辍学

雁字回时
2015-06-11 19:03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586  作者文集

  那年的傍晚,燕志坐在父亲破旧的自行车后头,看着夕阳下的父亲骑自行车冲刺那段 坡路,他的肩膀随着自行车发出的“咯吱咯吱”声一高一低的来回摆动,脚在用力猛蹬着脚踏,不时的从口中喘着粗气,汗也浸湿了脖颈与额头。看着父亲吃力的样子,她低声说“爹,上坡呢!我下去吧!”父亲仍旧用力蹬着自行车,扭头与她相视一笑“燕儿,没事,小坡、马上就上去了,上去坡就平坦了,生活也像走路,没有一直平坦的理儿!生活多磨难!……”

  父亲的一番话,使燕志想起了父辈们口中的年轻时的父亲。父辈口中父亲以前成绩优异 ,文化课和长跑比赛在县里总是第一,毕业后也是能写会算。可是富农的成份让他失去了继续学习、招工、入伍的机会,命运把他变成了地道的农民,在庄稼地里汗流浃背、顶日劳作,四个孩子的家庭负担,又把他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工,在脚手架上砌砖摆瓦、迎风挡雨!

  生活本身就是个魔术师,她发现四十开外的父亲,已显苍老,岁月的年轮、生活的沧桑已悄然在父亲身上烙下了印记。黝黑的脸庞刻着几道皱纹,灰黑的头发成缕的贴在头皮上,紧握自行车把的双手粗糙而又布满老茧,使人想起村边那棵老柿子树干上斑驳的树皮。脚上那双布鞋,虽然因用力蹬车而挤压变形,但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拇指处露着灰内里子的破洞,裤子上散落着几滴干结的水泥还未来得及换去清洗,白色的褂子由于被汗水浸湿又被灰尘飘染,已看不到白色,只有背上那“嵩山牌”的三个红色大字还清晰可见,陆浑湖面飘来的凉风没有吹落父亲脖颈和额头的汗珠,一阵风吹过,她闻到了一股汗味!

  她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一只手不听使唤似的不停的抠着另一手的手指头, 心中盘算着那个酝酿斟酌许久的话该怎样向父亲说出。这才是她这次用诡计使自己高烧(在看医生时,趁医生扭头取物的一瞬,迅速把腋窝的体温计插向了医生旁边的水杯,那次体温测量结果39.6°,被通知速叫家长,父亲急忙从城里的建筑工地骑车赶去)让父亲把自己接回家的真正目的。

  在她的犹豫斟酌间,他们已到村口, 和小学同学二霞碰了个正着,二霞时髦的打扮让她吃惊又羡慕,她从父亲的自行车后座跳下,和二霞礼节性的打招呼,二霞刻意的攀谈字里行间都在炫耀一年多的收获:她怎样南下广州打工!怎样在一年内存了好几千块!广州是怎样的一个天堂!听得她有些痴迷,父亲上半身轻轻斜依在自行车前梁上默默的在一旁听着,父亲突然一句发问让二霞的话匣子嘎然而止,红着脸说:“叔,燕儿,前边有人等我有事情,我先走了!”

  扭头目送二霞远去的背影,燕志记起初一的那堂英语课,二霞也是这样红着脸跑出了教室,之后再也没有回到那所学校。因由大概是这样,那节英语课老师提问,提问二霞的是这样一个问题“用‘good morning’对话”当时二霞沉思许久,在老师也皱着眉头露出焦急的神情时,她突然一抬头大声喊出“class”,(英语老师早晨进教室时总说一句:“good morning class!”)班上阵阵哄笑、甚至有人过分的鼓起了掌,二霞就那样跑出了教室,之后南下广州进厂打工!

  想到这儿,燕志觉得父亲的那句“霞儿,广州的厂里说英语不?”说的有点过分,边走边带着埋怨的对并排推车行走的父亲说:“爹,你怎么那样说人家二霞”父亲的话开始有些语重心长:“燕儿,花开有时、树高有期,唯有知识可以让花开更艳、树长更高,别看别人表面的风光,其实你想初中都不毕业,在外边打工吃苦受罪只有她自己知道,也可怜了二霞这孩子,如果不是父亲残疾、弟妹要上学,她也不会那么早出去!”

  等推着自行车的父亲和跟在后边的她一前一后到家时,母亲已经把玉米粥、萝卜丝腌成的咸菜、蒸馒头端上了院里的石桌,她熟练的把馒头掰开,狠夹了一筷咸菜塞进刚掰开的馒头缝里,狼吞虎咽、一口气喝了那碗粥、三下五除二的吃了那个馒头,在她抹嘴扭头的一瞬她看见父亲正带着怒气的瞪着她。

  以下是她和父亲至今还让她记忆犹新的对话:

  “燕儿,你说,这次让我把你接回是怎么了?”

  “您不是知道!我发高烧了”她低者头,声音低的只有自己能听清。

  “我是说到底是因为啥?你发那么高的烧还能能吃能喝?别骗我了!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不会捣瞎话(捣瞎话~~说谎)还要捣瞎话!快说到底怎么了?”父亲有些发怒!

  她看纸里包不住火,就一下说出了那个对父亲酝酿斟酌很久的话:“爹,我不想上学了,上学我总头痛、也学不会、还在学校老吃不饱饭……”她两只手拧着左边的衣角,极力的在大脑里寻找形容上学不好、上学无用的句子。

  “啪……”父亲的一掌打在她脸上,她强忍着泪水没让它流出,很少发火的父亲雷霆大发、咆哮而来:“燕志,你说别的我信,但你说的学不会可能吗啊?这次去你班主任还说你这次数学考试吃了满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啥!你们还小,上学是你们的事,别的你们别管,只要你们能上,再苦再累我都要把你们攻的学业有成,即使你不上学我也不会让你出去打工,一切违背规律的行为都要付出代价,就像你过早摘下未熟的苹果尝进的是苦涩,适时摘下熟透的苹果尝进的是甘甜一样……”

  燕志不知怎样从院子里、从父亲跟前被母亲拉进自己的小屋的,眼睛里浸着泪水,和衣靠在床头的被子上平静自己的心绪,她心里仍旧盘算着:该怎样极力说服父亲?该怎样南下打工?这样到年底一家的年货将会有着落,明年年初弟妹们的学费也能悉数交上,她也能……她悄然进入了梦乡,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还坐在初二班三班的教室里,解着最爱的方程式、画着几何解析图、英语单词朗朗上口,梦见父亲在高高的脚手架上迎风顶雨……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加班

    下一篇:无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