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师的魅力

王海洋
2009-02-14 12:03 分类:记事  阅读:1801  作者文集
  在我的求学生涯里,有几位语文老师至今使我难忘,让我眷恋。每每忆及他们,总会倍感亲切,有一种穿透岁月的人格魅力和知识魅力为我的教育人生凭添无穷力量、澎湃激情和温馨的激励。
  他们是老师,更像父辈。他们教给你知识,更给你以受益终生的哲理启示。他们真诚直率,达观睿智,博学多识,能以宽容接纳学生,授课方法灵活自然。没有矫揉造作,屏弃形式主义,彰显人文气息,透着大师风范。尤其作为语文老师,他们都广览精思,勤读善写,单单那秀丽的文笔和飘散着墨香的锦绣篇章就足以令学生折服、仰慕和陶醉。在我心中,他们是田园牧歌式的教化者,我欣赏他们清新如碧绿、芬芳如泥土、荡漾诗情、流泻画意、透示朴素哲理的教书风格。
  在此,我谨怀着崇敬的心情暂提一下我尊敬的老师——徐正之。那是2000年的夏天,初为人师的我到洛阳教育学院学习,有幸邂逅了贵校中文系教授徐老师。
  徐老年届六旬,身材魁梧,两鬓微霜,精神饱满,富有学者气质。初登讲台,便令我们眼前一亮。“各位老师,上午好,欢迎大家前来学习交流。你们是基础教育的中流砥柱,任重道远,希望你们不虚此行,切磋教艺,汲取经验,今后不断为教育事业贡献青春和智慧……”这一亲切的问候,声音浑厚而清朗,语气真诚而干练,再加上那一脸浅浅的微笑,一下子拉近了师生心灵的距离。两百多人的教室一片肃静,所有人洗耳恭听一位教授发自肺腑的真诚。接着,徐老简单作了自我介绍,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姓名——徐正之。这又引来一片唏嘘,因为那一手娟秀的粉笔字,随意中透着潇洒,流畅中显出从容,柔婉而不失刚劲之气,奔放而不失庄重之美,满含毛笔风味,尽现苍健古朴之风。没想到老师随意地挥洒,竟是功力不凡,羡煞后生!
  然后,徐老对自己的姓名进行解读和阐释。我不禁又在内心默叹老师名字文意的典雅和内涵的深刻。他的姓名似乎向世人传达出他作为知识分子最虔诚最坚定的信念:以并不急躁的平和心态,徐徐矫正世风世俗中的假恶丑,洗礼荡涤人性中的污垢和瑕疵,以真诚开阔的胸襟、冷峻的理性和智慧把人们导入真善美的人生境界。也许姓名并不能昭示什么,但徐老的姓名让我坚信他饱含着一位老教授太多的生命期许,艰辛的人生求索;透视出一位教授刚正求真的济世情怀,积极乐观的价值取向。
  我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再一次细细打量眼前这位潇洒稳健、倜傥儒雅的老者了。他着白色短袖,深蓝色长裤,衣装整洁,朴素大方,一双深邃的眸子投射出睿智的光芒,刚毅清俊的面庞间不时绽放出淡淡的微笑。这微笑像朵朵红梅,开放在冬的世界,装点出春的气息;傲立于冰天雪地,烘托出春的明媚,让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显得并不苍老,在乐观中朝气犹存,在耕耘里青春永驻。这让我深思并坚信,现实生活中一个精神世界丰富的人,他不会憔悴和苍老;一个心灵天地达观的人,他不会迅速没入人生窘困潦倒的暮年。也许,这正是知识的魅力。苍老属于年龄,但朝气源自心灵。一个80岁的老人可能朝气蓬勃,一个15岁的少年也可能会暮气沉沉,老气横秋。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说:我无法不老,但我还有可能年轻。
  我沉浸在徐老的课堂里,淡忘了市区天气的炎热和憋闷。每一节课,教室都座无虚席,秩序井然。徐老讲授中学阅读与写作,他没有照本宣科,而是高屋建瓴地畅谈自己宝贵的经验、独到的见解和卓识之远见。尤其可贵的是,他坦诚地揭露了农村语文阅读与写作教学的种种弊端和偏颇,本着人文精神的大语文教育观,指明了农村语文教学的方向和未来。旁征博引,理念超前,娓娓道来,如沐春风,让你听得不枯燥乏味,爱听想听,入耳顺耳,听完了又有意犹未足之感。至今我都在回味,徐老的课是我一生中最丰盛的文化盛宴,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一次给我脱胎换骨般的教育启示,他的课正是我们人文精神语文教学的典范。由此让我想到一位教育家的话,一位教师的成功就在于他是否具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崇高的教育理想和改进工作的科学方法。徐老算是一位成功的教育者了!
  最令我高兴的是,有幸在课堂上聆听徐老的文学作品。篇篇佳构,皆是源于生活,有感而发,屡刊报端。如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宝石,它把我们那次学习点缀得绚丽夺目;似一颗颗璀璨的明星,它照彻我们语文教育的天空,为我的教育天地投射去最初的喜人的曙光。
  一次课间,性格怯懦的我也第一次鼓起勇气向徐老讨教作文教学问题。这对一个学生时代就从来怕问老师的我来说,可有点不可思议。记得下课后,徐老微笑着坐在我的前排,与大家探讨各种问题。我忸怩地向老师凑去,趁势搭腔。话刚出口,就自觉满脸羞得通红,怕贻笑大方,受窘迫之苦。那一刻,我觉察到了自己的木讷和寒碜。这时,徐老热情地移坐在我的面前,满脸微笑。我猜测那时他绝对察觉到,一位来自农村性格卑怯的青年此刻内心世界的恐慌和对一位教育前辈的膜拜。他柔和地挥舞双臂,慈祥和善地向我分析作文批改的意义,并着重强调作文批语以鼓励为第一原则,莫要打击学生写作的积极性,同时鼓舞我热情自信执教云云。似暖阳融化坚冰,如春风拂过心扉,老师讲得诚恳,我听得真切。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我似乎第一次用勇气战胜了懦弱,用信心驱除了畏怯,以真诚的讨教从大师那里领略了真理的要旨,感受到大师非凡人格魅力的热度。这一天,我倍感自豪和欣喜。
  光阴短暂,为期一周的学习结束了。徐老让我们每人写一篇论文,由他审阅并鉴定我们的学习结果。一个月后的一天,在我所从教的中学,我收到了一封快递邮件。急忙看时,一行熟悉而洒脱的字体在信封上呈现:“王海洋老师收”“徐正之”。我惊喜万分,再三端详欣赏老师的墨迹,一边匆匆走进屋里,打开信封。原来老师把我的那篇论文发表在学院的学报上,并邮来了两本样本。我不禁一阵激动和感激,一股暖流从心底袭过。
  从此,在努力工作之余,我就潜身书海,开阔视野,丰富知识,陶冶性情,在世俗的人潮中不让自己活得空虚无聊,在涌动的物欲横流里不让自己迷失了方向,在教书育人的天地中不让自己懈怠弛惰,在一个崇高的教育理想的引领下,培育良知,乐施教化,去朝拜生命长河里那臻于完美的境界。
  在此,我想起了作家余秋雨《三十年的重量》。人世沧桑,往昔逝如云烟。但有一种东西能跨越时空,穿透岁月,给人永远的激励和鼓舞,让人每每在心潮澎湃中奋进,在宁静淡泊里坚持,在沧桑正道上高歌,我想,这也许就是一位教师的魅力。
  写于2009年2月14日
  • 游客

    评论于:2009-02-20 22:50:00

          这位老师我听多位在教育学院读过的同事说起过,也读过不少他的文章,的确另人敬佩。这样的老师是太少了。云徘徊

  • 游客

    评论于:2009-02-21 13:56:00

          真的,我怀着无比敬佩之情,饱蘸浓墨之笔,写下了对一位教育前辈的仰慕和膜拜。在教育的征程上,这些教师的魅力和风采给了我无尽的激励,邂逅他们是我莫大的荣幸。我视其为最珍贵的精神财富,并将最终转化为我教书育人的巨大动力。写下一段记忆,倾吐怀念之情,抒发敬仰之意,汲取进取之力,心情释然,痛快淋漓。也许,这便是写作的快乐。

  • 游客

    评论于:2009-02-21 21:30:00

          在这片文章里,我似乎看到啦一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心如水

    下一篇:悠悠铃声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