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寻诗上千寻意

万志敏
2009-01-23 10:05 分类:记事  阅读:297  作者文集
 


  年少时,很爱诗,也爱涂鸦写点诗。先从唐诗三百首开始,学着写五、七言句子。后看新诗,舒婷、杨牧等人那个时代,他(她)们的诗是合着青春的节拍而写的,让人痴迷。再后来,莫名喜欢席慕蓉的诗,多年后还能背下来一两句穿透过内心的诗句。走上社会后,就与诗绝缘了。偶而对写得真切平实的新诗看一些,更多的是对古典诗词上心。好些诗词都是这时候结合自身体会来品评感悟的,感觉字字入心,句句合意,但很少动笔来写。应该说,缘于自己对生活缺乏了一份朝气和激情。
  可是认真回想起来,诗中的万千意蕴、一线真趣毕竟温暖过体魄,滋润过心田,“此中有深意,欲辩已忘言”。人,是用灵魂来行走的,要想让心灵诗意的栖居,就是让“诗意”的气场统贯灵府,让“诗意”的清光漂白名利,让“诗意”的韵致外化行为,让“诗意”的静泊安定内心。
  人的一身诗意,是一缕清风,是半盏明月,是春之杨柳,是秋之芙蓉。是面对猥琐的浅笑,是路遇势利的超然。是对飞扬跋扈者的冷眼,是对呻吟哀伤者的悲悯。是对责任的担承,是对然诺的不移。是择歧路的机智,是定是非的坚守。是失意后的不伤,是得志后的不矜。是身居下位的不自甘沦落,是高居庙堂的不志得意满。是“闲人之忙”后的“忙人之闲”,是“劳人之忧”后的“身劳心安”。
  诗中有真意,让人摒弃虚伪,反归本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们从中读出的是纯朴和天真,向往的是天籁和本色。
  诗中有禅语,让人绝弃浮华,淡定超脱。“静观万物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我们从中读出的是智慧和练达,向往的是空灵和圆通。
  诗中有金石,让人热血沸腾,千折不悔。“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我们从中读出的是心雄万夫,气薄云天,向往的是困苦玉汝、百战功成。
  诗中有冰雪,让人心志不迷,磨砺操守。“凌霄羽毛原无力,坠地金石自有声”、“人乞祭余骄妻妾,士甘焚死不公侯”……我们从中读出的是铮铮铁音,戛戛剑鸣,向往的是扎根破岩,笑傲云天。
  现代社会,人的物质需求欲壑难填,外物的炫耀无空不入,人最容易目迷五色,失却本真,但是用“诗意”濡养根基,固本培元,用“诗意”长护心宅,勤浇心田,一个人,定会走出一方晴空,走过一片净土,定会得到人生中一份安宁沉实的收获。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欲寻诗上千寻意

    下一篇:静水流深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