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怀想

飘如尘烟
2015-04-05 18:56 分类:情思  阅读:422  作者文集

 又是一年清明节,在这草长莺飞飘着细雨的四月如期而至。记忆里的清明节似乎都与风雨有着扯不断的千丝万缕,或许,雨是为着世上那些断肠人流不尽的泪水在陪着哭泣,风是为着那些断肠人在声声地滴血,呼唤那些永不回来的魂灵。

  

  小时候常跟父亲在清明节时去爷爷的坟上扫墓,父亲拿出纸钱,点燃焚香,摆出煮熟的肉块和糖酒来祭拜。那一刻,父亲嘴里不知在念叨些什么,脸上全是悲戚,那时我不能明白父亲的感受,也不能明白从小在我心里就如山的父亲为何在那一刻会泪如雨下,只知道那土包里埋着一个先人,是父亲的父亲。

  

  父亲的身世是极其可怜的。三岁时我奶奶就去世了,七岁时我爷爷也死了,从小给地主做长工,吃了上顿没下顿,没打够地主规定的柴就没饭吃还要挨打。后来遇上了解放军,父亲才到了部队上。可那兵慌马乱的年月,父亲跟着部队转战南北,东奔西走,解放回乡后竟已找不到我奶奶的坟墓了。这让父亲耿耿于怀不得安宁,可是多方打听也没有结果,终成憾事。爷爷以前的坟墓只是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土包包,那时父亲没有能力去修缮,后来条件允许后,父亲才为爷爷的坟墓立了碑重新修复了一次。慢慢长大明白世事后,我却早早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为了生计为了心中的梦想而漂泊在红尘。细细一想,我已很多年没有去过爷爷的坟前祭拜了。父亲每年清明节在爷爷坟前为我祈祷,让爷爷老人家在地下保佑我发财,保佑我在外平安,这几年又为我还是独身一人而焦急不安,又请爷爷在地下保佑我早一点找到一个爱人,成一个美满的家。或许是我多年没去为爷爷扫清了,爷爷在地下定是生气了吧,没有保佑我升官发财,只是让我平平安安的活在当下。我想,这已足够了,感谢爷爷保佑我平平淡淡的与世存在。

  

  这些年来历尽了世事沧桑,明白了生命的无常。阴晴圆缺,生离死别都是世之常理,原本不应有何过多伤感,有些事我们无法去解说,有些人我们也无法挽留。“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千百年来生死何曾能逾越?岁月的长河中,知道生命的匆匆方才使得活着的人明白“视死如生”,才懂得如何珍惜如何感恩,如何过好每一天快乐的时光。

  

  痛还痛着,思念还思念着,生命依然延续着,岁岁年年如此循环着。

  

  窗外又飘起了细雨,不由的想起家乡山坡上那些高高拱起的坟冢,那些坟头上飘飞的纸标,那些响彻天上人间的鞭炮声,悲悲泣泣的哭声在空空地山谷里悠悠地回荡。有多少无从寄托的哀思,有多少肝肠寸断的呼唤,都在清明节这个日子里得以释怀。

  

  “纸灰化着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死者已矣!活着的人当应好好地活着,或许这才是那些九泉下亲人们所期望的吧。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文字苦旅

    下一篇:大哥,大哥,你好吗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