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深处的吟唱

王海洋
2009-01-13 21:38 分类:记事  阅读:2592  作者文集
  
  
  告别工作的忙碌,脱身小镇的喧嚣,双休日我踏上了故乡的归途。
  春雨刚刚洗礼过这片美丽的土地,山山野野,满目清秀;峰峰谷谷,生机盎然。驱车徐行,春风扑面,山路迤逦,小溪潺潺,鸟语悦心,花香醉人。历经山重水复,饱览柳暗花明,傍晚时分,我回到了我生命的源头,群山环抱,白云生处的故乡。
  听到车声,年迈的父母和妹妹早已迎之门外。他们满脸的喜悦,俨然是在迎接一位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位高权重者,我不胜惭愧。其实,我仅仅是一介穷酸的书生,平凡的像小草一般的教育工作者。我惭愧于父母亲人迎接我回家时的隆重,我内疚于两鬓斑白的父母看到儿子回家时那溢于言表的激动和热情。因为,我从父母那里索取的太多,而报答的甚少。正所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晚饭时分,母亲一阵忙乎,烧汤做菜,擀面烙饼。似乎,她老人家要摆弄出世界上最丰盛的晚餐。熟悉的家乡饭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我不禁在内心默叹:久违了,这朴素的清香;久违了,这故乡的温情。
  夜幕降临,故乡荡溢着静谧的温馨,融入了山水田园诗的意境。在电视机前,一家人坐下谈天。父亲偶尔问及我工作上的事情,我详加解答。远处,犬吠汪汪,在童话般的恬静中,我聆听着母亲兴奋地讲述大山里最近发生的故事,她娓娓道来,我洗耳恭听。我听出了大山的淳朴,听出了自然的纯真,听出了山民的勤劳,听出了乡亲的善良。电视里杂七杂八的节目,无暇顾及。母亲的讲述,犹如孩童时摇篮边那甜美的歌谣,那般悠远,令人迷醉,叫人回味。此时,父亲早已哈欠连连。母亲又忙碌着布置屋子,叠被铺床,催促我们睡觉了。
  夜,宁静如水。父亲粗重的鼾声时而打破夜的寂静。窗外,鸟啼啾啾,凭添几分清幽和神秘。愈是沉寂,愈是难以入眠,心绪如飞,几丝伤感和淡淡的惆怅轻轻地向我袭来。
  想起童年在故乡的点点滴滴,曾经有过田野上“牧童骑黄牛”的悠然闲适,小路上“儿童急走追黄蝶”的自由天真,小树下“意欲捕鸣蝉”的好奇和痴情,蓝天下“忙趁东风放纸鸢”的兴奋和狂热。也依稀记得姐妹几个春日麦田里挖野菜时的嬉笑,秋季爬上高高树梢采摘野果时的神气,雪花飘飞时节雪地欢呼雀跃的恣情……往日如昨,回忆令人陶醉。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远去的童年浸透着几多伤感和失落!为了求学,为了理想,我抛弃了生我养我的土地。漂泊的岁月何尝不惦念故土,何尝不把故乡的山山水水魂牵梦萦?
  故乡是一棵大树,我是她枝头上的一片树叶。我是一枚树叶,故乡是深埋在地下并不断为我供给养料和水分的根。我与故乡血脉相连,故乡是我生命的根。然而,多少次,我都把故乡当成了驿站,匆匆别离。但当再次扑人她的怀抱时,我才发现我的赤子之情和乡土情结是如此的炽烈。由于工作,我不能永久地厮守在父母身边,偎依在故乡的怀抱,美好的童年岁月一去不返,这不禁让我悲从中来,惆怅万分。我对故乡爱得深沉,爱得热烈,但为了生命的绚烂和人生的壮丽,我必须远她而去,这就是我一个读书人内心矛盾的交织,亦是我今夜伤感的缘由。别了,我诗意的童年;别了,我童年的诗意!
  好梦如酒,意犹未尽。故乡在黑夜中流淌出最美的诗行,故乡的赤子在这优美的诗行中失眠、陶醉。不知不觉黑夜褪尽,窗外,时闻鸟啼,明媚的阳光再一次唤醒沉睡的大地,新的一天向山村走来。厨房里已有了动静,偶尔的咳嗽声传来,母亲已经在忙着做早饭了。我匆匆起床,帮父亲干了一些零活,稍稍让内疚的我有了一丝灵魂的慰藉。阳光喷洒,万物青葱,故乡沉醉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春光中……
  春日的上午,我散步于故乡的田间小径,留恋于山野里的良辰好景,贪婪地欣赏着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仿佛想从流逝的岁月里寻找回某种对生命的补偿和遗忘。像一位久别故乡的游子,我紧紧偎依在母亲的怀抱,零距离地感受和聆听着母亲的脉搏和心跳,享受着那份朴素的母爱和亲情。
  春风和煦,阳光醉人。青山有意,草木含情。麦涌如浪,蝶飞如舞;鸟鸣似歌,蝉声若潮;飘云似絮,天湛如水。近闻流水潺潺,荡涤心灵之污垢;仰观闲云悠悠,忘却尘世之名利。浩浩乎,心游于万仞之巅,超尘逸俗;洋洋乎,神醉于山清水秀,心旷神怡。嗟夫,此则春日之神韵,故乡之魅力!若非身负传道授业之重担,吾愿躬耕故土,老死幽谷;若非心系教书育人之职责,吾甘笑傲风月,醉饮山泉。
  重温故乡亲情,再拾童年旧梦,再一次投入故乡的怀抱,我兴奋异常,诗情喷薄,恋恋难舍。无奈工作在身,夕阳西下时,带着对故乡的依恋,在父母深情的目送中,在巍巍群山多情的护送和陪伴下,聆听着清泉的叮咚,倾听着山鸟的歌唱,沐浴着油菜花馥郁的馨香,我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故乡的云彩。驱车前行,我无奈一声长叹:何时,再回故乡?
  作者:王海洋﹙2008年春天写于故乡﹚
  告别工作的忙碌,脱身小镇的喧嚣,双休日我踏上了故乡的归途。
  春雨刚刚洗礼过这片美丽的土地,山山野野,满目清秀;峰峰谷谷,生机盎然。驱车徐行,春风扑面,山路迤逦,小溪潺潺,鸟语悦心,花香醉人。历经山重水复,饱览柳暗花明,傍晚时分,我回到了我生命的源头,群山环抱,白云生处的故乡。
  听到车声,年迈的父母和妹妹早已迎之门外。他们满脸的喜悦,俨然是在迎接一位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位高权重者,我不胜惭愧。其实,我仅仅是一介穷酸的书生,平凡的像小草一般的教育工作者。我惭愧于父母亲人迎接我回家时的隆重,我内疚于两鬓斑白的父母看到儿子回家时那溢于言表的激动和热情。因为,我从父母那里索取的太多,而报答的甚少。正所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晚饭时分,母亲一阵忙乎,烧汤做菜,擀面烙饼。似乎,她老人家要摆弄出世界上最丰盛的晚餐。熟悉的家乡饭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我不禁在内心默叹:久违了,这朴素的清香;久违了,这故乡的温情。
  夜幕降临,故乡荡溢着静谧的温馨,融入了山水田园诗的意境。在电视机前,一家人坐下谈天。父亲偶尔问及我工作上的事情,我详加解答。远处,犬吠汪汪,在童话般的恬静中,我聆听着母亲兴奋地讲述大山里最近发生的故事,她娓娓道来,我洗耳恭听。我听出了大山的淳朴,听出了自然的纯真,听出了山民的勤劳,听出了乡亲的善良。电视里杂七杂八的节目,无暇顾及。母亲的讲述,犹如孩童时摇篮边那甜美的歌谣,那般悠远,令人迷醉,叫人回味。此时,父亲早已哈欠连连。母亲又忙碌着布置屋子,叠被铺床,催促我们睡觉了。
  夜,宁静如水。父亲粗重的鼾声时而打破夜的寂静。窗外,鸟啼啾啾,凭添几分清幽和神秘。愈是沉寂,愈是难以入眠,心绪如飞,几丝伤感和淡淡的惆怅轻轻地向我袭来。
  想起童年在故乡的点点滴滴,曾经有过田野上“牧童骑黄牛”的悠然闲适,小路上“儿童急走追黄蝶”的自由天真,小树下“意欲捕鸣蝉”的好奇和痴情,蓝天下“忙趁东风放纸鸢”的兴奋和狂热。也依稀记得姐妹几个春日麦田里挖野菜时的嬉笑,秋季爬上高高树梢采摘野果时的神气,雪花飘飞时节雪地欢呼雀跃的恣情……往日如昨,回忆令人陶醉。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远去的童年浸透着几多伤感和失落!为了求学,为了理想,我抛弃了生我养我的土地。漂泊的岁月何尝不惦念故土,何尝不把故乡的山山水水魂牵梦萦?
  故乡是一棵大树,我是她枝头上的一片树叶。我是一枚树叶,故乡是深埋在地下并不断为我供给养料和水分的根。我与故乡血脉相连,故乡是我生命的根。然而,多少次,我都把故乡当成了驿站,匆匆别离。但当再次扑人她的怀抱时,我才发现我的赤子之情和乡土情结是如此的炽烈。由于工作,我不能永久地厮守在父母身边,偎依在故乡的怀抱,美好的童年岁月一去不返,这不禁让我悲从中来,惆怅万分。我对故乡爱得深沉,爱得热烈,但为了生命的绚烂和人生的壮丽,我必须远她而去,这就是我一个读书人内心矛盾的交织,亦是我今夜伤感的缘由。别了,我诗意的童年;别了,我童年的诗意!
  好梦如酒,意犹未尽。故乡在黑夜中流淌出最美的诗行,故乡的赤子在这优美的诗行中失眠、陶醉。不知不觉黑夜褪尽,窗外,时闻鸟啼,明媚的阳光再一次唤醒沉睡的大地,新的一天向山村走来。厨房里已有了动静,偶尔的咳嗽声传来,母亲已经在忙着做早饭了。我匆匆起床,帮父亲干了一些零活,稍稍让内疚的我有了一丝灵魂的慰藉。阳光喷洒,万物青葱,故乡沉醉在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春光中……
  春日的上午,我散步于故乡的田间小径,留恋于山野里的良辰好景,贪婪地欣赏着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仿佛想从流逝的岁月里寻找回某种对生命的补偿和遗忘。像一位久别故乡的游子,我紧紧偎依在母亲的怀抱,零距离地感受和聆听着母亲的脉搏和心跳,享受着那份朴素的母爱和亲情。
  春风和煦,阳光醉人。青山有意,草木含情。麦涌如浪,蝶飞如舞;鸟鸣似歌,蝉声若潮;飘云似絮,天湛如水。近闻流水潺潺,荡涤心灵之污垢;仰观闲云悠悠,忘却尘世之名利。浩浩乎,心游于万仞之巅,超尘逸俗;洋洋乎,神醉于山清水秀,心旷神怡。嗟夫,此则春日之神韵,故乡之魅力!若非身负传道授业之重担,吾愿躬耕故土,老死幽谷;若非心系教书育人之职责,吾甘笑傲风月,醉饮山泉。
  重温故乡亲情,再拾童年旧梦,再一次投入故乡的怀抱,我兴奋异常,诗情喷薄,恋恋难舍。无奈工作在身,夕阳西下时,带着对故乡的依恋,在父母深情的目送中,在巍巍群山多情的护送和陪伴下,聆听着清泉的叮咚,倾听着山鸟的歌唱,沐浴着油菜花馥郁的馨香,我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故乡的云彩。驱车前行,我无奈一声长叹:何时,再回故乡?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为文学而歌

    下一篇:孩子,回家!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