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八)回首磅礴而渐远的朗诵诗

万志敏
2009-04-03 15:07 分类:小品  阅读:2185  作者文集
  
  
  [美文]
  [一]哭亡女苏菲
  诗\高兰
  
  你哪里去了呢?我的苏菲!
  去年今日
  你还在台上唱“打走日本出口气”!
  今年今日啊!
  你的坟头已是绿草萋迷!
  孩子啊!你是我在贫穷的日子里,
  快乐了七年,我感谢你。
  但你给我的悲痛
  是绵绵无绝期呀,
  我又该向你说些什么呢?
  
  一年了!
  春草黄了秋风起,
  雪花落了燕子又飞去;
  我却没有勇气
  走向你的墓地!
  我怕你听见我悲哀的哭声,
  是你的小灵魂得不到安息!
  
  一年了!
  任黎明与白昼悄然消逝,
  任黄昏去后又来到夜里;
  但我竟提不起我的笔,
  为你,写下我忧伤的情绪,
  那撕裂人心的哀痛啊!
  一想到你,
  泪,湿透了我的纸!
  泪,湿透了我的笔!
  泪,湿透了我的记忆!
  泪,湿透了我凄苦的日子!
  
  孩子啊!
  我曾一度翻着箱箧,
  你的遗物还都好好的放起;
  蓝色的书包,
  红色的裙子,
  一迭香烟里的画片,还有......
  孩子!你所珍藏的一块小绿玻璃!
  我低唤着苏菲!苏菲!
  我就伏在箱子上放声大哭了!
  醒来夜已三更,月在天西,
  寒风阵阵传来
  孤苦的老更人遥远的叹息!
  
  我误了你呀!孩子!
  你不过是患的疟疾,
  空被医生挖去我最后的一文钱币。
  我是个无用的人啊!
  当卖了我最值钱的衣物,
  不过是为你买一口白色的棺木,
  把你深深地埋葬在黄土里!
  
  可诅咒的信仰啊!
  是我不曾为你烧化纸钱设过祭,
  唉!你七年的人间岁月
  一直是穷苦与褴褛
  死后你还是两手空空的。
  告诉我!孩子!
  在那个世界里,
  你是否还是把手指头放在口里,
  呆望着别人的孩子吃着花生米?
  望着别人的花衣服
  你忧郁的低下头去?
  我知道你的灵魂漂泊无依,
  漫漫的长夜呀!你都在哪里?
  
  回来吧!苏菲!我的孩子!
  我每夜都在梦中等你。
  唉!纵山路崎岖你不堪跋涉,
  但我的胸怀终会温暖
  你那冰冷的小身躯!
  当深山的野鸟一声哀啼,
  惊醒了我悲哀的记忆,
  夜来的风雨正洒洒凄凄!
  我悄然的披衣而起,
  提起那惨绿的灯笼,走向风雨,
  向暗夜,向山峰,
  向那墨黑的层云下,
  呼唤着你的乳名,小鱼!小鱼!
  来呀!孩子!这里是你的家呀!
  你向这绿色的灯光走吧!
  不要怕!
  你的亲人正守候在风雨里!
  但腊泪成灰,灯儿灭了!
  我的喉咙也再发不出声息。
  
  我听见,寒霜落地,
  我听见,蚯蚓翻地,
  孩子,你却没有回答哟!
  唉!飘飘的天风吹过了山峦,
  歌乐山巅一颗星儿闪闪,
  孩子!那是不是你悲哀的泪眼?
  唉!歌乐山的青峰高如云际!
  歌乐山的幽谷埋葬着我的亡女!
  孩子啊!
  你随着我七载流离,
  你随着我跨越了千山万水,
  我却不曾有一日饱食暖衣!
  
  记得那古城之冬吧!
  寒冷的风雪交加之夜,
  一床薄被,我们三口之家,
  吃完了白薯我们抱头痛哭的事吧!
  但贫穷我们不怕,
  因为你的美丽象一朵花
  点缀着我们苦难的家。
  可是,如今叶落花飞
  我还有什么呀!
  因为你爱写也爱画,
  在盛殓你的时候,
  你痴心的妈妈呀!
  在你右手放了一支铅笔,
  在你左手放下一卷白纸。
  一年了呀!
  我没接到你一封信来自天涯,
  我没看见你有一个字写给妈妈!
  我写给你什么呢?
  
  唉!一年来,我象过了十载,
  写作的生活呀!
  使我快要成为一个乞丐!
  我的脊背有些伛偻了,
  我的头发已经有几茎斑白,
  这个世界里,依旧是
  富贵的更为富贵,
  贫穷的更为贫穷;
  我最后的一点青春与温情,
  又为你带进了黄土堆中!
  我写给你什么呢?
  我一字一流泪!
  一句一呜咽!
  放下了笔,哭啊!
  哭够了!再拿起笔来。
  姗姗而来的是别人的春天,
  鸟啼花发是别人的今年!
  对东风我洒尽了哭女的泪,
  向着云天,
  我烧化了哭你的诗篇!
  
  小鱼!我的孩子,
  你静静地安息吧!
  夜更深,
  露更寒,
  旷野将卷来狂飙!
  雷雨闪电将摇撼着千万重山!
  我要走向风暴,
  我已无所系恋,
  孩子!
  假如你听见有声音叩着你的墓穴!
  那就是我最后的泪滴入了黄泉!
  
  [二]小草在歌唱
  诗\雷抒雁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
  谁还记得
  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谁还想起,
  他们的脚踩在
  一个女儿、
  一个母亲、
  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
  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暴晒的正午,
  唱得那样悲壮!
  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
  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二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
  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呵,年老的妈妈,
  四十多年的心血,
  就这样被残暴地泼在地上;
  呵,幼小的孩子,
  这样小小年纪,
  心灵上就刻下了
  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
  竟睡得那样死,
  象喝过魔鬼的迷魂汤,
  让辚辚囚车,
  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
  却不能挺身而出,
  象黄继光,
  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
  射穿祖国的希望,
  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
  我是共产党员,
  却不如小草,
  让她的血流进脉管,
  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三
  虽然不是
  面对勾子军的大胡子连长,
  她却象刘胡兰一样坚强;
  虽然不是
  在渣滓洞的魔窟,
  她却象江竹筠一样悲壮!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社会主义中国特殊的土壤里,
  成长起的英雄
  ——丹娘!
  她是夜明珠,
  暗夜里,
  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死,消灭不了她,
  她是太阳,
  离开了地平线,
  却闪耀在天上!
  我们有八亿人民,
  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
  伟岸得象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
  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我曾满足于——
  月初,把党费准时交到小组长的手上;
  我曾满足于——
  党日,在小组会上滔滔不绝地汇报思想!
  我曾苦恼,
  我曾惆怅,
  专制下,吓破过胆子,
  风暴里,迷失过方向!
  如丝如缕的小草哟,
  你在骄傲地歌唱,
  感谢你用鞭子
  抽在我的心上,
  让我清醒,
  让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
  比死更可悲,
  愚昧的日子,
  比猪更肮脏!
  
  四
  就这样——
  黎明。一声枪响,
  她倒下去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祖国大地上。
  她的琴吧?
  那把她奏出过欢乐,
  奏出过爱情的琴呢?
  莫非就比成了绝响?
  她的笔呢?
  那支写过檄文,
  写过诗歌的笔呢?
  战士,不能没有刀枪!
  我敢说:她不想死!
  她有母亲:风烛残年,
  受不了这多悲伤!
  她有孩子:花蕾刚绽,
  怎能落上寒霜!
  她是战士,
  敌人如此猖狂,
  怎能把眼合上!
  我敢说:她没有想到会死。
  不是有宪法么?
  民主,有明文规定的保障;
  不是有党章么,
  共产党员应多想一想。
  就象小溪流出山涧,
  就象种子钻出地面,
  发现真理,坚持真理,
  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她却被枪杀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母亲身旁……
  法律呵,
  怎么变得这样苍白,
  苍白得象废纸一方;
  正义呵,
  怎么变得这样软弱,
  软弱得无处伸张!
  只有小草变得坚强,
  托着她的身躯,
  托着她的枪伤,
  把白的,红的花朵,
  插在她的胸前,
  日里夜里,风中雨中,
  为她歌唱……
  
  五
  这些人面豺狼,
  愚蠢而又疯狂!
  他们以为镇压,
  就会使宝座稳当;
  他们以为屠杀,
  就能扑灭反抗!
  岂不知烈士的血是火种,
  插出去,
  能够燃起四野火光!
  我敢说:
  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
  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
  也会失去分量!
  残暴,注定了灭亡,
  注定了“四人帮”的下场!
  你看,从草地上走过来的是谁?
  油黑的短发,
  披着霞光;
  大大的眼睛,
  象星星一样明亮;
  甜甜的笑,
  谁看见都会永生印在心上!
  母亲呵,你的女儿回来了,
  她是水,钢刀砍不伤;
  孩子呵,你的妈妈回来了,
  她是光,黑暗难遮挡!
  死亡,不属于她,
  千秋万代,
  人们都会把她当作榜样!
  去拥抱她吧,
  她是大地女儿,
  太阳,
  给了她光芒;
  山岗,
  给了她紧强;
  花草,
  给了她芳香!
  跟她在一起,
  就会看到希望和力量……
  【赏析】
  先说高兰先生,转抄百度如下:
  “高兰,教授。黑龙江瑷珲(今黑河)人。1932年毕业于燕京大学国文系。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南开中学教师、长春大学教授。建国后,历任山东大学教授、中文系主任,山东省作协第一、四届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早年从事诗歌创作,后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的教学和诗歌理论的研究工作。著有《李后主评传》及诗集《高兰朗诵诗选》、《朗诵诗新辑》、《用和平力量推动地球前进》等。”
  此诗是高兰先生于抗战中,写于重庆的一首朗诵诗。写在那不平凡的岁月里,他的爱女苏菲仅七岁因虐疾去世肝肠痛断的经历。这首诗,字字哀泣,句句肠断,读来令人流泪……
  这样的诗也不用多说了,只是它的背景,就是抗战中的中国大后方,一个教授的小女去世了,高兰先生的悲痛无以言表,通过这细细的父爱的愧疚,漫漫的父爱的追思,想到为人父者的永生心伤,可想见当时全中国人民在血泪中浸淫的往事…….
  据说,此诗在当时的重庆,每当集会,总有人朗诵,听者无不泪流如雨!
  再说雷抒雁先生的《小草在歌唱》,这写的是张志新同志,一个女共产党员。在“四人帮”横行时,说为真理也好,说不讲假话也好,总之,是为了说出心中想说的话儿,坚持心中想说的话儿,被人割断喉管,惨忍的折磨至死。折磨的人儿,是魔鬼么?应该是,也好像不是,总之在人性扭曲的年代,人变成了魔鬼。
  诗人从心底诉说了一个人在面对高压的政治氛围下敢说真话的惨痛经历,诉说了对一个敢讲真话的人的不朽怀想,诉说了对一个敢讲真话的人的永远崇敬。
  小草在歌唱,让无数曾默然的人动容,让无数曾历劫的人心伤,让无数曾经拿过鞭子的人暗夜愧而不眠……
  在大的时代背景下,个人的文字技巧能表达常人不能表达的情感,可在阴风冷雨下的哀鸣,总是不关大局的呼与痛。
  但要感谢他们,高兰与雷抒雁先生,这两首朗诵诗,使我们在多年以后,听到往昔的悲音,听到以往的呐喊,听到与我们心性一样的人们的共鸣。
  [感悟]
  一九八九年十月间,我患虐疾,拉肚子,难受的不行。正在复读的高三“一练”期间,只好回家。是夜,在家中,吃药后,难眠,就着烛光,拿出我买的《现代诗一百首》,在灯下细细的抄了一遍高兰先生的《哭爱女苏菲》,我曾流下了真诚的泪。那是用圆珠笔抄的,抄了五页,抄到了凌晨两点……
  一九九零年,俺上了师专,在阅览室里认真读了《小草在歌唱》,读得俺热血沸腾。俺当时真想把江青、汪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逮住,抓在手里,细细的用刀割了。俺很很地“恨”了一回。
  朗诵诗,现在的命运不知如何了。还有人像唱大合唱一样,用心用力地诵读那些激荡着我们心胸的诗句么?!俺不知道……
  如果一个时代,如果一个人群,再也没有激情,去朗诵,去深深的共鸣我们大家的事业,群体性的品味崇高和尊严,去在庸常中发现和找寻心拍合一的节奏的话,俺不能赞美盛世jqk抗零八风雪和至痛的汶川地震除外,那是天灾]。
  怀念朗诵诗,怀念朗诵诗中“群体性向共同目标迈进的神圣”……
  
  
  [赏析]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为心折】(七)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下一篇:【我为心折】(九)命遇末世爱断情伤的两封《与妻书》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