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寺的钟声

朱文科
2015-04-19 17:19 分类:游记  阅读:529  作者文集


 

十年的时光流逝,那江面的涛声是否依旧?那河岸的钟声,是不是还在半夜敲响?

那是十年前的四月,我一路吟诵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前往南京祭奠中山陵。途径苏州,情不自禁下车,寻到姑苏城外,寻到寂寞寒山寺,奔向唐代诗人心跳的钟声里。

钟声如此雄浑,苍莽厚重。我看到老和尚满脸的沧桑。无数诗人到此顶膜礼拜,把一张灵魂安放于斯,收住一切悲喜哀乐爱恨情仇。烟雨江南,我匆匆而至,偶尔到此短暂停留。我把身心铺成一张白纸,禅定心性,静心聆听,钟声在河畔动人地响起,又悄然隐没,隐没于古刹,隐没于枫桥,隐没于唐诗的意境。

一个人,游走在精神世界,那是无法破译的传奇,所有的躁动、欲念,在这里无可逃脱,荡然无存。我遇到了张继。月色惨白,有乌鸦在悲伤啼叫。江岸,秋霜经过冬的凝固,春的解冻,已结成干草。杨柳睡了,船睡了,船家睡了,姑苏城外城内,人人都睡了。唯有那盏渔火醒着,唯有张继醒着。寺内钟声响着,一声一声,砸中他最脆弱的地方。他定然是痛着的,这痛传递到千年后的我。一首诗,白纸黑字,是一个诗人的哀愁,是孤独的漂泊。

四月的江南,乍暖还寒。四月的寒山寺,风寒,水寒,钟声更寒。这是古城苏州最唯美的部分。钟声时不时会响起,毫无征兆。游客敲响的不是钟声,是大唐盛世覆没后的寂静。无边静谧之处,涌动着惊心动魄的回音。山水交合,将灵魂与肉身舞动成生命的奏鸣曲。多少失意的叹息,在江面开出最美的花儿。

钟声敲啊敲,响彻千年。在狂欢与歌唱之后,在喧哗与暗哑之后,归为冷清。钟声不再是钟声,是凝固的怕与爱。钟声在世界之外,世界在记忆之外,记忆在永恒之外。它们为张继而生,为张继而唱,为张继而死。江面沉寂柔软,波澜不惊。大唐的气息扑面而来,直逼我心深处,触动灵魂。江枫早无渔火对愁眠,渔火早熄了,只剩下一点余温,涌动着,诗意弥漫寺内寺外。这是另一种辽阔和永恒。

聆听寒山寺的钟声,警醒我们走向未来,诗意栖居,汲取江水中的力量,汲取担当与智慧。钟声依然响着响着,把温暖根植在每个游客的心上,也根植到我的梦里。

江水在我心田流淌,流淌了十年。它还将继续流下去,生生不息连绵不绝。钟声在我耳边响着,响了十年。它还会继续响着,警醒着我珍惜生活,追求积极而有意义的人生。

 


  • 孟先荣

    评论于:2015-04-21 18:26:02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七月半

    下一篇:“一”字畅想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