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

张进杰
2015-09-13 00:13 分类:小小说  阅读:581  作者文集

  大嫂五十多岁了,锅盔圆 脸 ,一双樱桃小眼,大嘴,高鼻梁,大耳朵,一脸憨相,总是傻呵呵的,但她一点儿不傻。村人暗里说她不孝,甚至残忍,且都是有根有据有故事的。

  在我的眼里,大嫂对人和善、热情、大方,其实这也是村人明里常挂在嘴边的说道,我不时也说一两句她的坏话。我有时候挺纳闷儿,大嫂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也许她是人们常说的好赖人吧。现实社会里,像这样矛盾性格的人不少呢。

  说到大嫂的好,村里只要谁家有事儿,比如:谁家添小孩了,老人寿辰了,娶媳妇了,嫁闺女了,死人了等等,消息一出,她马上赶到,该干啥就干啥,丢下这就是那,陀螺似的,但从不喊苦叫累,走时最多掂一塑料袋剩菜骨头,说是给狗猫准备的。有一次王五嫁闺女,图省事不想招惹别人,大嫂被蒙鼓里,事后王五被大嫂急雨般数落了一番。王五自感理亏,故意让别人捎话说,大嫂不管做饭、招呼、张罗,重活、轻活等样样能干,一人顶十人,就是不招呼别人也得对她说说。从此,村里不管大小事儿,没人丢下过大嫂。

  最让人佩服的是大嫂孝敬村里老人的事儿,村里有四个老爷爷,三个老奶奶,几年下来,哪一个老人没吃过她百八十个鸡蛋?大嫂总养着五十多只母鸡,不管哪一个老人的孩子出外打工,她都自觉负担起照顾老人的责任,早上鸡蛋奶粉按时端送,分文不取,风雨无阻。

  说到这,就该说说大嫂的不孝了。她对别人好,但对自己的婆婆十分苛刻,她的婆婆准确来说是被她饿死的。婆婆就一个儿子,大嫂宁肯把饭食倒入狗槽里,也不让自己的婆婆吃,常见九十岁且有些痴呆的婆婆,爬在地上跟猫、狗争食吃,身上不时呈现抓伤的印痕。有时索性吃狗猫吃剩下的渣粒儿,且津津有味。有时连狗食也没了的时候,就去偷,婆婆有个明显的特点,死要面子,明给她不要,头摇的像货郎鼓,却总是伺机暗里下手,村里什么东西都放不住,钥匙也常不见踪影,追紧了原来是她拿了,于是常遭村人埋怨,大嫂听见一次埋怨就揍婆婆一顿。

  今年冬天婆婆终于死了。村里对大嫂的闲言碎语,好的,坏的,黑的,白的,吐沫星儿满天飞。

  大嫂虽然对我好,但我总时不时的挖苦她一句。一次,我看到大嫂给村里一位五保老人端屎倒尿时,不由兴趣来了说:“大嫂,现在还真找不到像你这样大公无私的人了。”大嫂很快明白了我话中有话,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自己也觉得对婆婆的确有些残忍,但她对待我的一件事,我永远没法原谅她。我谁都没说过呢,不妨告诉你吧,我刚嫁给你哥没两月生下了孩子,婆婆不分青红白一口咬定,并到处宣扬孩子是个野种,我气得要死,百口难辨,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对她好了。要不是念起你哥的好,我早一走了之了。你说恶不应该有恶报么?”

  “哦!”,我一时语塞。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官相

    下一篇:美名

    >>>  返回作者张进杰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