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狗

王海洋
2015-07-22 17:21 分类:记事  阅读:531  作者文集

多年来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所在的学校流浪猫、流浪狗特别多,有时成对成群出现,追逐嬉闹,叫春交媾,争风吃醋,每年开春时节总要演绎一场轰轰烈烈错综复杂的恋爱。有时正在上课,一只猫像侦探一样往教室机警地探视一下,从窗户旁一掠而过,吸引学生引颈而望;要么是一只小狗冷不防从从容容走进教室,像检查工作的什么人一样,前前后后一排一排嗅闻巡查,最后侥幸发现后面的垃圾筐有食可觅,便大饱口福扬长去矣。有时吃饱了索性在教室的某个角落睡一觉,引师生欣然而笑。我们的前任校长就曾经拿着石头一脸恼怒地满校园驱赶猫狗,但终是徒费心力,去复来也,一切照常。

考其原因,大概是我们学校环境好,教学楼后面是一个偌大的百草园,草木丰茂,桑竹蓊郁,水源充沛,猫狗们可以尽情地嬉戏,为它们约会偷情开辟了一个隐蔽的私处,自由得很。再就是学校容易找到食物,学生们每餐都要毫不吝惜地扔掉大量饭菜,这就为猫狗们提供了免费的餐馔。还有一点我认为学校是公共场所,并不是谁的家,似乎也没个真正的主人,因此并没有人一定要较真与它们过不去,意欲除之而后快,没有人要狠心地断了它们的生路。

于是我们学校的偌大天地就成了猫狗的乐园和天堂。白天三两猫儿趁人不注意,凭着敏感的嗅觉乘机作案,谁家买大肉了,它必先知道,鬼鬼祟祟叼一块就跑;谁家有鱼了,它必先知晓,伺机穿帘入室,尝一口腥荤,真是防不胜防。李姐的厨房有一张床,不知啥时候野猫已经在下面生了幼崽,当李姐发现时四只幼猫已是虎虎有生气了。尤当夜深人静,无论冬夏,睡眠正酣,一阵绵长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自校园响起,让人梦魇一般在恐惧中醒来,顿觉毛骨悚然,浑身吓得起鸡皮疙瘩。妻子有几次夜半被惊吓,赶紧推我而醒,蒙被急问:“门上好没?外面有啥?”侧耳倾听,凄然之声如小孩急哭,惨烈之状似鬼哭狼嚎,我亦心惊,屏住呼吸,心狂跳不止。再屏息细听,有迂回逃窜之声,凭生活经验我终于判断出是一只猫在纠缠另一只猫。“是猫叫春,不用怕!”我笑答,妻愀然之容始现几分春色。

我们教学楼的一楼拐角处常年堆置着坏桌子、凳子,少有人挪动,于是这个旮旯的深处就成了流浪狗的家,撵也撵不走。说也奇怪,住得久了,狗似乎也听懂了铃声,不过与学生相反,它是听见下课铃声就慌慌张张往窝里钻,上课铃声响起就从容往外出,开始在校园自由活动,与狗们来往。大概它是不想与学生碰面,怕坏心眼的学生欺负它,警戒之心重矣。夜深之时,它偶也吠叫几声,聊以应付守夜之责;星期天、节假日它俨然成了值班护校者,常带着几个幼崽在校园巡视踯躅,见到来校溜达的社会人士便汪汪几声,蛮像那么回事。每年开春之际,校园的野狗便渐渐多起来,仿佛一种奇异的气味吸引来似的,像是开会一样,游弋歇集,往来奔突,你追我赶,各自寻找着中意的异性伴侣。有时公狗们不免为了一只母狗,而叫嚣开战,露出狰狞面目而撕咬扭打的,那吵嚷、狼藉、血淋之场面果如非洲大草原上原始状态的动物王国景象。

考社会爱猫爱狗之风,自楼房替代土木结构的房屋以来,我觉得猫儿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似有下降。因为楼房在防鼠之技上大有进步,老鼠少有可乘之机了,猫当然也可有可无了。再加上现在的猫大多变得愈来愈懒了,似乎不以捕鼠除害为天职,而专以吃喝玩乐为日常要务了。像我老家母亲养的一只肥猫,除了整天睡觉,就是在开饭时准时出现在母亲面前,馋涎欲滴地张着大嘴,直勾勾瞅着母亲,可怜兮兮地喵喵叫着要吃的,看见那副模样,人人觉得讨厌极了,哪还有可爱之态。于是猫不再受到家乡人的恩宠,流浪猫到处都是,没人愿意发慈悲之心收而养之。

而狗较猫的命运会好一点,在偏僻农村还确有守户看家之必要。尤其在城市,虽无守户看家之必须,但作为宠物它是空前受到好的优待了。我从前住处的隔壁有一位屠夫,他养着几条肥犬,大如牛,状如虎,样貌凶恶,目光阴森。屠夫散步时三只犬像三个保镖一样紧随其后,见人不忘跑过去闻闻嗅嗅,像巡查盘问的路警一样,骇人极了。每当与之碰面,我总要事先躲得远远地,唯恐这与人类言语不通的异类伤了自己。我常常想,看家一只足矣,何必三只?这于自家当然安全,而对于别人却是没有安全感了。

我在县城亲眼见过一位时髦女士牵着一只不知什么品种的狗逛大街,那狗很小很瘦,细长,小头小脑的,两眼炯亮,面部看上去很滑稽,棕褐色的卷毛像人工烫过似的,腰部穿着衣服,这是一只穿着衣服的狗,颇显几分尊贵。走一会儿可能觉得狗累了吧,于是女主人就用纤纤玉手轻轻抱起,揽入怀中。但那狗似乎觉得有几分不自由了,两只前爪在女主人双胸处不停扒搔,尖嘴在主人的脖颈、脸上乱嗅乱舔,颇有几分撒泼和无赖之意,女主人笑而抚摸爱犬,并不嗔怪,这俨然是一场人狗之恋了。我想人畜毕竟有别,仅仅卫生一事就让人怪担心的,爱之有必要如此吗?不过这看上去也许比看见妙龄女郎脖子上缠着一根长蛇会稍稍好受一点吧。


  • 赵爱霞

    评论于:2015-07-23 08:17:10

          描写很风趣,很生动。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医者

    下一篇:最美的相遇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