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断桥

飘如尘烟
2015-09-01 13:10 分类:情思  阅读:343  作者文集


 

   斜风细雨中,漫步于西湖,驻留断桥处,遥想亘古的一个神话传说。一把小小的紫竹油伞,撑开了一段旷世情缘,演绎成千古佳话,至今流传。白娘子,一条美丽的千年蛇妖,许仙,一个温文尔雅的凡夫俗子,是怎样的诱因成就了这场人妖之恋?
  
  许仙林间采药,遇救了一条垂危的小白蛇,此恩白蛇铭记于心,舍弃千年修道,化为人身下了凡尘,渺渺人间,寻觅许郎,不顾人妖殊途,要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从此西湖断桥,一场曼妙之缘。
  
  相遇,送伞,相爱,相守,遇法海阻挠,端午喝雄黄酒现身,水漫金山寺,偷灵芝草,被困雷峰塔,二十年后,文曲星救母,走出雷峰塔,家人重逢,得道成仙。
  
  那次美丽的邂逅,道是无意却是有意,前世的盟约绾成千结,搁浅在西湖断桥。双目凝视,包含西湖水似的深情。一个惊此等佳人,只应天上才有,一个喜梦中情郎美玉无瑕。娇柔柔,羞答答,一转身,一回眸,所有的行为都不及心中荡漾的情愫,不应有语,三生已定。
  
  是因为那场桃花雨,一把紫竹伞,撑开了一世的恩爱。离人雨絮,也掩不住你微湿的华丽。送伞,只是为了等待下一次相逢,只是为了一辈子为你遮风挡雨,将所有的温情都合在伞骨下,永世不再撑开。
  
  你浓,我浓,柔情是水。你治病,我配药,夫唱妇随,解救天下苍生。人道许郎有一颗济世之心,人道白娘子善似菩萨,两颗善心,融成一切,为世人祈福。终得善报了,娇儿孕在身,油灯下,两张欣喜的笑脸,灿烂了木屋外面的晚空。
  
  乌云当照,突地风波起。那个多事无情的和尚,你为何要将灾难降临?端午节粽香弥漫了整个西湖,不知的郎君,你疑惑法海警示的真假,调制了一杯雄黄,要为妻喝下。你怎知我是如此的恐慌,却不想苦心经营的一切全是白费而在你面前镇定的将酒饮尽。转身回屋,拒你于门外,是不想让自己的原形吓坏你,是不想让你知道,你的娇妻本是峨眉山上修练的一条白蛇,是不想让你明白以后从此缘到尽头。可是,可是,那一幕还是被你目睹了。
  
  囚禁在金山寺里,许仙一直呆立。那个温柔可人的娇妻怎会是一条蛇妖?不信,绝不相信!然而眼中看见的又是什么?诚惶诚恐中,那过往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那么甜蜜,那么温馨,那么柔情。即便娇妻是妖,也是一条好蛇,我怎能将她抛丢?我爱,我真的爱。
  
  小青,官人哪去了?小青,我要找官人去。法海,还我官人,不然休怪我水漫金山!阿弥陀佛,人妖殊途,你还是放手而去吧。
  
  哀求无用,红颜一怒,霎那间,狂风暴雨,生灵涂炭。眼前一道强光,金钵将身罩住,压在雷锋塔下,永世不得出来,除非西湖水干,雷峰塔倒。
  
  一声幽叹,从雷峰塔下传来,穿透浩瀚的西湖水面,拂过白堤如絮的柳烟,回荡在断桥。古刹的钟鼓声声,问君,可曾听见?
  
  故事遥远了,而今想来却依然如此美丽凄婉。想那白娘子当初是受着怎样的召唤,于人间四月飘飞到烟雨江南的?虽然那场风花雪月只是昙花一现,却是刻骨的经历了一次缠绵,让她对人间有了眷恋。西湖还在,断桥依然,白娘子,许仙去了何处?是不是也化着轻风,飘飞在西湖,听后人对他们故事的传说?如果白娘子还在雷峰塔下,是否青灯之下夜夜伴佛,晨钟暮鼓中感受着沧海桑田,流年的轮换?她还在梦呓里喊着她的官人许仙吗?如果许仙还在金山寺里修道,是不是斑驳红墙尘封了他对一袭白衣的依恋,古刹深深处,断桥还在他脑海里萦绕吗,那把紫竹伞还留有余温吗?
  
  如果他们都还在,一定是深深惦记着彼此,一定是在期待西湖水干,雷峰塔倒,一定是夜夜渴盼着重逢,再续前缘。
  
  千年西湖,千年断桥,千年这个美丽的传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明月照乡愁

    下一篇:叶落飘飘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