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人生之舅甥情深

万志敏
2009-04-03 15:24 分类:情思  阅读:2086  作者文集
  
  
  我小时候,生活在穷困的乡下,父亲弟兄四个,除了小叔性格木讷,没结婚外,两个伯父家和我家算起来,有十几个孩子,大小差距有十余岁,见天就是抢吃抢喝,为争些说不上名的小玩艺儿而怄气,加上大人们都忙于挣工分,上梯田,觉得很少人疼的,所以对大舅的感情就特别深。这种感情一直延续至今。
  大舅大我十五岁,从小他很懂事,深得家人和邻里夸赞。六零年入社时,在村里幼儿园,孩子们没啥吃的,听外婆说,大舅当时捧个木碗,缩在墙角,不说饱不说饿,最后昏倒在地上。赶紧去队里借了半瓢面,喂喝了一碗面汤才救活。大舅初中毕业,就去队里下田干活,去副业队干活,从小受过艰难,加上为人富有同情心,很有人缘的。
  我小时候最爱缠在他身边,最听他的话。他带着我去老外婆家小住,他负我在背上行走,他带我去看那些我看了一半就睡着了的电影,他逗我学《半夜鸡叫》中的地主“周扒皮”的样子。特别上小学经常丢钢笔,父亲的脸老阴着,说我是“丢蛋鸡”,为买一支笔,我得瞅父亲几天脸色。这时候特别盼望大舅来,他一来,总会给我带来惊喜,不只有笔送,还有激励夸奖我的话,说得我飘飘然,像吃了蜜似的。上初中时毕业考试,路上遇见他,其时他已中师毕业在邻乡学校教书,是一个早晨吧,他下了车子,喊我,给了我三元钱…….在我上学中间,他一直挂念我,资助我,鼓励我,指点我。
  父亲去世时,大舅与我抱头痛哭,那一刻,成了我永生的记忆。师专毕业后,他为我和妻的工作分配没少操心。他为我买了辆新自行车,为妻买了块手表。有一次,九一年冬天吧,我骑着车子带着他去东关,路上,他摸着我的上衣下襟,问,天冷了,冻不……一句话,问得我,好长时间,没有答话。
  还有一次,他喝酒多了,我去接他。一路上,满街上人来人往的,他流着泪,不停地念叨,我这个孩子,可怜啊…….我只好对熟人不断点头致意,并快些送他回家。
  老外婆去世于七九年,膝下无子,大舅上学时常住她家。零零年,他萦记几年后,找人刻碑一通,嘱我写文,于春日上午,祭拜敬立。那天,田野麦苗经雨凝露,菜花盈眼黄,风过耳,撩人深深回想…….
  大舅对亲戚朋友极为热心,大小事,只要说,他都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以前在乡里政府工作,整天忙,回到县城工作十余年来,不是整天为工作,就是为别人的事忙。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勤”和“情”。
  至情无文,写得松散。今夜想起舅甥情深,不由地敲打出如上文字。大舅和我,真的不是一般的舅甥情深,在至亲的血缘之外,还有许多许多温暖着我和他的往事…….
  
  
  • 游客

    评论于:2009-04-05 13:34:00

          真难得!我们和舅舅之间就没有这样的感情。-高兴莉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乡村的小路

    下一篇:成 长 的 印 记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