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店街

赵静端
2015-08-12 11:4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397    作者文集



北店街是一条短街。这头到那头
不过600米。旧家具,菜市场,小中医店
老油坊,水果集散点,小饭店
浣溪沙浴池,北店街小学
从东到西,风很慢,人很多,车很堵
垃圾,热汗,尿渍,还有夹尾巴路过的狗
以及招摇过市的狗腿子

乞丐,疯子艾娃,身体倍儿棒。
起刀磨剪子,舀甜酒,拉死狗
街上的叫卖声,找人找狗的吆喝声
此起彼伏。小扁担懒洋洋
剃头挑子在于沟河的路口,一头热一头凉
有些手艺,慢慢要失传的样子
牛市场变成了洋房,有人籍此人模狗样。

跃进渠多年前就在房子下面
鱼池和莲叶,离采莲的江南有好多个夏天的距离
彼时,伊河之水清兮,母亲挑水吃
伊河之水浊兮,可以洗我脚
渠边的柳树下,便纵有千种风情
不抵我,摘下学校铃铛扔进渠里
击起那一波波涟漪……来的妩媚

翻水洞,排灌站,坡上的水塘
曾经有你我的身影和故事。
天干物燥小心灯火。正月十五的刷子骨朵
还闪着彼时的烟火。驹驹龙看稻草
谁家门前吸檩条,,,嘎棒,推铁环
打面包,搧烟盒,抽碟溜,打弹子
你到底摸没摸过树猴?在坡根的柿树上

后坡上有很多新坟,也有很多老墓
人事有代谢,往来须珍重
浮生若小梦,生老病死真的说不上传奇
春天来了,春天去了
很多人悄无声息地被抬进后坡,没有再回来

于伯恭故居生于嘉庆年间,卒于2009年
十里八拱桥身影依稀。在某个雨夜
有人瞒天过海吞舟是漏。
这座大院,包括八仙砖雕墙,青石莲花缸,
门礅上的石狮,谈笑间灰飞烟灭
这一点不比阿房宫付之一炬幽默

我记起小时候,经常钻麦秸垛
捉迷藏。道路很宽敞,麦场很亮堂
从前街到后地,炊烟袅袅,畅通无阻
偶尔,跑到瑶北坡看电影,偶尔
白跑战士去重回。我们在柏油马路上尿尿
尿楚河汉界,尿泾渭分明
家里的狗会接我到村边,摇尾
摇树影婆娑,摇魅影重重

北店街人都在盖房子,开发,被开发
这是一种互动和谋生手段,也是有的人
巧夺豪取的工具。竹园胡同,张家胡同
那些紧挨的筒子楼鼠目寸光
胡同越来越窄,前车之覆已经看不到,后面
后面消防车也不过望楼兴叹。扭曲的小巷
像天津的麻花,拧啊拧
不断拧巴着北店街的脸

儿时的玩伴,早已星散,东一个
西一个。有人仿若栋梁,有人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墙角的腊梅花开了
对着角落的腊梅香,我说我想念你们
怀念那时的时光,是不是有些矫情?
昔别君未婚,再次相逢,儿女忽成行
那些义结金兰的草根兄弟,自顾自奔波
自顾自忙碌

你,我,都没有见过大场面
我们是乡下猴子,不谈修身齐家平天下
不谈治国如烹小鲜。独居一隅
一箪食,一瓢水,布衣粗茶
陋巷深处,可否择一村而终老?

多年以后,果腹这个问题对儿子来说
是个前转。衣食无忧,应有尽有
他在电脑上抢拍魅族5max。而我
仰卧在沙发上,小泰迪爬在我身体上
看我,抠一首北店街的诗

北大步行街现在叫二程路,程颐程颢
有鸠占鹊巢的意思。北店街赖好也是个小江湖
伊尹貌似就在泥河村,也就是我们北店街村
伊尹路无论如何都比二程路要气派
这条街当时的确被驴踢了,从命名来看

北店街是一条长街
长到可以轻易涵盖我们的父辈,祖先
以及我们的童年
北店街是一条短街
短到一不小心很多人成了历史的尘埃
我们,也人到中年

这条街,贩夫走卒,豪门世家,人世纷繁
这条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这条街,小隐隐于野,街外有街人外有人
这条街,除了五叉路口的皂角树
我与清风明月皆过客
这条街,同样有恩怨情仇,有江湖夜雨,桃李春风

    2015,7,5


上一篇:长岭荷语

下一篇:向北的行者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