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心折】(三)最耐冥想的《春江花月夜》

万志敏
2009-04-03 15:13 分类:小品  阅读:2129  作者文集
  
  
  [美文]
  春江花月夜
  张若虚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明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欣赏]
  这首诗是唐人诗中,读时令人深呼吸,读后合卷冥想的一首诗。
  她没有李太白的豪放,也没有杜子美的沉郁,更没有李贺的诡异,李义山的晦涩。也不类岑参、高适们的奔放,遑论中晚唐期诸多诗家的一隅沉醉……
  春江花月夜,是借个物象吧。表达的是不能明指,却能意会,晶莹剔透的意绪。乡愁、闺怨,亦或落寞、失意,说不清楚,但又在每个人的心头环绕,更象是对宇宙、人生的本真追问……
  好的诗常这样,让人冥想,说不出什么,而又有满腹的话想说,在于混沌待启之间,在于悠然心会之中。
  春、江、花、月、夜,一组物象,奔到眼前。聚合了诸多因素,而以“月”恣意开来,千年的月,千年的月下人,千年的月下水,千年的月下林,千年的月下舟,千年的月下楼,千年的月下鸿雁,月下鱼龙,月下砧声,月下妆镜……
  悠然心会中,有美的景,幽的心,天高地迥、号呼靡及的况味,此身是“谁”的追问?!
  一月如水,此身在,而此身安在?!
  
  [感悟]
  十五岁时,我第一次看到此诗,有名家的评,名家的点。后来又看过多次,像中国历史上众多法帖中隐约着的王右军那无所在又无所不在的影子。追到了,又没有切实的“质的重量”与“明晰的物象”;没追到吧,又分明手中有所执,心中有所持……
  伍立扬先生是我欣赏的当代散文家,他说过,世上最好的文字,是最耐冥想的文字。我心中最耐冥想的唐诗,就是这首吧。
  心上之江流万古,天籁之灵音夜闻。至愿于清风明月下,听《春江花月夜》漫漫的流淌……
  静静地想: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为心折】(二)八十年代最红的诗歌 纪宇的《风流歌》

    下一篇:【我为心折】(四)最犀利刺心的寓言《狗的友谊》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