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相遇

王海洋
2015-05-18 14:36 分类:记事  阅读:417  作者文集

2015430晚上,嵩县作协、扫花网在嵩县县城举行座谈会,二十余名会员集会,我有幸参加。

座谈会上,大家皆兴致十足,踊跃发言,漫溯与文学结缘的起始,述说文学对自己人生的助益,忆述文友间珍贵的友情,畅谈扫花网美好的明天等等。无论发言长短,大家都坦诚直率,语发肺腑,可称精彩。尤其诗人明月居士谈起诗歌创作,席间激情四射,满怀韬略,一会儿谈创作理论,一会儿谈写作灵感,一会儿谈诗人的境界,一会儿吟诵自己灵感偶来时瞬间捕捉到的佳章妙句。其发言可谓洋洋洒洒,滔滔不绝,见解奇警,妙思无穷,惹起阵阵掌声,把人引入曼妙唯美的诗歌意境。

还有一老兄,不知其大名,大概是政府文书,他的发言简洁明快,语气干练。谈起文学的作用,对于喧嚣势利的世俗生活,诸如吃穿住行而言,他说没有任何意义,文章不当饭吃,不当衣穿,更无法让我们直接摆脱生活的窘困。但正是因为当初爱好文学,勤学善写,才让自己得到了领导的器重,从而谋得了一个很好的职位,就这个角度讲文学就成了自己生活的饭碗和工具,岂不乐乎!因此他说自己一直感恩文学,是文学解决了一家人的生存问题。当然现在从精神层面上讲他对文学的依赖早已是须臾不可离了。他的发言可谓见心见性,说的是知心话,透露的是真性情。

这次集会时值草青树绿、生机盎然的人间四月,恰逢一个宁静恬美而富有诗意的夜晚,又是一群有着曼妙情思和文学梦想的人的相聚,可谓得良时、逢俊才、遇知音,因此我称这个聚会为“最美的相遇”。


                      

                     初识扫花网


回首与扫花网的邂逅,大约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工作之余经常读书看报,舞文弄墨,文学情结颇浓,可心中仿佛总有一种缺憾,那种感慨隐隐约约有点“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幽独失落的味道。虽然自己写得不好,但还总是渴望得到他人的欣赏和肯定,就像滞涩的歌喉渴望掌声,拙劣的画手渴望赞美,稚嫩的学步渴望夸奖一样,我总在一种虚无飘渺的期待中踽踽独行。

终于有一天,在茫茫人海中我邂逅了我的“红颜知己”,那大约是2005年的某一天。真的,当听说嵩县有自己创办的文学网时,我高兴地一下子跳了起来。相见恨晚啊,一见钟情啊,尔后便是天天与自己的“红颜知己”沉溺缠绵,喃喃耳语,拳拳爱恋,心痴而情长。于是,一股脑儿把自己多年的或幼稚或龌龊的涂鸦之作全发到扫花网上去了。

而今,与“扫花”已相识十年,岁月匆匆,往昔美好,我已奔不惑之年。现在每当偷空得闲之时登陆扫花网,打开自己苦心经营的一百余篇作品,我总会在内心深处感到一种殷实、富足和喜悦,就像金秋时节的农民看到丰收的田野,当辛勤的汗水孕育出甘甜的硕果,他们总会露出甜美的微笑。欣喜之余,我会深深感谢扫花网,是扫花网为我提供了一个发表作品、表达人生思考、抒发生活情怀的平台,是扫花网为我文学道路的铺展和延伸引领着前行的方向。历经十几个春秋的磨砺,或许我的作品依然幼稚,甚至有的篇章仍然不乏粗拙、肤浅和平庸。但我要真诚地说,如果没有扫花网的出现,可能今天我还徘徊在更加低劣的水平,可能在文学的征途上我还要走更多弯路,甚至陷入迷茫的泥淖和深潭不可自拔。

这样说来,与扫花网的相逢不能不说是“最美的相遇”。


与几位恩师的相逢


在这个喧嚣的尘世,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如果说我能有文学这一点点爱好,并能始终不渝地坚持着阅读的习惯,享受着阅读和写作的乐趣,就不得不感谢我的学生时代曾经相遇的几位语老师。

第一位是我的初中语师李随安老师,现在他在嵩县教育局工作。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他给我们讲他少年苦读的经历,还有他课堂上引领我们赏析《陋室铭》《爱莲说》时那温文尔雅的谈吐,儒雅潇洒的解说。那个时候我能从他很陶醉的课文讲析中,懵懵懂懂体味出文学的美好和高尚,我更能以一颗少不更事的心体察到一位老师不凡的知识功力和深厚的学养。是他最初不经意间在我心灵的泥土里植下了一颗文学的种子,没有想到多少年后这颗种子已有了萌芽的冲动和向上成长的强烈欲望。

第二位是我的高中语师李东海老师,他一直在嵩县第一高中教书。他的幽默、睿智、博学、深刻和优美的文笔,在我的记忆深处一直是一处宝贵的珍藏。课堂上他经常给我们朗读他闲暇时写的文章。至今犹记《自洛阳过嵩县至车村记行》一文,用古代文言写成,移步换景,清新淳朴,意味隽永,是一篇很好的山水游记。还有他顺伊河而下东游陆浑时吟成的一副对联:“红日东升,四壁青山四壁画;碧水西来,一湖蓝天一湖诗。”触景生情,信手拈来,诗情颇浓,堪称绝妙。就像一处难得的风景,就像一张经年的照片,老师的佳作在我心中凝成了永恒。漫漫人生路,老师能随时给我的文学生活带来清洌的润泽和滋养。

第三位就是我的高中语老师万志敏老师,他现在在嵩县科技局工作。那时,老师当年高考作文得了满分一事一直被学哥学姐们传为佳话,课外闲谈、夜半絮语之时,食堂就餐、郊野漫步之余,对此我们三五同窗好友总是津津乐道。在课堂上听他动情地讲述过他清贫的求学生活,聆听过他勉励我们学习的谆谆教诲,也更得到了他对我们写作上真诚的指点和引领。

第四位是我大学时代的徐正之老师,他退休前在洛阳师范学院教育学院任教。在我的作品中我不止一次提到过他,他德高望重,学识渊博,诗文俱佳,是河南省有着一定知名度的杂文作家。我俩时常书信往来、短信联系,2012年暑假我特意到教育学院拜访了他。在写作上我得到过他的濡染和熏陶,他对我的影响,使我在文学的道路上又朝前迈进了坚实的一步,他的鼓励让我对文学有了更加美好的憧憬和向往。

岁月流逝,往昔难留,这些老师一直是我心中最温暖的记忆。今天重提我的几位语老师,不仅要感谢他们对我的栽培之恩,更重要的是意在说明他们对我文学上的引领、滋养和影响。他们都著作颇丰,文笔俊健,心静如水,为人坦诚,一直是我文学成长路上难得的经师和人师。我很感谢他们,在此也向他们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我要说在学生时代能与几位恩师相识,也是我人生路上“最美的相遇”。


阅读,最美的相遇


谈到对文学的爱好,还要说说我学生时代最初读到的几本好的书籍。它们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及他的散文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张承志的《黑骏马》,《汪国真诗集》,还有《唐诗宋词元曲》《三国演义》《菜根谭》,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等。还有近十年来通过文字和阅读接触到的一些散文作家,如鲁迅、周作人、胡适、沈从文、梁实秋、史铁生、铁凝、余秋雨、毕淑敏等等。我从这些作品和作家中着实汲取到了丰厚的文学营养,得到了文字的感染、人性的洗礼和心灵的历练。每当夜深人静,窗外或雨声潇潇,或明月朗照,或秋风瑟瑟,或雪落无痕,屋内台灯下我总能随着书页的翻动而兴奋异常,随着作家那流动着才情和灵性的文字而绮思渺渺。如果说我能始终保持着文学阅读和写作的激情,不能不说是这些一流的作品和一流的作家对我春风化雨般的影响,我很幸运得到过他们的眷顾和润物细无声般的滋养。我要说正是因为不间断的阅读,才让我能与这些一流的作品和一流的作家温馨邂逅,这绝对是我文学路上难得的“最美的相遇”。

人生,难得最美的相遇。感谢上天没有让我与这些最美的人和事失之交臂。我感恩生活,感恩文学,感恩这些最美的相遇,因为是它们教会我如何做人,如何写作,如何真诚、乐观、豁达、诗意地看待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 杨兵雷

    评论于:2015-05-18 20:30:40

          那位老兄应该是张相正,现任旅游局副局长,洛阳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张老师的公文、散文、诗歌、对联写的都很好。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猫和狗

    下一篇:他,走过了三十九年的风风雨雨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