之对话,展现不同时期“漂泊”的深刻内涵。但,作者以高山仰止的心境颂写前辈:“凤凰养育了先生,先生把凤凰带给了世界。”这无疑是一种聪明机智的写法。

   最后,再次用两个近镜头表现古巷:与世无争、充满活力。

   至此,作者完成了对古巷缓缓抒情的诉说。

  “古巷”形象讨论

   古巷深深,深深深几许。(当为疑问号?)行文开端,便置下特写镜头。

   读毕文章,豁然而解。

   1、取法戴望舒《雨巷》。

   1927年夏天,当时全国处于白色恐怖之下,戴望舒因曾参加进步活动而不得不避居于松江的友人家中。在孤寂中,心里充满了迷惘的情绪和朦胧的希望。《雨巷》一诗就是他的这种心情的表现,其中交织着失望和希望、幻灭和追求的双重情调。

  《雨巷》运用了象征性的抒情手法,诗中那狭窄阴沉的雨巷,在雨巷中徘徊的独行者,以及那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都是象征性的意象。

  《雨巷》的境界和格调都是很美的。《雨巷》在低沉而优美的调子里,抒发了作者浓重的失望和彷徨的情绪。

  《雨巷》的悲剧感和孤独感,是通过悠长寂寥的雨巷,颓圮的篱墙,冷冷的哀怨和蒙蒙的细雨等环境渲染和游子对丁香一样的姑娘的期待的描绘来暗示的。

  《雨巷》的意境形象借鉴于古典诗词,又超越于古典诗词,最主要的即因为它是诗人依据生活的经验而又加上了自己想象的创造,它是比生活更美的艺术想象的产物。

   飘如尘烟的《古巷》笔法、形象塑造都有《雨巷》的影子。就散文而言,她塑造的是形象,因为其表现的是现实中的实景。至于这个形象丰满与否,并不重要,关键是神聚。这也是诗与散文的意象与形象的区别所在。《雨巷》中的意象是统一整体的意象,它们互相间不可切割,构成浑然一体的意境。而《古巷》则是可以分割开来的几处实体景物,合起来可以表达如飘如尘烟的“忧郁”,独立出来亦可以有各自的个性,如听涛山麓沈老长眠地的静穆。

  《雨巷》给了《古巷》范式和意趣,至少是古巷意象而形象生成的启发。从这里我们可以见到作者的读书之用力与用心。

   古巷形象的意义。作者在文中明言:古巷不是凤凰这座古城的灵魂,而是进入这座古城灵魂的通道,即通过它的林林总总的存在,去触摸其灵魂。古巷是连接古城过去与现实的桥梁(遗憾的是当下的古城已不是真正意义上古城了,她是戴着现代帽子、穿着时髦衣裳的老女人。到过比利时旅行人说:从新城往旧城走,有进入历史隧道的感觉),这只能是精神层面的回归,因为现代建筑使她失去了个性。其主要意义在成为作者情感思绪表现的一个载体,其特质恰好与作者的生活遭际、世事评价、文化审美相统一。

   作者对文学和生活的思考,具体化为对古巷的抒写。作者对故乡及其经历的生活、感受、感悟是紧密相连的。而对这些所知所识所感的事物的认知,有时是忧伤的,有时是快乐的。作者在文中逗漏的信息是忧郁多于欢乐。这也基本上成为飘如尘烟散文的主体风格。

综而述之,作者在选材立意、文脉结构,主旨确定、价值取向,体式选择、语言运用等方面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对于在前进路上的学生,老师仍有再淬一炉火的责任。散文语言讲究炉火纯青,珠圆玑润;句意表达遵海明威“冰山原则”,文旨遵白居易“文章合为时而著”等。这当为下一阶段努力方向。如文首“古巷深深,深深深几许”,可删去第二分句中的两个“深”字。如“长发女子,轻移莲步”。“莲步”——现在谁还包脚?记得沈老前辈用“白脸长身”四字来写湘西女子。用郁抑作壮阔的衬景,因为阿拉、凤凰的变化跟上了时代步伐。

   二十多年的漂荡生活、二十多年的理想追求、二十多年的文学摸索与二十多年的信念执着,成就了他今天的成就与荣誉。可喜可贺!曾经鼓励他多读多写的老师,感到欣慰之至。

   关于“代序”:

   为人作序必须熟悉作者,必须通读其文集。前者,我自认达到要求,后者,因为年老目力不济,不能久阅电子文稿,只打印了十几篇文稿。所以,用解剖麻雀的方式——细细解析《古巷》一文,以一斑窥豹来领略飘如尘散文的韵味特色,有失公允、全面。


                                              作者简介;周文泉,笔名白水  凤凰高级中学教师,国学授业者, 荣获多项教育大奖和荣誉,享受国务院津贴,著名评论家。
                                                                                    
                                                          凤凰,那条长长的古巷
            古巷深深,深深深几许。
  最好是飘雨的季节,最好是游人不多的日子,撑一把油纸伞,踏上石板路,了无尘念漫步于绵长幽深的古巷,看哪断垣残壁留下的厚重,听那亘古传来如烟如雾的吟唱。
  或许,古巷不是凤凰这座古城的灵魂,但绝对是最勾人情怀的风景。一路走进,两旁商铺林立,蜡染,纸扎,印花布店,银器饰品,姜糖作坊,酒吧,餐馆,一家挨着一家,有凤凰的土产,有湘西的特色。那些蜡染印着精美的图案,吸引着游客的目光,那些空气里都飘着香味的腊肉,挽留着行人的脚步,那些漂亮的苗家服饰,迎得一片啧啧称奇的赞赏。
  古老与现代的交融,喧嚣与宁静的碰撞,这是一种无奈的搭配,其实也让人很困惑。有人选择视觉上的风景,有人沉侵在心灵上的享受,古城里的这条古巷,更适于后者,因为凤凰是需要用心来品读的一个小城。
  我不愿意用记叙的方式来描写这条古巷的现代气息,我更喜欢用缓缓抒情的语气来诉说这条古巷的百年沧桑。
  走进古巷,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巷道,不足两米宽,夹在两旁古色古香的老屋中间,因为转角望不到尽头,烟雨萦绕下恍如梦境。鳞次栉比的老屋早已被风雨腐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只留下一缕温馨的久远任人遐想,不知那剥落在墙上的时光如何才能重新拾起?在这些斑驳的城垣深处,飞檐门落之间一定有着久远的故事,或爱或恨,或恩或怨。那些事呢?哪些人呢?而今散落在尘埃里寂寂作古,无从追寻也无从考究了,湮灭在一巷烟雨中。
  城门洞是一个流浪歌手聚集的地方,不知这些歌手来自何方,也不知姓甚名谁,坐在石板登上,简单的行李,一把吉他,一个音箱,吉他盒打开放在地上,那里面有游人扔下或多或少的钞票。一个或几个,男人或女人,你方唱罢我登场,每天弹奏着忧伤的曲调,和着洞子里的回声,不在乎游人的眼光,不在乎有多少听众,只沉醉在自己的歌声里,用嘶哑的声音唱着流浪的歌谣,歌声飘啊飘,飘出一声叹息,飘出一种忧伤,飘出一缕乡愁,那悠扬的歌声中,是泪水和欢笑打湿的漂泊。
  城楼旁有一个古老的宅子,推开老宅子厚重的木门,就推开了一段久远的往事。威猛的石狮,气派的大门,正殿,戏台,天井,天池,回廊,古色古香的建筑,极具气派。漫长流年,悠悠远去,宅子几经易主,几经修改,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可是仍然能感觉到它当初做为一品钦差府邸的那种热闹繁华,朋友造访,寿宴大开,拜祖祭先,擂鼓声声,戏子长袖挥舞,唱词悠悠回荡。。。。。。时光轻飘飘的带走人的生命,带走那些别去经世的往昔,只留下一份厚重静静躺在岁月深处,发出幽亮的光芒。
  再往前行,古巷在一江沱水中延伸,尽头处是听涛山下,这里长眠着一代文学巨匠沈从文大师。墓前芳草萋萋,朵朵素华无语。多少年前先生远离故乡在外漂泊,一生颠簸流离,最终叶落归根,魂回故土。是凤凰养育了先生,是先生把凤凰带给了世界。
  古巷的门前,经常有老者放一张竹椅,或抽一袋旱烟,或喝一壶老茶,或拿着一件衣裳走针穿线,或带着小孩戏耍,面容平和,慈祥安宁,用微笑面对过往的行人。那是经历岁月留下来的闲时,那是沧桑之后的平静,悠悠然然,与世无争,这是古巷一道最为温馨的风景。
  古巷的石板路留下多少脚印,只怕无人能计。你走过来,我走过去,来回穿梭。那蹦蹦跳跳的小孩,你是放学回家吗?那打着碎花伞的长发女子,你轻移莲步,为何脸上泪水涟涟,是不是刚刚触动了春愁,经历了离伤?那蹬着送煤车的汉子,你黑黝黝的脸上满是汗水却为何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是不是又给老婆孩子赚取了一些钞票?那搀扶着的老伴,您们缓缓而行,笑意融融,是在雨巷中散步,重演一回爱情的浪漫吗?这些脚印磨亮了石板,照耀出年轮的影子,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
  雨中的古巷,是谁吹响了短笛,笛声悠悠扬扬回荡在长长的古巷,远去,远去。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无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