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飘如尘烟
2015-07-18 19:28 分类:情思  阅读:324  作者文集
    虽然这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已经过了很多年,现在还不知道你真实的名字,你的样子已在我意念当中早已变得模糊不清,可是我却一直难以忘却那一生都可能只是一次的经历。
  记得认识你是在从湖南到深圳的列车上,想不起你是在哪一个站上的车,刚好我身边有一个空座,你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你一脸歉意的请我帮忙打开窗,说是有人在车窗下为你送行。拉开窗,一个很阳光的男孩便拥了上来,恋恋不舍的叮嘱你要这样那样,我看见你的眼中有泪光在闪动,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顿生怜惜,或许是你或许是这种离别的场景,让我有种久违的感动,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或者某张面孔,不由的对你多注视了一下。列车开动的时候,看见在车窗下那个人,那只挥动着离别的手,你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递上一张纸巾,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于你,此时此刻我知道任何任何的语言对你来说都是苍白无力。我理解你,因为我和你有过同样的经历。直到你渐渐心情平息下来,才得以和你聊天的机会。你告诉我在深圳打工已经三年多了,这次是去深圳后第二次回家,刚才那男孩子是你相恋了一年多的男友。看得出来,你其实蛮开朗的,都市生活已将你乡音或者容貌改变了很多,你的言语中充满了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对你自己的现状充满了沮丧与无奈。我问你既然和你的男友如此情深意浓,为什么不一起双栖双飞而要忍受离别之苦呢?你说他还在上学,现在自己打工努力赚钱,都是为了供男友求学费用。听了这话,不由的生出一丝感动,或许为你的善良为你的爱情。你说自己其实心里是很没底的,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付出会换回将来怎样的回报,毕竟人生有太多的未知。我说你这样好的女孩必定会有好的善报,你男友也会对你心存感激的。你不可置否的摇头轻笑,眼神里却有了更多的茫然。
  这话题太沉重了不提也罢,你问我也是到深圳吗,去深圳出差还是在那边工作?我说和你一样的在深圳打工。你不信,说我的样子象一个知识分子,就算是打工也是一个高管或者白领什么的。我哈哈一笑,反问你戴眼镜就一定是知识分子吗?你说不然,人的气质不是可以短时间而就拥有的。
  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你聊你第一次站在深南大道天桥上看人海车流中的深圳夜色是那样的震撼和羡慕,你说深圳是一个不相信眼泪的城市,你说在深圳和你一样揣着梦想的打工妹不知有多少。
  套餐送来时你抢着要买单,你把从家乡带来的土特产堆到我面前请我品尝,你让我感觉你是一个独特的女孩子,特别是在深圳那个现实的城市里呆着的人。午夜时分,疲倦袭来,你说能不能把我的肩膀借给你靠靠?可能是你靠着的姿势不太舒服,睡眼朦胧的你又说能不能借我的怀抱?
  那一刻,我不知该去如何想你,可能是我这种言表上有些正统的男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或象你这样的女孩,艳遇?还是我太傻冒还是我太土了?不知道,我不知所措,只是机械的任由你手抱着我的腰,头放在我的臂弯里,你的呼吸很匀称,车里有些热,你的脸庞映着红霞,我有些狂热的身体分明能感觉到你的柔软,可我一动都不敢动.我想你能这样相信我,说明我是一个在旅途中让你有安全感的男人,那么我怎能有邪念,哪怕一点点呢?我虽不是柳下惠能够坐怀不乱,但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把你的信任反当着要猥亵你的理由啊。这样一想,也便释然了,怀抱着你感觉到了一种超出欲望的宁静。可我的心不能平静,因为我有生以来,头次遭遇这样的经历。
  醒来时的你并没有一点羞涩,似乎一切在你看来都是如此平常不过的事情.你说不知怎么搞的头有些晕,是不是感冒了?你说有些晕车,或许车厢里太闷的缘故。我将靠窗的位置让给你坐,并将窗稍微拉开一点缝,有风吹进来,你说舒服多了,并谢谢我体贴你。我心下有些愧意,其实这样的小事哪值得你要感谢的呢?
  记得那年南方许多地方都涨了洪水,列车在路上停停走走,到深圳时已是深夜了.出了火车站,你一直担心没公车到南山的西丽镇了,我安慰你说即便没车了也没事啊,在福田找家旅馆住一夜就行了。你面露难色欲言又止,我暗自想你是害怕还是身上不方便呢?
  不想到公交站果然没有开往南山的公车了,打的过去夜班司机漫天要价,又岂是一般打工人能承受的?我试探着建议你找个便宜点的旅馆住下来,你摇摇头不做回答。我以为你身上钱不够了,就开玩笑说我请你住得了,你问我方便吗?怎么不方便呢?我还没反应过来你的话意,你又问我住的地方远吗?我这才理解你的意思是要到我那里住一夜啊,可我的本意是我掏钱请你住旅馆的。当下我不知该怎样接受还是拒绝你,只是本能的告诉你,我就住在岗厦那块。你说那咱们走吧,不由我多想,你拉住我的手上了去市里的公车。
  一路上我忐忑不安,我知道我的居所就只有一张单人床,这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怎么睡啊?我不是害怕你会对我够成怎样的不便,而是担心男女共处一室道不清说不明,何况是两个才相识一天多的陌生男女呢?
  不管怎样不安,车却不由人的到了站,我带着你往住所去,路上还在试图说服你改变主意.你说你并不缺钱打车或是住宿,打车回去宿舍也关大门了,一个人住旅馆你害怕。你说我是个好人,所以相信我,觉得我能够给你安全感。我有些汗颜,却不知如何说起我的顾虑。进了房门将你让进去,你好奇的打量着我的房间说,我的房间比你想的要干净整洁。我赶紧将我那些脏衣服臭袜子收拾好,告诉你卫生间有水可以冲凉,你笑着说,你的条件和我比真是天上人间啊。我告诉你房子是我一个朋友的,我只是借住一小间而已.你在卫生间冲凉,滑滑的流水声让我本能的有了原始的冲动,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又好期待会发生什么,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夜晚。
  你拭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已在床的旁边铺上了一张席子,让你睡床我睡地上,你一楞,不相信的看着我,如同看外星人一样。避开你的眼光,我故着从容的走进卫生间冲凉去,走过你身旁,你那女人的特香扑鼻,让我有些昏眩,让我不能自己。
  一个人在卫生间里洗啊洗,尽量让自己在里面呆得久些,以免让你察觉自己男性的需要。
  从卫生间出来,我以为你一定躺在床上睡下了,没想到你还坐在床沿,告诉我你一直在等我,我还没回答你话,你却缓缓的站起身子,浴巾在你身上悄然滑落,我看见你那年轻的身体是那样的完美,我渴望占有它渴望亲吻它。我好看吗?你幽幽的问我,我已说不出话了,只能用点头来表示我对你的认可。你难道不想要我吗?我想啊当然想啊,只是你已经有了....未等我说完,你的舌头已滑进我的嘴里,顾不上了顾不上你是怎样的人了顾不上你有着怎样的经历顾不上那个车窗下的男孩顾不上我曾经看到过你眼中那汪离别的泪水,顾不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现在你是我的,今夜你是我的,我想要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你已不在身边了,环视一下房间,你似乎整理过,卫生间有你为我洗过的衣服袜子,上面飘着淡淡的洗衣粉香味,你人呢?哪去了?我纳闷着却无意中看到桌上有你为我留着的一张字条,上面写到:我走了,谢谢你陪我度过一个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很缠绵很温柔的夜晚,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在何处,更无需知道我的名字,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明日的街头,即便碰见,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在深圳这个地方,有无数象你我一样的男女谈不上情也无需言爱,只为寂寞只为宣泄压抑的情感而放纵身体的需要,如此而已。你是个好男人,我会为你同在这个别人的城市里予以永远的祝福,永不相见了,你就当有只蝴蝶昨夜从你的窗口飞过!
  落款写着“失意人”。看完字条,我不由万般感慨,是了,明日的街头,即便碰见,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这只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那一夜我曾经无数次回味过,可我并不留恋,如你所说,那只是一对流浪在远方的孤独男女身体上的需要罢了,与爱无关,与情无关,那花早已谢去,那月圆了又缺,岁岁年年皆是平淡如此。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7-18 20:05:13

          呵呵,男主人公很有女人缘啊。:)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生如夏花

    下一篇:廖家院子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