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株灌木

何美鸿
2015-04-29 18:22 分类:现代诗  阅读:566  作者文集


蝴蝶会仳离,大雁会落单

要么,就让我们做两株灌木

长在无人经过的幽径旁,或岩石边

或水之湄,最好是密密的丛林里

挨在最近的两株,根须在地底交织缠络

不必担心像纤草一样被踩踏

像乔木一样被砍伐

不必担揽起天地的大命题

不被谁俯瞰也无须谁来仰视

不必过问结怎样的果。也不必过问花期

只是两株普普通通的灌木,承着

相同的霜露,秋风,我们说好不走散

薄薄的一缕阳光

穿过你生命的罅隙同时照耀着我

从此青山隐退,江河裁剪,白云虚化

你我占满各自眼中的全部风景,就像

一轮明月占满夜空

一艘船消失了此岸和对岸

 



psb_meitu_1.jpg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4-30 16:48:08

          觉得这篇应该评满分的。哲学美学的韵味有些像舒婷的《致橡树》,感觉上更舒缓一些。结尾两句有点一般。图片真美。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5-05-01 18:06:51

          呵呵 我喜欢前面一段 从‘蝴蝶会仳离’到‘根须在地底交织缠络’ 后面一段有点走现在诗的老套路 有点程式化的写法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02 13:59:10

          谢谢两位留言。刚把最后几句修改了下,看是否稍好些。如果其他有更合适的写法,把你的感想告诉我,继续修改。:)

  • 阳抒云

    评论于:2015-05-02 23:14:10

          诗意盎然,哲理充盈,文字流畅,情意深远。读起来很舒服。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3 09:06:59

          能和网友交流对诗歌的感受很开心,那我随便说了(=^_^=) 结尾改了之后意境圆满而有余味。。。 像2楼说的,从‘根须在地底交织缠络’ 之后,虽然有点格式化但是这些内容不可或缺,不然意思就表达的不完善。只是这一段排比的句子有点不连贯;“我们说好不走散"这一句有点俗气;结尾一艘航船占满了海,船占满海有点怪。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3 09:15:28

          另外作者的长句子写的很好,整个看起来有形体美。我试着顺了一下,基本会破坏一整段的结构,所以只能互相参考一下(つω?) ”蝴蝶会仳离,大雁会落单 要么,就让我们做两株灌木 长在无人经过的幽径旁,或岩石边 或水之湄,最好是密密的丛林里 挨在最近的两株,根须在地底织络交缠 不会像纤草一样被踩踏 也不会像乔木一样被砍伐 只是疏疏落落的站立着 承载不了宇宙天地的大命题 却对得起脚下浑厚的土地 我们时常微笑着 从不俯瞰也不被仰视 就这样沉醉在淡绿的光荫里 不去想结怎样的果 也无需过问花期 我们绝不会走散 ————走丢的只是时间 当薄薄的一缕阳光 穿过你生命罅隙的同时照耀着我 从此青山隐退,白云虚化,江河逆转 我们退居为彼此风景中的唯一主宰,就像 明月占满了夜空,秋风染尽了林海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3 09:40:44

          在手机上读了一下,上面的那个盗版的,“要么”改成“那么”," 从不俯瞰也不被仰视"改成"不被仰视也从不俯瞰"。。。我比较嗜好压一点点韵脚O(∩_∩)O ——That's all.喜欢你的想法,要是能有这样美好自然的生活就好了。。。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03 11:30:11

          呵呵,谢谢白若桃溪留言。我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个人觉得,“要么”比“那么”略带有商量的语气;“只是疏疏落落的站立着”——“疏疏落落”一般用于较多的数量,不适合使用于“两株”;“却对得起脚下浑厚的土地”——这个“命题”还是有点大,用于此诗格调还是显得有点高;“一艘航船占满了海”这句其实本来不是我的,是我化用法国诗人保尔·艾吕雅《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之中一句而来的。前面几句看到就很喜欢:“一条鱼占满了河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一条鱼占满了河,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整个世界好让我们躲藏。”这首诗歌的灵感也来自这首诗,而没有想起舒婷的《致橡树》。至于押韵,则是遵循现代诗歌的某些写作方式有意规避的。诗歌写的比较少,有更好的建议,一起来探讨。感谢支持!:)

  • 中天悬明月

    评论于:2015-05-03 17:35:40

          一诗千改始心安。对语言和文字的敬重就体现在这反复的修改中,就让人钦佩!

  • 阳抒云

    评论于:2015-05-04 10:16:24

          “承载不了宇宙天地的大命题,却对得起脚下浑厚的土地。我们时常微笑着,从不俯瞰也不被仰视,就这样沉醉在淡绿的光荫里,不去想结怎样的果,也无需过问花期。我们绝不会走散, ——走丢的只是时间 。当薄薄的一缕阳光,穿过你生命罅隙的同时照耀着我,从此青山隐退,白云虚化,江河逆转,我们退居为彼此风景中的唯一主宰,就像明月占满了夜空,秋风染尽了林海 ”——修改得好,尤其喜欢最后一句“秋风染尽了林海”,大气,有意境。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04 10:25:30

          最后一句修改了下,否则有高仿之嫌。其余的,暂时保留自己原来的。:)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04 10:46:41

          “秋风染尽了林海”这句的确很美,但个人觉得,“两株灌木”本来已置身丛林,再用“秋风染尽了林海”类似的物象来譬喻有不能化开之嫌。“我们退居为彼此风景中的唯一主宰”在语言上也很美,但在这首诗里,“两株灌木”包孕了一种衡平的理念,这种衡平包括两株灌木之间,与天地之间的衡平,所以不想出现“主宰”这类词语,大气固然可嘉,但这首诗不是为张扬“大气”的某种高调。:)

  • 阳抒云

    评论于:2015-05-04 16:40:06

          最后这句修改的比原有的那句好,有意境有想象有哲理。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7 09:00:12

          看了作者在8楼的话,我去搜了保尔?艾吕雅的诗歌。难怪一看到这首诗就觉得有外国诗歌的哲学意味,不注重格律和文字排列反而大气,这是外国诗人的自然诗味。用外语读的话更顺畅。可是看到中国字会不自觉的代入古典意境,其实是不大合适的。我有时候爱追求每一个字的味道,连起来反到会破坏整体的自然。古诗和现代诗是不同的。。。一个人的知识储备不同他的思维感觉就会千差万别。我皁说过我改的那个会破坏原诗歌的美学品位。。。想说,原来的“船占满了海”更好。我明白你的感觉了。不改了好不(*^.^*)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7 09:07:27

          现在的非常好。意向很有现代感,消失了此岸彼岸合理不突兀,而且有韵味。不要再改了(*^.^*)

  • 白若桃溪

    评论于:2015-05-07 09:16:01

          最后,献上一朵花——{我是玫瑰花(☆_☆)},希望看到更多好的诗歌。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5-07 10:16:23

          呵呵,谢谢白若桃溪。谢谢楼上各位留言。诗歌写的少,语言也确如白枫静宇所言带着程式化。其实觉得真正的好诗歌该一气呵成,我这有点强为工而不工的味道。再改怕是自己要将这首诗全盘否定了。若能写出新意全盘否定也未尝不可,只是想象力有限,即便勤亦不能补拙。还是将就此篇,权当做自己的某种心历吧。也期望看到大家更多优秀作品。与大家互勉。:)


  • 共17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在梦里,你是

    下一篇:如果那一天,你来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