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梦境

何美鸿
2015-10-25 21:35 分类:情思  阅读:403  作者文集

   u=4148263173,909411687&fm=21&gp=0.jpg

    

    是前夜,还是在大前夜,相对于以后的漫长生命岁月,那个日期终将如同许多平淡平庸的日子一样无关紧要。于我,紧要的是那晚做过的一场梦。我怕时序久了,会区分不清那究竟只是我的一场梦,还是在久远年代里发生的一场真实,因而觉得有必要把它记录下来。我总试图从某些梦境里寻觅潜藏在灵魂深处未能完全辨识清楚的自我,并希冀能与那个真实的自我遇合。

在那场梦的头一晚,我整夜失眠。失眠于我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一些纷纷扰扰的记忆又让我的头痛症发作。头痛大半个晚上带来的身心疲倦,终于换来次日晚上的沉沉入睡,且有了那样一场其实并不算离奇的梦。

不过只是,我第一次梦见自己在城市的家。以往关于家的梦,一直停留在我十四岁那年秋季就已不复存在的故乡的那座老屋。城市里的家,终于在故乡的家园隐去之后踞于我的梦中来。

是妈妈给我在城里安下的家。一间很大的屋子。时间是傍晚,屋子里还亮着灯。起初只亮着一盏,后来我扭开了另一盏。妈妈和我都在屋里。我不明白为何梦里只是妈妈和我,不是爱人,不是孩子。也许只因为这世上,最最关心我的只是妈妈?

这时有位女同学进屋来,和我说了一会话,约我晚上在街头碰面,然后她就出去了。我送女同学出门的时候,妈妈坐在床头边很大声地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你们别伤害她,她是个心地单纯的人!”

我从家门口出来的时候,回头望一眼,妈妈还在屋里。屋里依旧亮着灯。时间已然是晚上,街上到处亮着灯。我走出距家不过几十米的路程,在十字路口的一盏路灯下伫立,等着和那位女同学的约会。

我伫立十字路口的一盏路灯下,却左等右等不见那位女同学的到来。忽然来了几个彪形大汉,都是些屠夫,他们每人手里拿了把亮晃晃的刀子。他们在我不远处比划着谁的刀口更锋利。我感到了恐惧。这时走过来一个孩子,或者他就是我那位女同学的孩子,他告诉我说她今晚不能来。

我带着郁闷的心情离开。为了躲开那几个手里晃着刀子的恐怖的屠夫,我决定绕远一点路回家。很快我绕开了他们,然后往家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忽然我发现找不到家。我想自己只是不小心走错了巷子,于是退出来,往马路前面走。——在梦之外的现实里我也总是这样,一边走路一边在脑海里游离着一些无用的琐碎思绪,不经意间就把回家的路走错。

可现实里决然不会在我的意识收束回来之后还找不到通往家的路。是的,梦里经过的每个转弯的巷口我都不由自主往里看,且不由自主迈开脚步往里面走。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巷口看上去都那么熟悉,诱导着我向前,可是每次深入进去,城里的家都不在那里!我在梦里有过很多回的迷路,我总是找不到家的路——但之前的梦,迷路的只是故乡的家园,这回终于梦见迷途于城里的家了!

好在梦里的时光逆序,先前我在路灯下等女同学的时候还是晚上,等我回家的时候天色由夜晚逆转到黄昏了。夜晚里的我正是当下的年龄,到黄昏找不到家时我已回转到二十来岁了。但时光并没有一直往前回溯,天色一直停在黄昏,通向夜晚通向黑暗前的黄昏。我一直不停地在每个巷口走进又折回,却一直没找着自己的家。我甚至爬到了城市里那密集的楼房的平顶上,向着每一栋楼俯瞰。

其实我已不止一次梦过自己站在高楼的屋顶上。那是关于飞翔的梦。我做过十几年企图张开双臂逃开尘世在太虚里飞翔的梦。爬上屋顶只是为了飞翔的便利。可是这一回,我的目光于太虚的仰望里转向于红尘的俯瞰了。

我从高楼的屋顶上爬下来,在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街道来回游走。我看见街上有一位熟人正站在自家的门口,他先前好像去过我的家里。可是我不敢开口,怕受他的嘲笑。就在我的心里越来越急切的时候,我的一位表弟走了过来,他问我你要去哪里?

找妈妈。我脱口说,她就在城里。表弟说,你妈妈早回乡下去了,不在这里——我满脸狐疑地看着他。我想梦里之所以没有安排我的亲弟弟而是表弟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为了诱使我对他的话产生怀疑。

我大声说不可能的,出门的时候她还在家里呢。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很多路人围拢了过来,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我。我想在梦里的那刻我快贴近癫疯的临界点了。

我努力迫使自己相信表弟的话,然后他说带我去乡下找妈妈。我答应下来的时候,梦突然中断,我在仓促里醒了过来!

梦里疲惫了一场,醒来才觉自己正静静地躺在城市的家里——在这个城市里我有好几个物质概念上的家,却没有一个拢住自己不羁的心。灵魂从来不曾着陆,仿佛天生就属于漂泊,永不止息,永无安逸。我想着这场梦是不是某种预兆,那个深藏在梦境中未曾被完全察觉的潜意识中的自我,其实早已深深羁恋着这红尘的小家!?

 


  • 李清竹

    评论于:2015-10-28 21:41:19

          我女儿特喜欢读您写的的短文,有情调。上次那本《追赶鱼尾的女孩》,女儿读完了,还借给她表姐看。李清竹。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10-29 15:22:05

          谢谢。知道您有个儿子,这会才知还有个女儿。:)我女儿几回对我说,妈妈,真希望中考语文阅读题能出到你的文章。我说妈妈又不是名家,怎么可能呢。她说名家的阅读题都被我们做遍了,所以才要用无名作者的文章嘛。我说就算用了,你未必会做,我自己也未必会做对呢。她说,那就好,到时考不好就怪不了我了。~~

  • 赵爱霞

    评论于:2015-10-29 22:30:45

          也像你一样,年轻时经常梦到自己找不到家了,梦中心里的家总是小时候生养自己的家,往往因焦虑而从梦中惊醒。

  • 孟先荣

    评论于:2015-11-03 09:42:56

          你的文章总让人看了还想看,想了还要想。

  • 何美鸿

    评论于:2015-11-03 13:09:59

          谢谢孟老师,我的文字很浅,希望多指教!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南国都市的秋天

    下一篇:作业本的故事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