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十一)俊秀明快之新诗《别》

万志敏
2009-03-16 21:00 分类:小品  阅读:2440  作者文集
  
  
  [原诗]
  别
  作者\沈紫曼
  我是轻轻悄悄地到来,
  象水面飘过一叶浮萍;
  我又轻轻悄悄地离开,
  象林中吹过一阵清风。
  你爱想起我就想起我,
  象想起一颗夏夜的星;
  你爱忘了我就忘了我,
  象忘了一个春天的梦。
  [赏析]
  离情别意是古往今来人们吟唱不绝的话题。悲莫悲兮生别离,别绪扯心,离歌如伤,无论生死两端之间的幽明相隔,痴男怨女之间的劳燕分飞,壮士英雄之间的一去不反,慈母孺子之间的数年远离,只要是“别”,因亲情恋情的牵系,都使人平添一段时空距离错综之下的难舍难分的情绪。
  《诗经》中,那个远行归来的游子吟诵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桓大将军行经故地,向天怅问:“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李太白说,“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争长?”,辛弃疾说,“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别中有血泪,有哀伤,也有壮志豪情,通明豁达,但毕竟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之类的诗文占少数。
  在抒写别离之作中,我最欣赏江淹《别赋》与沈紫曼的新诗《别》。江淹的《别赋》以浓郁的抒情笔调,以环境烘托、情绪渲染、心理刻划等手法,通过对戍人、富豪、侠客、游宦、道士、情人别离的描写,把人间别情离意作了全方位的概括。赋体清丽,字句雅致,使人读来不忍释手,浮想联翩。特别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和“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两句,如珍珠落盘,如清流泻玉,传为名句。
  回归正题,说说沈紫曼的新诗《别》。
  诗人的生平,俺转抄百度如下:
  “沈祖棻(1909-1977),女,字子芯,笔名紫曼、绛燕。海盐人,出生于苏州,从小受到传统文化熏陶。后在上海坤范中学、南洋女子中学就学。民国1930年考入上海中央大学商学院,一年后转入南京中央大学文学院学习,一面从事诗歌、小说等创作,一面潜心于古典文学的学习与研究。“九•一八”事变后有感于民族危机,写《浣溪沙》一阕:‘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鼙声里思悠悠。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展现才华,此后创作了许多诗词的名篇,成为千古少见的大家。著名诗人汪东评价其作品:“诸作皆风格高华、声韵沉咽,韦冯遗响,如在人间,一千年无此作矣。”34年中央大学毕业,考入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42-46年,先后在成都金陵大学、华西大学任教。解放后,她先后在江苏师院、南京师院、武汉大学任教。1957年丈夫程千帆被错划为右派。“文革”中遭受屈辱和苦难。1977年6月在武昌不幸遭车祸去世。
  沈祖棻诗词和文章用生命心血谱写,风格深沉,境界高洁,兼擅各体,形式上十分优美,内容上反映时代,达到艺术性与社会性的和谐与统一。其长篇五古《早早》诗尤为人称道。作家舒芜评说:“我不知道李清照而后真正凭文学成就上了文学史的女词人还有几位,但沈祖棻肯定是一位,而晚年她又自解包缠,舍词而诗,终于写出《早早》这样中国古典诗歌史上空前未有的佳作。”祖棻亦擅小说创作,其短篇小说以历史题材为主,以旧题赋新意。其新诗,在自由中讲求锤炼,别具韵味。其古典诗词研究,多具真知灼见,剖析常发人之所未发。著有《涉江词》、《沈祖棻创作选集》等。”
  这首诗应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与旧体诗相区别的“新诗”范畴。全诗两节,共八句,有着旧体诗的形式对称之美,又有着新诗体的活泼自由。用语浅显,诗味清新,设喻平中见深,意象清丽可感。
  “我是轻轻悄悄地走来,象水面飘过一叶浮萍,我又轻轻悄悄地走去,象林中吹过一阵清风。”,如家常话,似平静语,截取来去两个片断,都是轻轻悄悄,有脱俗之姿,有逸尘之气。何以为证?如飘水浮萍,如过林清风。
  “你爱想起我就想起我,象想起一颗夏夜的星星。你爱忘掉我就忘掉我,象忘了一个春天的梦。”相思纠缠无非在“想”与“不想”之间,诗人通达之语,隐内心无限感触:想起就想起吧,忘掉就忘掉吧。想起时如仰对夏夜诱人之星,遥远而引人向往;忘掉时如不介怀的春天之梦,朝起而匆忙奔路。用夏夜之星与春天之梦来比喻,似乎说明相思的难舍难忘,想起时的夏星定会静伫长对,“忘掉”时的春梦,也定会难以摆脱。在想与忘中永远存着的,是一份醇厚绵远的情感。
  俺认为,这首诗,非女诗人不能做。唯有女子的一汪情深、慧心灵眸,方能有此精心杰构的流丽之诗,含蓄蕴藉,清新俊美。与千年词坛女魁首李清照诸多优美的诗词对照,可以想见,在历史的长河中那些锦心绣口的女子们一脉不绝的流风遗韵。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为心折】(十)泣血文字里的司马“求生”文“求死”

    下一篇:【我为心折】(十二)天纵豪情之《与展成书》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