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明清嵩县古志的浅读

万志敏
2015-07-23 10:16 分类:历史  阅读:907  作者文集

 

一、有关古志(四种志书,均上传扫花网)

1、明万历《嵩县志》,知县李化龙修,王守诚纂

李化龙15541611),字于田,号霖寰,河南省长垣县人。1574年进士,刚满20岁,即除嵩县知县,在任有政声。历任南京工部主事、右通政使、右佥都御史、辽东巡抚、湖广川桂军务总督,升兵部尚书,加少保,官居一品。卒谥襄毅。史书称其有文武才。

王守诚15441617?),字时化,号环伊,嵩县库区乡牛寨村人。1571年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刑、礼二科司官,顺德知府,山西提督学政,山东道兵备,1588年致仕家居。万历四年至十年(15761582)服丧在家,受李化龙之邀编嵩志,1588年辞官回家后应对嵩志有所增改。

其目录为:城池考,历代建置因革考,地理志,田赋志,官师志,人物志,嵩志附记。
  各篇内容皆极简疏。如官师志,仅载名宦,而无职官表;山川一目,仅以“环嵩皆山也,悉书则不胜书”数语了之。惟田赋志尚可观。全书共三十九页,其目录附记云:“书未能刻全,大抵此编非完本也。”据此可知书之简陋、阙略。

王守诚自序云:“嵩有古志,藏在泽宫,久已亡矣。宣德中,邑有胡敏氏者,概尝修之矣。正德初,陆宜春复取胡氏志广为三卷,颇称兼收;第记述虽繁,新闻未续,邑侯李君化龙慨兹阙典,属予校雠,乃因其所已述,采其所未录,询之父老,参之载籍,博访金石之文,遍考方物之迹,言为有物、名不爽实者例书之。”
  从万历四年(1576年)到万历十年(1782年),王守诚服丧居家,受嵩令李化龙的委托,历时七年,数易其稿,编著了《嵩县志》二卷。1588年他致仕家居后,应该对志书进行修正和增补,可惜这样一部现存最早的嵩县志书,其全书早已毁于明清更替之际的兵燹,我们如今能看到的只是雍正时期他的后人王溯维、王廷琮、王廷玑搜罗散佚,整理汇编的一本含章斋版的《周南太史王公遗集》,中间除嵩志外,还有他的其它文章。嵩志部分包括一跋、一序和城池考、历代建置因革考、县署、儒学、山川、户口、沟洫、食货、田赋志、官师志、人物志、烈女及志后附记一篇。其中除建置因革考、官师志、人物志较为详细外,其余都很简略,应当不是原貌。
  即使这本简略不全的嵩志,也成为后来修志的依据和借鉴。王守诚以求真求实的严谨态度,广采博收,去芜存精,去伪取真,完成了这一不朽的地方史志。该志文辞洗练,言简意赅,喻褒贬、别善恶,对于风化治事,助益殊深。王守诚儒学起家,博览群书,又在刑、礼二部国家中枢任过职,在地方行政、学政上屡有建树,丰厚的学养和任事的实践,使他在修志书时眼光独到,布局精当,举重若轻,繁简有度。他遵循的原则是:“言为有物,名不爽实”的“实录”;“参以载籍,遍考方物”的“有据”;“述美不没善,详略而见妍媸”的“恰当”;“运用典型,以事表人”的“笔法”。尤其是他在志书中所表达的心系乡土、关注民瘼、匡正时俗、兴利除弊的殷切情思和远见卓识,体现了修史者存史资政、期以有成的期盼和希冀。

如城池考中记述县城:“前襟伊水,后拥高都,左控陆浑之险,右据三涂之固,诚三河奥区也”,了了数语,便把嵩县城山河秀美、位置险要、文化厚重的特征色勒了出来。《人物志》中,考证了伊尹、伊陟、元德秀、程颢、程颐、王古宝、齐鲁等嵩县名人,为后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史料。在《官师志》中,王守诚不仅以“详略定妍媸”,而且用语新奇,颇有春秋笔法之妙,如写嘉靖二十六年任县令的巴县人陈善治:“诚询之父老云,治明断严肃,有机变才,遇此公百姓愈思刘公(即前任嘉靖二十二年任的县令刘应熊)矣”。编纂人不着一字褒贬,其人自见,可谓讽谕刺骨,足为民之司牧者炯戒。

在《嵩志后附记》中,王守诚对比了嘉靖前后嵩县经济社会状况。嘉靖以前,“民物殷盛,风俗淳厚”,官民和谐,社会安定。嘉靖以后,“差繁赋重,百姓贫穷,十室八九”,很少有安居乐业的。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雨涝水溢,二是差繁赋重,三是风俗奢靡。关于雨涝灾害,王守诚认为,嵩县在群山之中,平川土地仅占十分之一。嘉靖以前,老百姓只在平川耕地,嵩县城十里之外的山上,便是茂密的树林,即便大雨倾盆,也都渗注在草木之中,河流暴涨也没有溃堤决坝现象。嘉靖以后,差赋繁重,风俗奢靡,一些贫穷的百姓便开山种地,毁林耕山,一旦大雨到来,土石俱下,拥堵河道,田庐漂没。在加强环境保护、建设生态文明的今天,这些观点也值得后人借鉴和反思。

关于婚丧嫁娶的习俗,王守诚淋漓尽致地记述了嵩邑僻县在婚丧习俗上的奢靡攀比之风,把此做这嵩民穷困的原因之一。他写道:“嵩民素不善治生,惟业家亩,不事商贾。其在嘉靖以前,民俗淳朴,用度节俭,千金之家鲜纨绮,百金之家无绢帛,丧祭不晏宾,婚姻不打网,一长纸不折,上列姻眷姓字,相传而看,至期而往,不再速也。礼用纸裹铜钱三十至五十厚矣,或者谷麦绢布,称是而已。受礼之家,五人共席,井干茶食,冰盘四肴、一汤、一饭,此外不再设也,而今若是乎?千金之家贱绮罗,百金之家耻纨素,婚礼打网请客,丧礼请赠重复,礼尚百钱,饮连昼夜,以此相高。一家不然,众称啬吝,相效成风,不量所入。况复为之饰房屋、美裘马,以夸耀乡里、取怜市童者乎!”从古至今,越是贫困的地方,这种攀比奢靡之风就愈加猖炽。对照现在,何其相似乃尔!

晚年的王守诚回到伊河南岸的故乡,朝迎皋山丽日,夕听伊河琴瑟,在此度过了二十年的林泉生涯。除了县邑大事,建言参与外,对于宗族和乡邻事宜,更是不遗余力。他为王氏家族建祠修坟,还出资襄助邻里中无力婚丧嫁娶者,设立义田和义茔,抚恤老弱。他一向尊师重教,宽仁忠厚,童蒙时一位姓梁的老师,死后因家贫无力安葬,他出钱为老师料理了丧事。村里有一位里正,早年间常常侮辱欺负他,在其登第后,害怕王家报复,经常避而远之。但是王守诚不但不究以往,而且念其老而且贫,经常送布匹米面以养其老。这种不念旧恶、怜老恤贫的精神,深受世人的尊敬和赞扬。大约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前后,王守诚去世,终年73岁左右。王守诚继承了先祖王古宝敦厚端严、知书尚礼的古风,成为牛寨王家重振家声、登途仕进的第一人,他被族人尊称为“翰林爷”,为王氏后人永久钦敬和效法。

△ 关于胡敏、陆宜春

据乾隆《嵩县志》载:

“胡敏,宣德四年贡生,除教谕。旧志称其学问该博,纂修邑乘,亦一时士林翘楚者。后四十余年,陆宜春广胡志为三卷。宜春,成化庚子举人,除汾西教谕。”

近人考证,两程故里的《立雪》诗:“游杨托意远,夷然总不屑。伊阙墙门峻,仰止寸心折。颜若非浮慕,久立在冰雪。偶然成感兆,风格两奇绝。正气终日互,吾道岂磨灭”,非程颐所作,应为陆宜春所作,因程夫子不可能自诩“墙门峻”、“寸心折”。他还作了一首诗:“坐背顺阳南九皋,松篁元不混蓬蒿。源承曾脉千年统,派起闽泉百世劳。人爵不如天爵贵,青云争似白云高。无穷理趣钻研尽,瑕类何曾有半毫。”这两首诗,应为两程故里修葺后,高官达士纷纷献作中的两首。

2.清康熙《嵩县志》,县令卢志逊修,教谕李滋纂

卢志逊,湖北景陵(今湖北天门县)人,荫生。康熙二十八年(1689)任嵩县知县。李滋,字奕倩,河南辉县人,贡生,康熙二十年(1681)来任教谕,在职十二年,学问赅博。
  此志为奉檄而修。李滋任总纂,另邀本县拨贡屈必昌、举人张星焕、屈必达三人参订。因前志大加修茸,几等同重修,历一寒暑而成。卷次较前增倍余,共为十卷。
  目次:卷一方舆志(沿革、疆域、四至、山川、古迹),卷二建置志(城池、县署、学宫、河渠、保里、集市),卷三祀典志(名位、礼乐、祭器、祭品、乐器、乐章、佾舞、祝文),卷四赋役志(户口、田赋、起运、存留、杂税、盐引、食货),卷五秩官志(历代官师、明官师、国朝官师、游寓),卷六人物志(历代人物、明人物、孝义、死事、列女),卷七选举志(历代选举、明选举、明科贡、武举、封赠、国朝科贡、武举、封赠、附程氏世官),卷八艺文志上(文翰),卷九艺文志下(诗章),卷十杂志(寺观、陵墓、仙释、方技、灾祥、民俗),附被兵始末。此次纂修,在内容上,于旧志则“因其已存”,然后“补其未录”;在编排上则另起炉灶。旧志纲目平列,序次庞杂,此则纲目二级统属,重新分门别类,眉目清晰。又将旧志所载“万感碑”之类献谀现任长官、“言既无征、迹殊可鄙”之类,概行删削。于历任官员与选举进行了补缺,较旧志趋于完备。寺观目除已“列祀典者”外,仍有87处,均载明地点、修建时间,搜集可谓齐全。
  杂志一门,较为特殊。凡例云:“邑中山川、人物、祀典、赋役等厘为八志,亦云备矣”。“杂志者何?事有不可附诸志以见而又不可或轶,故杂志焉。恐贻缺略之讥也”。检阅各目,实在是县志中不可缺略的重要部分。如灾祥、民俗二目,一部志书如无此二目,则无疑是抽去了最活泼生动的部分,将不成为一方之史的全志。本志书编者认为将山川、人物、祀典、赋役等厘为八志、即云备矣,说明纂者对志书概念有不完备的地方。寺观、陵墓为旧志不可少的内容;仙释、方技是人物的重要组成部分,本编均作为“正志”之外的附录,列入杂志门,亦属不当。被兵始末目是新增部分。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当地人民积极响应,先后延续十三年,对本县经济、民俗、民情等均有很大影响,纂修者注意到此,给于专编记载,识见则较杂志高明多了。至于祀典志,按全国通例,一应齐备,最无味,但此是这一时期志书的通病,不独本县,无可厚非。

3      清乾隆《嵩县志》,康基渊纂修

   (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刊本,三十卷 。由康基渊纂修完成(增加了光绪三十二年龚文明续修本添加的内容)。     

康基渊,字静溪,号南圃,山西兴县人,乾隆壬申(1752)进士,二十八年(1763)来嵩任知县,多有政绩。后改任甘肃镇原县、皋兰县,升肃州知州、江西广信府知府。

康基渊颇有作为,扶植蚕桑、兴修水利、办理学校等。政绩卓著。又重视志书,以为政事之首要,乃亲自纂修。此人最佩服陆陇其,故所修志书悉仿《灵寿志》笔法写成。体例则因地制宜,自行创制。
  志共三十卷,首一卷。前有河南巡抚阿思哈序、河陕汝道欧阳永序、康基渊自序,凡例,目录。卷次为:卷首图,一沿革表,二职官表,三贡举表,四两程世表,五沿革,六星野,七疆域,八山川,九风俗,十城垣,十一里保,十二市镇,十三公署,十四河渠。十五食货,十六学校,十七祀典,十八户口,十九田赋,二十仓储,二十一兵防,二十二宅坊亭墓,二十三列传宦绩,二十四列传贤哲,二十五列传忠烈,二十六列传孝义,二十七列传治行,二十八列传艺林,二十九列传游寓,三十列传列女。共成四表、十八志、八传。与旧志相比较,旧无今有者:星野、风俗、仓储、兵防;旧略今详者:各图、疆域、里保、市镇、河渠、食货、宅坊、亭墓;旧有今无者:寺观、仙释,方位、杂志。旧详今略者:祀典内仪节、祝文,田赋内已奉折解之本色;昔分今合者:祥异附于星野,艺文附于各门下,不再专立。另外学校不并于坛庙,仓庾不附于官舍。
  体例为之更新,内容更加翔实。卷首置星野、山川、里保、村镇、城关、河渠大图,绘制清晰,图说扼要。凡山川、人物、事迹见于书史者,全文采入。注明出处。建置、户口旧志资料一律采入,不予遗漏。旧志所载断密涧、古字石、明白川光武遗事、野牛岭、罗汉洞等类附会谬诞之说,悉从删削。按此可另立杂志目,以存民间传说。
  最精彩者属风俗、市镇、食货三目,详实丰富,多有新资料。风俗分土、农、山农、工、商贾、丧葬、婚姻、宴会、闺门、民性、杂俗、节俗十二小目。将嵩县各阶层人民生活、生产、精神状况作了概述。本县多山,专有山农目,云“其山农尤苦,地皆陡瘠,不任行犁,遄(专)恃人力,初垦得粟颇多。三年后土薄不堪艺植,则移垦它处,名为‘倒荒’。夏秋治田亩,冬春兼运贩山产逐食,其多流寄,佃垦他姓荒山,稍有储蓄,仍归原籍”。闺门目载:“境内种棉颇多,无外鬻者,皆供织女机也”。言简意赅,是很有价值的资料。市镇目举凡全县三十二处,—一详载具体贸易状况,各有特点。如“城关,柴米百货,日有市。新置机坊缫丝织绫绢,为嵩民近利。二、三月内桑秧、桑叶亦入市”“田湖镇,县东三十里,米粮聚集,温泉之黄庄、江城,伊河东之花庙、保民,集期担负入市者相望于道。其商贾易率责偿粟,用货则高其值,偿粟则廉其价,故商获厚利而民恒拮据”。嵩县是山区小县,市集贸易有如此记载,实属难能可贵。食货即物产,将全县农、林、矿产诸类分别说明其用途及特点,本县棉织、丝织的重要资料亦于其中反映出。
  明末农民起义,在嵩县活动频繁,是本县历史大事。本志摘录康熙卢志资料附于星野篇,如能入于兵防之“历代兵事”,以类相从,则更为合理。
  纂修康基渊有事业心,认真负责,志书质量较高。书流传亦较广,多处有存。

△“今令莅嵩三载,能以其所学治民,而其间疏河渠、辟义学、兴蚕桑,尤班班在人耳目,复能以余力成是书,不可谓非吏之良者矣。抑予闻之,陆浑山下,有唐元鲁山之故居尚在,其人虽远,其德常新,流风余韵必有详于蒍兴歌之外者。令试于暇时一访故老,得其所以惠民使民之术,以襄我国家太平王治,则懋官懋赏于令有厚望焉,令其勉乎哉!”

——河南巡抚阿思哈

△“职方有掌,列九州薮泽山镇之名;形方设官,稽万国轮广纵横之体。则三壤而兼物产,禹贡著有成书;辨五土以及民人,司徒详其定制。于是豫州居天中之会,嵩邑处中岳之阳。次则躔鹑火之辰星,乃分张柳之度。三涂远望,名传营洛以来;双阙高分,路可溯伊而入卧云。上接乎熊耳、鸣皋,下注于外方。元鸟降祥,空桑产王者之佐;赤乌膺箓,蛮荆迁陆浑之戎。青岭、黄松,可升高而守戍;龙窝、鱼窟,堪依险以为屯。柳媚中州,竹交前浦。露凝北阜,日丽东山。读长庚龙藏虎啸之篇,慕昌黎幕赤帷红之句。胡昭居隐,遁迹方山;正叔传薪,显名伊水。典午后经陈魏,间归于北,间入于南;天水逮洎金元,或升为州,或降为县。斯固环山之奥区,洵属凭险之岩邑也。慨朱明之末造,当思陵之季年,流寇李自成剽掠骚扰于其前,土贼余大忠攘窃盘据于其后。关东蚁众,白马如风;河北鹞儿,青袍似草。狂飚吹若木,竞尽折此长林;猛火燎昆冈,安必存其片玉?逞之荼毒,肆以虔刘(杀戮)。悯城郭之为墟,嗟缥缃其化烬。始元默涒滩之祀,迄旃蒙作噩之年。岁历十三,运丁百六,而嵩之户口、版籍、文物、典章,纵极搜罗于板荡之余,广征采于兵燹之后,然亦略而不详,阙而未备。盖当国朝定鼎之五岁,编审仅四千九丁;欣逢圣上在位之三十年,休养已一百廿载。美兹嵩令,卓有康君。结三策于彤墀,凛四知于竹阁。利用为急,频开郑国之渠;正德是先,大阐胡瑗之教。于簿书、钱谷之暇,惟丹黄铅椠之勤。廓宏农昔日之见闻,洗范阳当年之简陋。既修词之有要,即纪事之堪征。余奉命旬宣,职司观察,喜良有司政成三载,废则举而坠则修,偕邑人士考订全书。目之张而纲之立,山川、疆域之沿革,风俗、民人之淳漓,田畴、学校之井井有条,忠节、孝廉之班班可考,是上足以播扬雅化、鼓吹休明,而下足以传信后来、永垂楷则者矣。书成问序,具征良吏之匠心;染翰弁端,略备高都之掌故。是为序。”  

     —— 欧阳永裿序

△ “予承乏嵩邑三年,自惟德薄能浅,中夜抱疚,而平时师友所讲求,窃愿一见诸行事,以庶几先生之万一。故兹之辑志乘,于易所谓言有物、言有序者,恒兢兢焉,翦浮涤滥,期以义法为依归,至开渠、建学、养蚕、种桑,有关民生利病,与夫因时、因地、因人,行之既有成效者,虽小事必详。即灵寿一志,亦不敢徒袭其体例也。邑人士考而核之,其是非或不至于大谬,藉可告无罪悔云尔。若谓与作者驰骋,而以著录自命也,则吾其敢?!”——康基渊自序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续修,时知县龚文明,陈焕如等参与编纂。值清末局势动荡,有识之士都以变法救国为务,把编志书作为末务,不很重视。因此就康志体例,加上百年来的相关内容,没有创新。

4、民国李振铎著《乡土地理参考书》

李振铎(1882—1960),号警堂,清末优贡,纸房镇马驹岭村人,辛亥革命后从教,先后在渑池、新安、巩义、嵩县县立小学、汝川小学、合峪小学、嵩县一中等地任教50年,是嵩县教育界耆老。1932年至1934年在县师范任教时,组织各乡学生利用假期,安排地理作业,在本地采访,然后汇集成书。该书四编,各有图例,并附山川、河流、交通、物产、村庄、人口、风俗、名胜等。文字简洁,叙述明了,是了解嵩县民国时期风物人情的参考书。该书由时任县长宫瀑题字,陈璐作序,获省政府奖银元30块。

宫瀑题词

山川既奠  境域斯分 繄惟嵩邑  旧治陆浑

乡土风物  昔人所称 方舆志要  文献可征

是书作者  识远思深 有裨自治  益于民生

中原板荡  金瓯日倾 保残守缺  愿共斯民

陈璐序选

我友警堂,沈潜笃实,热心教育者殆三十年,其所阅者深,故其所见者确。今于师范课余,编成此书,全县地理了如指掌,有裨教,更有裨于治,其用心亦良苦矣!

李警堂先生自序选

“忽近而图远,道小而务大”,是世人通犯的毛病。各学校对于地理一科,多就坊间印出的成本,照葫芦画瓢去讲授,虽讲授的步骤也是由京都而京外,先中国地理而后世界地理,但讲授多从高级小学入手,初级小学并无适当的课本。因之学习地理的知识,在初级并未扎下根基,一入高级,便开始加授地理,由首都而上海,由上海而杭州,以次渐及于较远各埠。在教者纵把京沪杭州说得多么重要,在学者除生长京沪杭州者外,其余仍是若听天书,茫然摸不着一点头绪,这都是忽近图远、遗小务大的缘故了。
   客岁在县立师范服务,校中学生普遍全邑,因将本乡本土调查的责任,分托各乡各土的青年,今秋二届师范招齐,又以此责付之二届的师范学生,就两班师范学生调查之所报,与我个人访问之所得,参互对照,才敢下笔。脱稿之后,既恐事有脱漏,又虑文多瑕疵,不敢遽然付印。因就正于我师蕙岑、我友宾阳,请其笔削,并命以名。我师我友以此书虽不足以征文考献,然能于人之所忽者图之,人之所道者务之,也算一种正当的工作。且可为考察乡土地理者之一助,因定名为《嵩县乡土地理参考书》。

二、读志有得

1、读志目的:明掌故,知由来,资时用,鉴未来

2、个人体会:

 拙诗一首:

摩挲旧志快何如?两载甘心作蠧鱼。

我土我民多厄难,斯文斯道久萧疏。

登临故地痕犹在,究问前因慨有余。

尽是明清嵩县事,凭君品读此间书。

附:小记两则

 

生于嵩县,应知嵩县。嵩县先为周南之地,盖东周都洛邑,周边六百里皆为畿辅,嵩地北距洛凡一百六十里,亦括其内。战国前为韩封地,两汉以降,为新城、为伊阙、为伊阳,邑名有别而区辖亦各有增减。金改名嵩州,隶南阳府,明洪武初始名嵩县,隶属河南府。先前与洛阳、卢氏接攘,明清乃至民国以后,先后北划伊川,南分栾川,疆域渐缩,然至今犹有三千零八平方公里面积,为河南省第四大版图县。
  嵩地处秦岭淮河气候线,亚热带与北暖温带交汇,伊、汝、白三水分流于黄河、淮河、长江,熊耳、伏牛、外方三山鼎峙,古称九山半岭半分川,地硗瘠,民疲弊,民国以前山居僻陋,交通不便,钱粮匮乏,民俗野朴,且历代兵燹、水旱、盗匪时作,人民贫穷,甚至荒灾饥馑之年,卖儿鬻女,其惨状有览史乘不忍卒读者也。清代设五品守备衙门于嵩南,以防伏牛匪患。民国时镇嵩军横行豫陕,甚至围西安城年余,先后有九名民国中将出于嵩地。抗战时河大迁嵩,以避日寇侵扰。建国后伏牛群匪殊难剿尽。凡此种种,皆因其地偏,其民悍,山大林密,便于啸聚、宜于防范也。
  嵩地历史人文悠久。昔大禹会诸侯于三涂,决五洋江,开凿龙门,始有伊阙。元圣伊尹生于空桑涧,辅佐商汤以开基业。楚庄王引兵陆浑,问周室鼎之轻重,始有“问鼎中原”之故实。诗经中“鹤鸣九皋”即为今嵩北之九皋山。唐代李白、杜甫、岑参等诗人先后到嵩地或吟咏九皋,或置业陆浑。宋代程颐、程颢隐居耙耧山下,开书院讲学,“程门立雪”典出此地。朱熹之“源头活水”为古嵩之八景之一。今程、朱子孙仍在嵩地聚居。明清以降,嵩地渐疲,人文湮没,而佛寺道观遍布其域,今多不存。惟嵩南之云岩寺,明万历极为鼎盛,与少林寺、白马寺、相国寺,并称中原四大名寺。今尚存千年银杏树四百余株,蔚为大观。
  今春于县志办范章老伯处得明万历年间邑先贤王守诚《嵩县志》、清乾隆年间邑令康基渊编纂《嵩县志》、民国二十一年先贤李振铎之《嵩县乡土地理教材》,披阅之余,心生企慕。虽明代以前邑之史乘遭兵燹无存,然有此数本在握,足以明了前代嵩邑之历史沿革、区划地理、山川河流、赋税钱粮、官师人物、户口食货。发明愿心,欲以一己之力,于残破黄旧之册,搜罗幽微,刮垢磨光,为句读、为注解、为翻译、为阐发,下以追慕先贤,上以资政应用,以期普及嵩史,有助于世道人心者也。
  业余自励,不废时日,期以二年为成。

2012.05.20

 

两年来,在工作之余,点校、断句、打印嵩县明、清志书。特别是2013年,星期天、节假日都在办公室里坐着,坐得腰酸背痛,看得眼困发昏。

好在终于完成了,虽然缺漏在所难免。

在此过程中内心是愉快欢喜的,为能看到过往嵩县的史实而欣幸,而沉迷,而悲切,而扼腕。视今犹昔,感念万端,向那些在远年里劳作困顿的先人们致敬,向那些在远年里编纂修志的先贤们致敬。

希望看到这些发在网上的县志的有心之人,能静下心来,读一读我们嵩县明、清时代的人和事。

2014.11.07

    个人认为嵩县古志中,比较有用的有几点:一、康基渊编《嵩县志》内容、体例详实,是不可多得的好史料,应重点了解。二、明末嵩县先后十余年历经兵患、匪患,几成人间地狱,此一段血泪史实,不应为后代忘记。三、旧时,田土、赋税、农耕、物产、风俗与现代有联系。相关灾异也应为治政者关注。四、列传之圣哲、官师、治行、孝义、列女中均有可观者。五、嵩县史上有几大家,如牛寨王氏、衙里陈氏、汪庄雷氏、傅氏,老城屈氏、莘店李氏、董氏,代不乏人,还需深入发掘。六、两程及相关文章、诗赋为不可多得的史料。七、着眼历史大局来看嵩县历史 ,宋室南渡后,国家政治、经济中心偏移,嵩县沦为偏乡僻地。明万历税法及清朝雍正“摊丁入亩”后,税法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刺激作用封建时期对矿业发展的政策,对嵩县也有较大影响等。

  2015、05、25

 


  • 赵爱霞

    评论于:2015-07-23 15:46:41

          老同学点校嵩县明清志书的举动也必将泽被后世,功莫大焉。

  • 阳抒云

    评论于:2015-07-23 16:46:50

          向我嵩县历史上的先贤们致敬,向文化伟大的传承力致敬,向甘于寂寞、持之以恒、深钻细研、概括提炼嵩县史志的万老师致敬。此类佳作可以释疑:我们从哪里来?可以借鉴:我们向何处去!可以指导:我们怎么活。

  • 中天悬明月

    评论于:2015-07-23 19:05:07

          什么都不说,单是文字录入和点校工作,就要花费多大的工夫。若不是这番工作,嵩县的许多文明湮没无闻矣!抽空会慢慢去读,细细去品的!

  • 陋县小民

    评论于:2015-07-24 10:47:36

          埋首于枯燥乏味的故纸堆里浸淫梳理,翻遍几乎明清以来有关本土的书志文献,把书志篇目、官宦政务、山川形胜、人文风俗条理清晰地呈现出来,不仅需要文字功底,更多的有赖于沉静的心态、独到的识见。这不是两年的功夫,而是几十年的积累

  • 万志敏

    评论于:2015-07-28 08:41:03

          这个资料很乱,看上去不顺溜。谢爱霞、六计、杨兄及陋县小民文友的关注和留评。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悦读《平凡的世界》

    下一篇:新雨山前谒昔贤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