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飘如尘烟
2015-07-25 21:19 分类:情思  阅读:390  作者文集

  原以为午后会有一场雨的,可是天黑了一片,雷声也响过了一阵,那雨却没下,是不是被风吹走了?
  这个季节是干旱的季节,因无雨而使得许多作物不能生存,又因太热使得人心情烦躁,甚至于要面对死亡的威胁。老人说:“生与六月的人命不好,一生受尽苦难!”不知这话有没道理?如有的话,我恰恰是其中的一个。
  我几乎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不知冥冥中是不是真有一种力量,让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那端一阵喧哗的声音让我有些奇怪。母亲说:“你怎么忘了,今天是你和你父亲的生日啊!我正忙着办饭呢,家里有客来了。”
  是吗?今天是我的生日?或许是多年来的四处飘泊,异地谋生的艰辛早已将这个日子腐蚀得模糊不清了。是了,今天是我和父亲共有的生日!我居然和我那苦难一生的父亲同月同日,这是老天的安排还是一种巧合?其实,我是不愿过这生日的,但我又是无比幸福的。不愿过的原因并不单是害怕或者说感慨这如水的年华一去不返,在我的意识里还有着一份疼痛。想着三十多年前的今天,母亲为了给予我生命的平安降临,不知受过多少痛苦与磨难啊!那一刻定是母亲受尽煎熬的一刻,何其悲壮?而我的生日恰恰是母亲的受难日。我怎能心安理得的去举杯狂欢?我又如何能用母亲的苦难来点燃我生命的蜡烛?
  母亲给予我生命对于她来说是幸福的!
  可我庸庸俗俗的虚度年华的这半身,怎么对得起母亲予以我生命时的那种自豪与幸福?很早就离开父母的身旁,从没有过富足的时间在父母面前尽过孝道。而今,父母风烛残年我却远隔着千山万水,我拿什么又能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爹娘?
  而我又觉得幸福,因为我能与我深爱的慈父共有今月今日,这份机缘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
  父亲,儿在这离着你两千多里的地方为您予以最深最好的祝福!
  电话里的短信不时响起,有着朋友也有着红颜知己的祝福,谢谢,谢谢还能记得起一个漂泊者的生日!
  这些年居无定所,四处漂泊,象没有航向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不知何处才是我可以停靠的地方。因为漂泊,错过了花期。因为漂泊,看透了红尘多少事啊!一张张曾经多么熟悉的面孔随岁月而变得模糊不清了,一声声曾经如此深情的呼唤还在耳边回响,却已消失在水烟深处!不曾有过吗?有过的,而且来来去去,无奈过尽千帆皆不是啊!
  也曾想有个陪着我历尽风雨而不动摇的同路人,也曾想在我空空的屋宇里有一个血泪相伴的生命温暖我冰冷的心与身体。可为何总是错过,总是与爱的人失之交臂?是不是注定了今生我一个人要独其终了?这世上还会有一个女人让我为她戴上一枚爱的钻戒,披上圣洁的婚纱吗?倘若有,为何还没到来,要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吗?倘若没了,是不是有一个戴着钻戒,披着洁白婚纱的女人,站在来世的路口等我?
  或许我的一生是漂泊的一生,我只能一个人走在布满沼泥的风雨路途。可我真的累了,真的累了啊!
  夏花是如此般的耀眼如此般的绚烂,也许有过属于它的辉煌属于它生命中的骄傲还有妩媚,可毕竟它只开在一个季节,然后它慢慢凋零,然后它落入尘土化着香泥,是香泥吗?也许不是。
  尘世的一切与我来说是如此的模模糊糊,以至于我看不清前面的路是一路荆棘还是一路鲜花?可我还得走下去,因为我是一个旅人,我的归处在远方,也许,路的尽头正是花好叶绿的时节……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07-26 19:47:52

          这篇应是早期的文章吧,看作者其他文章,都快做父亲了。:)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5-07-28 20:18:13

          ‘生如夏花’ 是朴树那首歌吧 咳 没什么 翻开历史尽看 出色 伟大的人 掺的 有的是 很多艺术家生前都是 不被认可 受打压 贫穷 孤寡 连孩子都没有 碌碌一辈子 死后的名利 连吊孝的作用都起不到 到底还是要活着 何况我们还只是平庸 连别人一小半都没有 知足就可了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5-07-28 20:20:21

           呵呵 如果是以前写的 感觉 以前的文风还是挺朴实 文字节奏感也好 老说诗歌的节奏韵律 其实 写文章也有节奏韵律的 现在往往只是说话表达 已经没有了 不注意了

  • 王海洋

    评论于:2015-08-06 15:42:44

          生如夏花之灿烂,应该这样,向着阳光升起的地方行进,微笑前行吧。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阿拉

    下一篇: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