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近的三个女人

万志敏
2009-03-16 20:40 分类:情思  阅读:2230  作者文集
  
  
  一、母亲之养鸡
  一九八一年春,豫西地区开始在广大的农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春上,生产队里开会,认真地贯彻落实了中央乃至公社、大队的精神,安排三至五户自愿结合,抓阄儿划分集体的土地、耕牛、农具等,接手整饬责任田。夏天收麦时已没有了大哄大嗡的热闹,变成了小型的各忙各的互助组。有不会扬场的青年人,也在年长的庄稼老手指点下,察看风向,小心地用左手抄起木锨朝着天上撒去一片麦粒……
  没有了集体,就没有了劳力工分、年终分红,日常生活开支也因了责任制的实行,似乎变得扩张了起来。其时我正在镇里上初一,在学生伙上兑灶吃饭,从家里拿馍,在伙上打来玉米粥或糊涂面条(玉米粥里下面条),以此果腹。那年四五月份,家里已没麦子了,母亲借了两斗麦,掺和上红薯面,蒸些混合馍让我背上去学校吃。
  第二年春上,母亲抱定决心要搞家庭副业,补贴家用,尤其是我上学的开支。她和同村的大婶一块儿到县城买回了一百只小鸡雏儿。这些小宝贝儿先是在我们家正屋的一个大筛子里挤着叫着,扑棱着翅膀。筛子底上衬着报纸,上面有斑斑点点的小米粒儿,还有小鸡们拉下的“巴巴”……后来,父亲在院子里搭了间鸡舍,小鸡们进入新居。白天,大门关上,这些小家伙们在院里成群结队,到处叽叽喳喳的乱叫。
  母亲对小鸡极为呵护,饮水的浅碟儿每天清洗,半天换一次水。每夜睡前,必掂起每一只鸡察看眼睛,捏捏嗉子,看看有病没有,吃饱了没有。新麦快熟时,她从地里剪下新麦穗,回来把新麦粒揉出来,喂小鸡吃。母亲说,新麦粒有养份,有水份,小鸡吃了,很见长。闲时她还去河边水洼处,捞小蝌蚪喂鸡。记得有一次,我和妹妹早上去河滩,用笊篱捞了一小竹篮蝌蚪,回到家里,把蝌蚪倒在院里,小鸡们哄的一下子全扑到近前,一啄一点,仰脖吞下去,很可爱的样子。
  到夏季,小鸡们已长大,死了三只,还有九十七只,有五十多只是公鸡。秋天时,母亲把多余的公鸡卖掉,还剩下近五十只鸡。初冬,鸡们已开始下蛋了。除了村里人串亲戚到家拿上二三十枚鸡蛋外,其它的每周母亲上镇里集市上卖一次。一般一斤鸡蛋有八枚,一枚鸡蛋能卖八分钱左右。
  后来,母亲最多喂了三百只鸡,这些鸡下的蛋卖成钱,多数成了我上学的学费、伙食费、换季添衣费。因为母亲养鸡,我家年终捧回了大队发的养鸡专业户奖状;因为母亲养鸡,夏季我家的饭桌上总是能吃上拌着西红柿炒鸡蛋的捞面条;因为母亲养鸡,我和妹妹们总是穿上农村比较时新的衣服,光光鲜鲜的走在村中巷道、田间阡陌上……
  伴随着我上初中的过程,母亲养了五年鸡,直至我上高中,长毛兔挣钱了,母亲弃鸡而养兔。
  多年以后,母亲和我拉家常话儿,她说,那年你星期天回家要钱,我去村里磨房借钱,人家说没钱了。我空着两只手回家,走在路上,心里就想,一定要搞些副业供你上学。为了这借不到的两块钱,我非争口气不可……
  我看着母亲,这个身为家庭长女小学二年级辍学、九岁开始就帮父母养家、十八岁嫁给我父十九岁生下了我、四十岁时丧夫、年近六十岁得了近二十年高血压病的母亲,顿时百感交集,说不出一句话来……
  二、妻子之逛街
  嫁给我,妻子从没怨言,有一下事例为证:
  当年订婚,母亲借了三百元钱,到了她家,她父母没要,又给了她,她用这钱为我买了衣服。她说服父母,把农村家庭含辛茹苦供养的一个大学生送到了另一个生活贫窘、远隔数百里的农村家庭;
  当年结婚,借了两辆吉普车拉了她家里十二口亲人一路拥挤跑到我家。家里待客,菜少汤寡,且习俗不洁。送筷子的人把一把筷子抽出来在围腰上蹭蹭,分发给娘家客人。在市里工作的她大嫂一顿饭就没动筷子,她四叔后来对我说,咦呀,那个人把筷子抽出来在裤裆里蹭了蹭,就发给我们用了,咋动手吃哩……就这样,她也没埋怨过我一句话儿;
  当年初始,我每星期天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回家里干农活,地里的活再脏再累,她没说过怨话,两个妹妹先后跟着我们上学,她没说过怨话;
  这么些年,我工作事杂,人不上进,家境不富,家里的事儿很多放在她身上,甚至回到家里我还指三点四,这没干好那没干成的乱嚷,她都很少和我吵嘴儿……
  嫁给我,妻子总是数落的,就一件事儿,我很少陪她逛街,即使勉强陪着,也是一个人不知不觉的迈着大步朝前走,或者趁着门店前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心不在焉,或者拐到书摊上,捧起一本书看起来,直到她跺着脚,生气地喊着我的名字指责我。
  有时候,我常常想,要陪她好好的逛逛街,大街上好多门店铺面,好多时新物品,好多新式服装,转转多好呵。可是一进入这个氛围,这个场景,总是自己也生气自己的打不起精神。做男人做到我这个份上,真是该让天下红颜痛骂才是。
  春节前,我决定好好陪妻子逛逛街,家里好多过年物品,包括老人和孩子们的衣服妻子已卖了,就剩下扫尾工程了。那天我主动说,走,咱去街上。妻说,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哈。
  我们走出门来,妻说到南大街上随便转转吧,我说还是去超市吧。妻与我走到超市里,先打书籍、副食、蔬菜区走过,要卖的东西一一记着,回头再拿。接着妻就要去衣服区,我刚想说不去,一想今儿个不能说这话。就陪着去了服装区,妻一会儿看看这件,一会儿看看那件,眼里顿时也没有了我。我推着购物车在后面静静地看着她挑看着……好大一阵子,她一边回头望着,一边向我走过来,说,还想给孩子再卖一件衣服,那边有一件很洋气的,贵了些,隔天再来,看会不会溜价。给女儿卖的那件,晚卖了两天,溜了近一百块呢。我只有点头,哦,哦……
  回过头来,我们把记下的东西,一一放进购物小车里,付了款,走出了超市。回想超市里人群挤拥的场景,我想逛街购物,就是个喜乐吧,不在于卖了多少东西,而在于夫妻家人在融融的情景中一同走过,体会并浸入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活了这么多年,执迷不悟到这种境地,也真是愚笨。有机会要陪妻子、女儿、亲人多逛逛街,我心里暗暗地想……
  三、女儿之练琴
  吾家有女初长成,我很俗气的套用一句现成话儿。
  我女今年十五岁了,上的初二。她妈妈教的也是初二,但她执意不去她妈妈的班上,分在了其它班级。个头与她妈一般高了,我很感谢她,替我陪她妈逛了数不清次数的街。
  似乎一下子,女儿长大了,手中常捧、耳旁常夹个MP4,听着些哇里哇拉的歌曲。爱看湖南台的节目,也爱看言情类新潮电视剧。爱和她小表姑上街整回一大摞的大头贴和花花绿绿的小玩艺儿。偶而对着我,咧咧嘴,白着眼:“哼,乡巴佬,连周杰伦和那个啥啥都不知道。”作业似乎总是在假期完结时前夜伏案疾书,成绩似乎总是在班里十几名和级里五六十名徘徊。
  我和她妈妈一直商量着让她学门特长。先学过画画,又学过心算法。去年暑期,她决定去学钢琴。家门口有一家学校,她偏不去。要去六七百米外的贝多芬艺术学校去学,缘于几个要好的女同学都在那里学。我和她妈妈很高兴,提前交了一千多元的学费,嘱她嘱老师,把这项工程按时推进,以期效果显著。
  不料,年前有一次我在外地,妻打电话说很生气。我说咋的了。妻说女儿年前有两个月就没去练琴。我噎了下气,说,看我回去收拾她。
  回到家中,我问她,她一言不发。只说了句,春节后一定去。我说,你看你说学琴,就支持,你说先卖个电子琴,就挑最好的给你卖,等你学点眉目了,我和你妈还要给你卖钢琴。你要争气。实在不想学了,你现在就给我说。她还是一言不发。
  年后,女儿真的兑现了诺言,节日中间没间断,节后,每天中午回家搁下饭碗,就去学琴。我问了问老师,确实最近很努力。
  我想起,刚送她到琴房时,老师说你家女儿是个练琴的料儿,她手指很长,很灵活的。我愿女儿能坚持下来,不一定成名成家,最起码在练琴中接近艺术,体会人生的道理,体会年少时能坚持一种有益的学问对人终生的好处。
  我的女儿名叫万晨,十五年前的冬季清晨出生。在这个名字里寄托了我和她妈妈的无限希望,深愿她万里前程自晨起。
  
  
  • 游客

    评论于:2009-03-16 21:43:00

          这样的文字,不虚空,意味醇。我说,自成高格。

  • 游客

    评论于:2009-03-16 21:43:00

          这样的文字,不虚空,意味醇。我说,自成高格。云徘徊

  • 游客

    评论于:2009-03-16 22:16:00

          平淡的生活,浓浓的情!

  • 游客

    评论于:2009-03-17 06:34:00

          朴实文字,真挚情感;柴米油盐,浓浓亲情。愿你家庭幸福,工作顺心。李白粉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09-03-18 07:12:00

          朴实温馨,暖风扑面。小时我家也养过几十只鸡,后来改养了长毛兔,现在,我也最怕陪妻子逛街,家里也为孩子买过一架琴筝。好多相同的经历,相通的思想,让我读来感同身受。祝福这个把市井人生过的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

  • 游客

    评论于:2009-03-20 12:29:00

          淳朴之中真情,文学功底浑厚。才子,加油!

  • 游客

    评论于:2009-03-20 22:42:00

          你太忧伤了,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唉!.清竹

  • 游客

    评论于:2009-03-21 08:26:00

          师兄好幸福喔!

  • 游客

    评论于:2008-02-29 15:04:00

          实在!人呀,不容易!

  • 何美鸿

    评论于:2016-03-21 17:29:07

          看到《妻子之逛街》这篇,不禁感慨起,大概天底下男人都是不喜欢陪妻子逛街的。我们家那位也是。偶尔让陪着逛街,将衣服试穿给他看时,他永远都是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件也不好看,那件也不好看(真让人心塞。)总之以他的眼光来挑选,一定是那些在比我本身年龄大上十来岁的老气横秋的正统服装。偶尔彼此同时看中某款,他倒是可以慷慨地一口气给我买上两三件(为防止继续逛下去)。多年来我终于磨练出自己独自一人逛街了。他要嫌不好看,就威胁立马再重新买过,逼得他审美眼光与我趋同……O(∩_∩)O哈哈~


  • 共1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天何言哉?

    下一篇:欲寻诗上千寻意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