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斜阳

飘如尘烟
2015-04-03 14:53 分类:情思  阅读:288  作者文集

  问斜阳,你寄予深情,为谁沉落?

  当盛夏渐渐离去,秋日的斜阳,优雅的落在窗台,遥远的天际,一轮金黄。

  无端的想起,与一个依稀的身影,也是斜阳正浓的时候,静静地,依偎。斜阳下微风轻拂,温柔扑面,款款深情时,满天的桔黄,映红了长相厮守永不分离的誓言。多少次,多少回尽情的沐浴在斜阳下,肆意放纵我们的爱情,那段岁月,我们的深情与斜阳辉映。看斜阳升起,看斜阳落下,看世间的聚散分离在斜阳下演绎着一场场可诉可泣的爱情故事。

  后来,斜阳再度归去的时候,你已转身离去,茫茫人海再也寻觅不到你的踪影。寂寥中,唯有你模糊的身影与我的思念,在斜阳下和着微风拂过的忧伤,独自凄美的飞舞。

  斜阳下,我站成了一道风景,没有花好叶绿,没有楼台榭阁,只有一片荒芜的草地,蔓延着我不尽的忧伤。既然你已远去,可当初为何要从我这片芳草地走过,折采一簇缤纷却不再回头?我天真的以为,你只是短暂的离开,你只是疲于乏味的生活模式想要出去透透气,你只是想去看看你梦寐已久的远方到底有多远,终将等你累了倦了,等你品尝到了外面的世界那份无奈那份艰难之后,依然会回到我的身边。于是,我为你祈福,为你等候,为你独守斜阳。


      

  一年又一年,斜阳在期盼中升起,落下,你依然不曾归来。直到某一天,友人在南方的某个城市看见你,然后带给我你已为人妻母的消息,顷刻间,我苦心堆积的堡垒轰然倒塌!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崩溃的感觉,反而觉得如释重负,我怀疑自己在等待中是不是已经成了痴人?或者,这样的结果自己早已料到而因此波澜不惊?然而,那么多年了,我拒绝太多的诱惑,承受着世人不解的猜疑,难道不是为了等你吗?不是为了你遥遥的归期,不是为了渺茫的,微薄的希望吗?

  无语问斜阳,斜阳亦无语。

  友人告诉我,你过得很好,有爱你的夫君,有可爱的儿子,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车子,衣食无忧。说你当初的离开,说你离开之后的悔恨,说你漂泊在他乡的艰辛,说你对我曾经的思念与惦记。问我怎样,问我好与不好,问我可为人夫?当友人告知你,我一直在等你时,你的泪夺眶而出久久无语,然后说一切都成过往。

  自此,我将思念收藏,把你放于某个地方,轻易不去触碰。只在斜阳升起时,只在斜阳归去后,轻轻地将你从心的深处唤起。

  也许,唯只痴傻的人,才在情愫里掺太多渗入肌肤的渴望。覆水难收,我还在水中自溺,迟迟不肯上岸。岸上有谁给我一片晴空,有谁和我共有一抹斜阳?我注定自己终须这样沉没在水底永远不见天日。

  问斜阳,是不是曾经的沧海是今生无际的桑田?问斜阳,是不是相依终要分离,是不是痴守于爱的终将成恨?

  问斜阳,为何恨进骨髓还有爱,情到深处却转薄?

  问斜阳,是不是人间的情爱都和你一样匆匆短促?

  那年的人事已散成凡间的风尘,留不住岁月给予的那些美好,留不住春花秋月,留不住你此去经世的身影,只有将种种迷惑和无奈,叩问斜阳。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大哥,大哥,你好吗

    下一篇:从此不与离人遇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