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那座南华山

飘如尘烟
2015-10-24 12:41 分类:游记  阅读:625  作者文集

  1395797954846p18ju0f4fk1cle1c0ri3k51418012b.jpg   关于故乡的文字,总是未曾落笔乡心便起,脑子里一幕一幕浮现出那山那水那城那些熟悉的人。
   昨日寒露,岁月已到深秋。城市的高楼大厦挡住了远山的风景,即便从高楼之间的缝隙极目望去,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山峦一角。杭城楼高山低,不像故乡那座南华山,再怎样高得楼也挡不住它巍峨雄伟的气魄,所有的建筑物都臣服在它的脚下。
“一弯沱水绕城过,一座青山抱古城”这是凤凰古城景色最真实的写照。沱江是凤凰的母亲河,南华山是凤凰的父亲山,在县城之南,七百公尺高,总面积二千多公顷,共九峰七溪,环城而立,屏岭西之幛气,拒江东之腥风。苍岭翠竹,朝云环绕在清幽山谷中,树木葱茏,景色怡人,早晨薄雾笼清,傍晚斜阳凝紫,时而浅妆浓抹,时而绿螺岱鬓,晴雨中各展风韵。像是一道天然屏障,多少年来就这样静默地守护着古城,美誉为南华叠翠,是古城凤凰老八景之一。晚秋居士田星六曾有七绝赞曰:“青山十万翠烟重,第一南华是主峰。四合松涛去不断,时来添打寺门钟”。

  关于南华山有这样一个神奇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骑着仙鹤路经此地,见山谷中腥风飞卷,瘴气蔓延,满山林木野草枯萎毫无生机,便取出净瓶,在山谷中洒下几滴净水,片时便云开雾散,恶气消尽。山上枯木吐出新芽,残花尽情绽放,万紫千红,争奇斗艳,整个山头又呈现出风光秀丽的一派景色。原来这老者便是南极仙翁,人们为了感谢他,故取此山名为南华山。
  说起南华山,距离爬过它已是很久远的事了,偶尔回乡,即便离得如此之近,也只是沉醉与友人的相聚而无暇与它亲近,不知随着旅游的发展,那些记忆中走过的地方是否依然?  


   凤凰古城旅游兴旺之前,南华山是安然沉静的,只在晨间或是黄昏,才有古城人晨练的脚步,闲散的漫步踏碎它的静寂。那时通往主峰的路径很多,现在因旅游的兴起,南华山作为古城一大景点也被规范起来,只留下一条通往山顶的主干道供游人来去,唯有本地的居民才知道还有几条小道可以上山。四季风景各不同,深秋的南华山自有它独特的风韵,展现着不一样的魅力。绕开人来人往的大道,沿着文昌阁后面的小路上去,一级一级的石阶沿山势铺就,平平陡陡,曲曲弯弯,像是天梯一样通向顶峰。路的两旁,古树参天,深秋季节不知名的山花还偶尔可见。愈是陡峭之处,树木愈发密集,虬枝相接,树叶相掩,行走其间,登临者一定会有几许曲径通幽的感慨。
  沿路随处有石头堆积成的桌椅,停下脚步小坐片刻,风迎面徐徐吹过,鸟的叫声在耳旁欢悦,树影弄水,山涧在身边欢快地流淌,幽香随风弥散,真是一幅妙不可言的山水画卷。时光在此刻仿佛停留下来,抛却万般红尘烦恼,无琐碎无杂念,只把自己的心交付于静寂,交付于这山这水这树这草,心情放松了,精神愉悦了,自然是惬意之极了。
  再往前行,那半山腰处傲然耸立着烈士纪念碑,里面埋着不死的忠骨。肃穆庄严,素花无语,让人不禁心生敬仰。顺目北望,可见一峰兀立,群山环抱,密林成荫,在云雾中朦胧隐约,宛如一位仙子,静立在沱水之侧,秀丽的奇峰与独特的自然山水互相辉映,恰如其好的融为一体,这便是凤凰八景之一的“奇峰挺秀”。 
  峰回路转之处,有一亭在树叶掩映中伫立,上写“壹停亭”。想是年岁已久,亭柱斑驳,可见红漆残留痕迹,不知有多少人来往停留于此,不知历经多少人世风雨,唯有那檐角风铃在风中还清脆叮当,唤醒那些掉落的光阴。亭下一泉水生如鸣佩环,若遇旭日斜照之时便会频现彩虹,因此这汪泉水得名“饮虹泉”。轻捧泉水于掌心,送于嘴里顺喉而下,顿感清凉香甜舒畅之极,或用此泉拂面,不禁凉爽而且消除爬山的疲劳令人精神抖擞。喝过甘泉,步入南华禅林,秋意深浓,落叶满地,只闻鸟声,不听足音,静谧而空灵,哪有凡俗世间?当爬上南华最高处,古城凤凰尽在眼底,只见那青山为屏,碧水为带,小城石板小巷交错萦廻,楼阁亭台,星落棋布,真是心旷神怡,一目了然。
南华山不愧是凤凰的父亲山,气势雄伟,景色怡人,可看可观之处笔下难尽,且不说山寺晨钟那空灵的禅声,亦不言溪桥夜月的宁静,更不谈梵阁回涛的水声,只道那立于山顶欣赏古城夜景便是一绝。随意站或坐,美丽的古城夜景都在脚下一览无遗,那是被流光溢彩点缀的梦境,半城山色,半城灯火,在深秋的暮色里如梦如幻。一弯清月悬挂中天,那柔光浅浅地倾泻在沱江河上,两岸霓虹灯在七彩中尽情璀璨,红红的灯笼挂在木窗随微风轻摇,酒吧里的音乐声隐约可听,此情此景,无不让人感到一种和谐温婉的美丽。
山上的宁静,山下的喧嚣,山上是世外,山下是红尘,离得如此近又仿佛如此远。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心会在此刻得到安宁,任那山风徐徐拂过,任那夜雀偶尔的鸣叫,思绪如雾弥漫,朦胧了山峰,模糊了丛林,揽月光入怀,让原本躁动的心在静谧中缓缓平息。那些疲惫,那些烦扰,那些纷纭,都远离意念,随风远去。身外不再重要,尘埃不再纷扰,卸下疲惫的伪装,无需再背负什么。
人们说,凤凰是一个可以让时间慢下来,将心安静的地方,多半是因为这方山水的秀丽,这个小城的精致,这里民风的淳朴,使得流年也不愿飞逝,使得时光也变得闲散。
想来我是甚喜深秋的,故对南华山秋天的景色记忆最为犹新。这个季节,南华山已是在青黄交错之间渐渐萧瑟,落叶在风中飘舞,片片都是不忍细数的惆怅,一隅还有不知名的树叶儿残留在枝桠上固守最后一抹绿色。时而云淡风轻,时而细雨绵绵,浅唱低吟着流年中那些泛黄的故事,那些经年的沧桑。
  身在他乡,不觉间十月将尽,不知久违的故乡安好否?不知记忆中的南华山还留下多少旧时痕迹?盛名之下,那山还是那山么,那水还是那水么?那熟悉的故人还是那可亲的面孔么?离得太久了,一知半解,唯有这风悠悠,云悠悠,载着一缕乡愁在碧空中飘浮。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妻女向北我向南

    下一篇:无名氏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