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英

飘如尘烟
2015-04-17 13:29 分类:情思  阅读:309  作者文集

   ——谨以此文深情缅怀黄梅戏一代宗师严凤英  

四月的凄雨打湿了岁岁年年的清明节,淅淅沥沥哭诉着人间多少哀思多少怀念。

这样一个有无声脚步缓缓潜入崎岖小路抵达生命的最终,有素花无语,有清泪千行,有纸灰在风中凄婉的飞舞的日子,轻轻地,轻轻地,将你想起……

四十多年了,你在天上可好?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你在天上可曾听见人间无处不在唱着这首永远的恋歌?你可曾知道七仙女与董永的故事已成了坚贞爱情的经典?你可曾知道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已演绎成千古绝唱?你可曾知道那个女驸马冯素珍的故事已成了民间永恒的传奇,元宵观灯船唱到今日?

自小就喜欢黄梅戏,记得在学校礼堂放映“天仙配”时,因为要在几个地方转片,我和大人们从下午五点一直等到午夜两点半也毫无倦意,看你扮演的七仙女拨开云雾偷看人间,看七女飘飘然然下凡来,看七女与董永的路遇,看槐荫树下缘定三生,看夫妻双双把家还,看午时三刻玉帝逼七女返回天庭,看七女与董郎生离死别,看槐荫树上写做:来年春暖花开日,槐荫树下把子交,不怕天规重重活撤散,我与你天上人间心一条!

幼小的心灵从此镂刻了你的声音你的扮相,别具一格的黄梅调从此在脑海里根深蒂固了。以为你真的就是天上的七仙女飘落凡尘。

“三年日月浓如酒,乡中人好水也甜。

我只说永做春蚕把丝吐尽,一生终老在人间。

又谁知花正红时寒风起,再想回头难上难。”

没想到“牛郎织女”中南天门这段唱词竟成了你真实的写照。那个黑白颠倒的年月,那个如今天一样飘着细雨的四月,你抛下两个熟睡中的娇儿,抛下你深情爱着的夫君,为将清白留在人间,无奈的含冤自杀,从此天上人间。

那个不堪回首的十年,有多少和你一样大名鼎鼎的各类名人无可奈何选择了以死抗争,可有几人落得象你一样被开膛破肚的悲惨下场?那个当年下令害你的人如还在人世当遭万人唾弃,如他已可耻的死去必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红卫兵小将们,黄梅戏剧团的阶级斗争是复杂的,人言可畏!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我永远忠于共产党,忠于毛主席!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严凤英1968年4月7日。”

"我行得直坐得正,我不冤枉人,不编谎言……日后见到周总理老人家,你告诉他,我严凤英是——清白的!”这是你生命最后时刻留给世人的话语。

你短暂的一生却是春蕾的一生。

天嫉红颜?又或者你原本就是降落凡尘的天使与人间缘尽情了重回天庭?却为何在人间匆匆停留38年留下一抹缤纷成就千古绝唱便不再回头?

四十多年了,让人想起你还是如此的美又是如此彻骨的痛啊!天地茫茫你在何处?没来由的想起你那包含清泪的眼光,——凤英呵,你那眼中的滚滚热泪究竟是七女上天后情丝的延续,还是你自己的难以排解的愁肠千缕?倘如你长眠在地下,倘如你魂飘在天宫,你可知道,在你走后的四十多年里还有多少人在唱着你唱过的黄梅调,还有多少人在无尽的思念你缅怀你?在这个飘雨的清明,这个你离去的日子,人流泪,天流泪。

你不在那阴森森冷冰冰的坟墓里,你在九天碧落处,你在无数喜欢爱戴你的人心灵深处!

“天仙配”、“牛郎织女”,翻来复去我不知看过多少遍了,看一次感动一次,看一次流泪一次,你那声音如珠落玉盘,甜美而清脆,初听并不觉得什么,愈往后品,厚味愈重,直至叫人不能摆脱,像疯了一样反复琢磨,流连忘返。那是无与伦比的天籁之音,纯美而柔情。u=2797761088,910755152&fm=21&gp=0.jpg“无君谁看”“天仙配”,声声涕泪染黄梅”,你当之无愧一代宗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哭你坎坷短暂的芳华,哭你“英年薄济频梦魇,冤身奈何化烟灰”哭你绝唱还在耳边深情的回荡,一缕香魂却在九天外。哭你三十年得以沉冤洗,却人间不知何处觅香魂,你是美丽的化身,你是圣洁的化身。

“人间仍唱天仙配,何处能招仙女魂?”

这个四月飘雨的清明,茫茫的天宇中我依稀看到一个长袖挥舞的美丽仙子,手拿拂尘站在云端深情的眺望人间,我分明听到有一种熟悉的声音,从天外从云房从银河对岸渐远渐近化着山间潺潺的小溪渗透人的心田,吟唱着那熟悉动听的黄梅调将人间唱得春暖花开。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了尘缘

    下一篇:清明渐远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