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十二)天纵豪情之《与展成书》

万志敏
2009-03-16 20:59 分类:时评  阅读:2295  作者文集
  
  
  [原文]
  《与展成书》
  明.汤传楹
  日来秋色绝佳,闲门兀坐,令我神爽都尽。思与君家买一叶,薄游虎溪。看露苇催黄,烟蒲注绿。坐生公石上,游目四旷,秋树如沐,翠微之色,渲染襟裾。仰听寒蝉呜咽,老莺残弄,一部清商乐,不减江州司马听琵琶时。或可廓清愁怀,冷汰悒绪,差胜阛阓中苍蝇声耳。胸中块垒,急须以西山爽气消之。吾与君登百尺楼,把酒问青天。酒后耳热,白眼视诸卿,求田问舍,碌碌黄尘,如蜣螂转丸,不觉抚掌大噱!此真旧日元龙豪举,安能效小儿曹牛衣对泣哉?白云在袖,期以诘朝。
  注:汤传楹,明(约公元一六四四年前后在世)字子翰,更字卿谋,吴县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明毅宗崇祯末前后在世。工词曲,早夭。著有《湘中草》,沈雄谓其小词特多秀发之句。又有《闲余笔话》,《曲录》并行于世。
  [赏析]
  一封朋友之间的信札,短短一百八十一个字,能写出天然豪迈、满纸飘香的韵致,让人击节称赏,仰慕不已。
  江南秋色里的这封书信,如琴音,如流水,如大野风声,如高天云影,就这么一股脑儿的涌上人的心头。
  家中应无隔夜米,心中诸多烦扰事。后世典册无传的汤传楹,估计不会是优游林泉的官人,也不会是藏有万贯的商家。秋来困坐,把心事揉搓千万遍,亦定无善策。望眼窗外,天之高,必有神之远,影之单,会有友之求。
  于是,他想到了展成,这位知心好友,便拈纸濡毫,一挥而就————
  时维九月,秋色是一年中上好的美景,家中默坐,使我没有一点精气神儿。我想与您雇一叶扁舟,清游虎溪。看那带露的苇儿渐渐泛黄,烟色中的蒲草还正水绿。我们一块登上高高的虎丘山,坐在生公石上,放眼四望,秋树如新雨洗出,翠绿的颜色能把我俩的衣裾染青。仰听山顶之树上寒蝉之鸣,秋莺残叫,真好像听到悠婉入心的清商乐,比白乐天在江州浔阳江头听到商人之妇奏弹的琵琶曲不次一点儿呵。或许能够扫尽心中郁结的不平之气,愁闷之绪,强过在市井中听到的蝇营狗苟的声音。
  胸中磊落郁结之气,急需要用西山上清爽的气息来冲消。我与您登上百尺高楼,把酒问青天,喝得酒后耳热,睥睨那尸位素餐的高官们,他们求田问舍,患得串失,在红尘中忙碌,真好像蜣螂推着粪球,急着往暗穴里滚……我俩拍手大笑,何其痛快,真好比三国时陈登陈元龙笑傲公卿的豪举啊!我们怎能为处于清贫,而像凡夫俗子那样相对哭泣呢。
  绵白的秋云已经飘进长袖里了,我和您约定明日成行。
  读《与展成书》,觉有无限豪情,充盈心怀。
  明清之际,这些不名之人,自抒性灵,超然物外,俨然有魏晋名士之风。字外困顿,字里豪情,一段潇洒风流,笑傲红尘之气历数百年而不灭,真是“文章常共大江流”呵。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为心折】(十一)俊秀明快之新诗《别》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三)大音雅声《槛风赋》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