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

雁字回时
2015-07-19 12:50 分类:中篇小说  阅读:656  作者文集

  深夜,街上那些汽车鸣笛声、人群吵杂声悄然消失,街边的路灯也知趣的扑闪一下灭了,当人们已经进入梦乡,如果不是远处传来的几声犬嚎,这个夜晚是那么的死寂一片。这个时候,林小文已把四岁的儿子哄睡,上半身斜倚在竖靠于床头的枕头上,左手揉着发涩的双眼,右手已把枕头拉平,身子也顺势下移躺下,开始闭目想象自己所管的每十一个病人,从病人的吃喝拉撒到面色表情到诊治结果、诊治方案计划、治疗用药,一一的在脑海里放电影似的回顾、用心思考,看这些有没有不当或者纰漏的地方。这是她从医十余年来所养成而又坚持的职业习惯,即使她明知道她白天对病人做的一切手术、诊疗、用药等等已经够完美没有纰漏,即使她明知道这样做只是耗费精力,她仍坚持每天在进入梦乡之前都要把以上那些在脑海里放电影似的回顾,以确保万无一失。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也是她最大的优点----洁癖里的一部分,也叫工作洁癖,她不允许自己的工作有自己所想到的不完美或者缺失的地方。


  做完那一切,当确定白天的一切没有不妥和纰漏,她终于嘘了一口气,一天的劳顿也到此为止,终于可以安心的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个安稳觉,待精力充沛后再往复前日的劳顿,毕竟做医生这一行需要充沛的精力与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所以美美的睡个安稳觉是林小文在儿子出生的四年来最基本又最奢侈的要求。


  她今年三十五岁,曾是省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的高材生加系花,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美女学霸,在五年学业期满后委曲求全来到丈夫的原籍---白云县的县人民医院当了一名普通的急救外科医生,只为能和远在百里外市区工作的丈夫同在一个市工作,只为照顾那独居多年而又不远跟随儿子儿媳生活的七旬婆婆,她从省最南边的一个城市来到最北边的一个小县城。只要不是值夜班,每天她都会操一口略带南边城市口音的普通话,在家---儿子的幼儿园---婆婆家---县人民医院四点一线间忙碌穿梭。


  三十五岁的年龄,本已不再年轻,即使曾经貌美,在这时经过岁月的浸浊、琐事的掩埋,也不再会是目净齿白,也不再会是风华映人、阿娜多姿。何况繁重而又超负荷的工作、频繁的夜班轮回、儿子的看护、老人的照料……使她愈发的沧桑与显老,看上去比同龄人明显老上两三岁。


  林小文与别的同事不同,在早晨7:30才匆匆起床,胡乱的用手蘸水擦一下脸,在街边的小摊上提上一杯豆浆两个鸡蛋或者两元的包子慌忙往单位赶。街边小摊的东西她是宁可拒食三天也不会吃的,就因她所谓的洁癖的缘故。就像她即使再晚下班,在下班前都要严格的按照七步洗手(医务人员接触污染病人后常规洗手方法,通常是三遍)法把双手洗上六遍一样;就像如果有人如果坐过她家的床,她会宁可连夜不睡也要把床单洗过一样;就像家里的沙发有个分开的单座沙发是她的专座,从来不允许儿子意外的其他人坐一样;也像每晚她都要睡前回顾白天的工作一样;那些都是她洁癖的一部分,不可能改变。这在许多亲朋好友、同事间不可理解,一如她们不理解为什么她洁癖的性格会选择行医这一行业,整日的以屎尿、脓血、排泄物、呕吐物打交道一样。这些在她看来不难费解,行医是治病救人,是至善至美的职业,行医之人如同天使,虽整天的处于疾病、污秽的环境,整天听的也是细菌、病毒,但是治病救人的向善是无与伦比至高无上的,这是她追崇精神层面的洁癖。


  不值班的时候她每天6:00钟准时起床,一叶一叶的洗菜,一粒一粒的淘米,精心的做好她和儿子的营养早餐,叫醒儿子给儿子洗漱、和儿子在轻缓的音乐中吃完早餐,收拾碗筷后7:00钟出门,用电瓶车拖着儿子往幼儿园赶,路过那个城区最大的菜市场时,顺便捎上几样新鲜果蔬或者几斤素肉就地一分两份,待7:30把儿子送往幼儿园,把一份送去附近的婆婆家,一份留在电瓶车后备箱里。在7:50分前匆忙的赶到单位。下午下班又会去婆婆家拖上已被从幼儿园接回的儿子,赶回家里,做饭、吃饭—洗衣、拖地—哄儿子睡觉—回顾白天的工作---卧床休息。仿佛每一处时间点上都刻上了需做事情的模子,匆忙而又劳累,所以她总在干完一切即将休息时,趴在卧室的窗户边上一手揉腰,一手不停的揉着太阳穴。在平时她也很少逛街、很少外出游玩、更很少回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娘家。尽管如此她仍无怨无悔,反而觉得很充实,也很有成就感,不是吗?家庭上夫妻和睦、儿子活泼懂事,家中窗明几净、整洁有序、温饱有余,工作上得心应手、技术过硬,是科里的业务骨干,在邻里眼中知性温顺、真诚善良。闭目想着所有工作和生活中的成就,所有的劳累和忙碌就像划过车窗的路边景色一样渐退渐远了,她露出淡淡的笑容,在嘴角的一抹浅笑中酣然入梦,看来又要奢侈一回了!


  “叮叮---叮叮---叮叮---”嘴角的浅笑还未散去,手机铃声骤然急促的响起,她眼也没睁的皱了一下眉头,左手已伸向左边的床头柜,习惯性的摸起手机按键放在耳边接听,“喂”的一声后已经坐起,仍微闭着双眼说道:“好、好我马上过去”就挂了通话,手握手机紧靠床头就是一阵小寐。约摸三四分钟后猛的一怔,惊恐的抓起手机翻看通话记录,看到11:18分已接来电里的科室电话,才知道一切不是梦境,真的是科内来了三名车祸病人,一名病危值班医师老刘正在抢救;一名轻微脑震荡,已经留院观察;另外一名是颌面部的外伤需要即刻进行清创缝合手术。本来今晚张医师的急诊替补班,可张医师到市里参加进职考试,依次类推需要林小文去科里加班。


  说起面部外伤的缝合手术,院内没有人比小文的技术更炉火纯青、巧夺天工了,这也与她洁癖的性格特性有关,她不能容忍自己所手术缝合过面部伤口,像胸口打过补丁的衣服一样,毫不费力的显示它的残缺不完美。因此除危重病人外,她总是在缝合之前细致查看、严格评估,在大脑里深思熟虑再拟定出缝合方式,能修饰的尽力修饰、能遮掩的尽力遮掩,以型号如发丝的美容线、细如胡须的C形美容针,对伤口进行内翻式的美容缝合,以最大限度的减轻瘢痕或者消除瘢痕。在碰到那些因皮肤挫碎严重或者擦掉大块皮肤无法进行美容缝合的,在严谨评估病人后,林小文会把病人送往有条件的上级医院美容科,以争取容貌上的最大限度恢复。这在个别同事会嗤笑她这真是小题大做,如同她鄙视他们的开提取药行为一样。


  即使怎样她不能让病人从她手中毁容而留遗憾,所以她也总是一丝不苟、细致认真、专注倾心,也总在行缝合手术时清除手术内多余的人员反锁门窗,拒绝一切打扰,那样子像在参加一场竞赛,又像进行一场生死祈祷。


  (二)


  慌乱中林小文起床穿衣,一会功夫已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以抵御外边的寒冷。毕竟实冬腊月的深夜,外边滴水成冰、咳气成霜、寒冷异常。没膝的红色羽绒服紧接那双黑色的长筒靴,捂着白色大口罩的脸又被长围巾缠绕着,只露出两只眼睛,瞥见镜中自己的装扮,林小文扑哧一声自嘲的笑了,镜中的自己真像一个大笨熊。在她扭向熟睡的儿子时笑容即刻僵持而露出为难与愧疚之色。这个时刻,丈夫远在百里之外市区上班,婆婆也应该早已睡下,她又要单独把儿子撇在家中了。好在儿子已经四岁,也不是第一次的单独呆在家中;也好在儿子刚上幼儿园时,她就已经教他熟识:“儿子,妈妈去加班了,等妈妈回来”这几个字。这些使她舒缓了眉头的无奈,立即把儿子挪向紧靠墙的床那侧,拉起被子把儿子盖好又顺势掖了两被角,从门口的壁柜中又取出一条棉被卷成长条状压在床另一侧,拔掉家中一切插头,切断除卧室照明壁灯之外的电源,反锁了厨房门,即将出门时趴在鞋柜上工整写下“儿子,妈妈去加班了,等妈妈回来”的字条,拐回贴在床头上,然后戴上那双厚棉手套安心的出门。


  深夜的大街上漆黑一片,路过的两个摇摇晃晃、语无伦次、满身酒味的醉汉,和千米外的夜市小吃摊前散着泛黄的微弱灯光壮着她的胆,风呼啦呼啦 刮着,尽管厚重的包裹,出来片刻还是让林小文感到刺骨的寒冷,手也麻木疼痛渐无知觉,于是将电瓶车停靠路边卸下手套,往对搓的双手上吹着热哈气。突然“嗖”的一声从街边巷子里窜出一条野狗发疯似的狂叫,吓得她赶紧戴好手套,借着电瓶车微弱的灯光往医院疾驰而去。


  十分钟后林小文赶到了科室,走下电梯的同时习惯性的卸下手套围巾、拉开羽绒服拉链,疾步走人更衣室后麻利的更衣,待衣帽整齐到护士站简单询问了主夜班护士小英病人的情况后,径直赶向走廊尽头的清创手术室查看病人的情况,她快速的查看完病人的生命体征、神志意识、瞳孔大小,确认无危及生命的情况,开始准备好一切给病人进行缝合手术。


  该病人为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女性,妖艳漂亮。从正在看护的付夜班护士刘平口中得知,晚十点时病人和一名三十多岁的男性一行两人从KTV出来搭乘一辆出租车,准备到一个五公里之外的环湖小岛景区吹风,结果路上出了车祸,造成三十多岁的男性重伤正在抢救、还未从惊恐中缓过神来的出租司机脑震荡、该女病人颌面部划伤。虽然CT片已显示病人头颅内部无损伤,但是酩酊大醉使病人意识不清、烦躁不安,尽管刘平按着她的双手,病人还是挣脱右手挥舞着手臂,挂了好几道口子的羽绒服肘部随着挥舞,散落出片片羽毛徐徐飘浮在近门口的地面上。手术台的右下边被其呕吐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精味,颌面部的伤口已经用纱布临时加压包扎。


  林小文先清去了地面的呕吐物,在护士刘平的帮助下脱去病人羽绒服外套,揭掉覆盖伤口的纱布,依次用 无菌生理盐水、2%过氧化氢、络合碘清洗消毒伤口,打麻药后带上无菌的乳胶手套开始了清创缝合手术。这是一个从右耳垂到下巴的约9厘米长的斜线型伤口,缝合难度不算太大甚至还有些容易,按照缝合原则或在其他医师的话,只需给予耗时20分钟的常规缝合就行。但林小文就是林小文,此刻她那洁癖的怪脾气又起来了,她认为既然伤口在下颌,就属于颌面部的范围,而缝合也属于美容缝合的范畴。况且又她看了一下女病人,二十岁的年纪风华正茂、青春正当时,林小文怎样也不舍得在在她身上留一道蚯蚓一样的伤疤。于是乎!林小文毫不犹豫的拿起美容针穿上美容线从耳垂往下巴的方向依次美容缝合,除那双手穿针引线、舞钳挥剪外,她一动不动的猫腰于手术床的右侧,眼直盯着伤口,神情泰偌镇定而又朝圣。


  比起常规缝合方法美容缝合耗时又耗费精力,9厘米的伤口常规0、5厘米缝合一针,而美容缝合两针之间的距离如果太远了会引起伤口外翻,愈合后留下明显瘢痕,如果太近了影响伤口局部的血液循环引起伤口坏死不愈合,因此得遵循两针间隔1毫米距离的原则进行缝合。加上病人的意识不清不配合、不住的扭动头部,在打完伤口缝线的最后一结、剪去最后一根线头时,墙上的钟表已把时间指向了2:35。林小文长吁着气直了直腰,再次查看已缝合毕的伤口,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已化成了一道细纹样的线,带着成就感林小文用湿纱布拭去病人面部、脖颈的血渍,包扎好伤口协助病人进入病房进行休息与治疗。


  值班医师老刘也已抢救完病人,在办公室里正给病人下用药医嘱,林小文过去和老刘医师进行了病人的病情交接后将病人交与老刘主管,焦虑的到更衣室更衣下班。待她 打开家中大门时已3:10,蹑手蹑脚的进入卧室,透过微弱的灯光看到儿子还在熟睡之中,他脱去手套、羽绒服卸下围巾和衣倒头而睡。


  (三)


  晨起林小文照样被定在6:00的闹钟铃声惊醒,她又开始重复往日的四点一线,在7:50前赶往科室参加科内交班会,8:00到病室查看所主管的病人后拟定修改诊疗计划、调整医嘱,从饮食到用药面面俱到。临床一线人员的上午总会是在不辞辛劳的忙碌中度过,林小文也是这样的,转眼已到下班时刻,她再一次到病房查看病人、七部洗手法洗手六遍下了班,新的一天与往日没有什么异样与特殊。


  下午的办公室里大家各自忙着手中的事情,林小文也遵循着往日的习惯,再次查看斟酌主管病人的诊疗计划、饮食计划、用药计划,在确认没什么不当的地方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写病历。突然院内线电话响起,主任接电话后告诉她医务科通知她去一趟。林小文放下手中未完成的病历,嘟着嘴极不情愿的出了办公室。


  位于楼顶层的医务科里,对坐的医务科贾科长和纠风办郑主任正在激烈的争论,小文到来他们嘎然而止,贾科长涨红着脸示意林小文在旁边坐下。一旁的郑主任则待她坐稳后问道:“小文,昨晚怎么回事啊?”


  小文怔怔的答道:“昨晚没什么呀!昨晚缝合的病人情况很好,估计预后也不错……”


  没等林小文说完,郑主任继而纠正:“你别岔话题,我不是问你昨晚病人的处理情况,而是昨晚你收受红包是怎么回事?”


  林小文更加迷茫了,“红包?什么红包?我什么时候收受红包了?”她带着一脸委屈反问郑主任,也是在质问自己!昨晚明明来时径直去了清创手术室给病人手术,加完班后由于放心不下在家的儿子,丝毫没在医院停留就回了家,怎么会收受红包?怎么可能收受红包?


  在林小文质疑的同时,贾科长已经打开了一个电脑页面指着让她过去看,那是一个县里的知名贴吧,正当头粗黑的二号字赫然写着“收受红包的县医院白衣狼林小文”正文这样写到:“我女儿春霞于X年X月X日晚因车祸外伤到白云县人民医院急救外科就诊,该科医师林小文因收受车方责任人红包(金额不详),在未履行手术前签字、未让病人及病人家属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女儿春霞进行了缝合手术,为达到为车方责任人免责的目的,林小文未经我们同意私自给我女儿采取美容缝合术,致使掩盖了我女儿真正的创伤伤情!经我们查询赔偿金也由轻伤害的五万元变为了微伤害的一万元!


  为了区区一个红包,林小文竟不顾天地良心不顾公平正义,弄虚做假来损害我们的利益!苍天啊!这个社会还有没有良心!还有没有老百性活的路!恳请各位青天大老爷帮助我们声讨林小文,谢谢!我给大家下跪了!也求有关部门追查林小文的一切责任,并对我们进行赔礼道歉、赔偿一切经济及精神损失!”


  下边是一楼又一楼的跟贴,内容不外乎都是“现在的医生都是白衣狼,治个区区感冒都得几十元”“支持楼主,迫使有关部门彻查到底绝不手软,打倒这些黑心的医生!”“这些杀千刀的医生,只会坑害老百姓,老天应该让他们死光光!”等等这些有近百跟贴。未翻看第二页的内容,林小文颤抖着放下了右手里的鼠标,抬头泪眼迷离直直的盯着贾科长和郑主任,欲向他们申辩事实。贾科长则无奈的摆手让她停止,语重心长的劝解:“小文啊!现在给我们说什么已是有理说不清了,帖子已在网上铺天盖地,闹得满城风雨,给我们医院的声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家属还不罢休,正纠集十几个人拉着横幅围攻县政府讨说法,县里刚指示下午六点之前给患者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相信你的职业道德与清白,但为了息事宁人我们必须追查与处理,所以你要把昨晚的事写一个书面材料递交医务科,把你的工作与科主任交接一下,暂回家等候处理结果——”


  毛主席说:“当今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是在否日新月异的医疗界中,中国的医疗在发展了几十年后生产力仍然落后?为什么它的矛盾有增无减,而且愈演愈激烈、甚至一发不可收拾,殴医、杀医、辱医——在各个地区的医院已经司空见惯,是人不仅嗟叹:悲哉!悲哉!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华夏大地此刻究竟怎么了?天使也会流泪!


  林小文含泪写下书面材料,在科里和科主任进行了主管病人及物品的交接,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医院,离开了即让她纠结又热爱的地方,她像一个失恋的孩子一样失声痛哭!两天后院里的处理通报跟帖回复在贴吧里!内容如下:


  “经彻查,我院急救外科医师林小文在X年X月X日晚诊治病人时,未履行告知义务给患者春霞进行美容缝合,致使造成了春霞精神损害与经济损失,经研究并与病人及家属协商,给予以下处理决定:由白云县人民医院赔偿春霞经济及精神损失三万元,林小文停岗三个月!


  白云县人民医院


  X年X月X日”


  林小文在家中电脑前看完院里的回帖,踱着步子在客厅里仰天长叹继而大哭,喃喃自语道:“停了好!停了好!停了最起码不用再去加班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无

    下一篇:辍学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