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

赵静端
2009-04-12 18:4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732  作者文集
  老地方
  
  选择一个合适的姿势
  远离尘嚣
  有多少个夜,更愿意
  回到初初的母体
  回到那个洋溢着温情的宫殿
  没有晨昏,没有挣扎
  没有彷徨和迷茫
  吸一口羊水,暂且忽略
  所有的光明和信仰
  
  模糊责任和担当
  淡远勾心斗角的场景
  不知道,南山和南墙
  到底哪个更近?
  在狭小的空间绻卧
  放下纷繁的欲求
  会发现,黑暗
  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金木水火土,不用瞻顾
  五行是否井然有序
  宫商角徵羽,不必甄别
  五音和天籁能否调和
  借助血脉上游的潮汐
  或多或少
  能昭示未来血脉的走向
  遵循母体温润的温度
  仍然愿意
  重新安排一场混沌的大寐
  
  附棋风如画点评:
  “选择一个合适的姿势,重新安排一场混沌的大寐!”
  
  是这首诗歌所表达的思想境界。我专门把这首诗歌送给我的学生看,让她们说说其中表达的是什么,有人说是“表现一种逃离的假设”,有人说是表现“一种超脱的身姿”,还有人说是表达“自我蒙蔽下的心灵皈依”,还有一种说法有点怪,说是“途径,生命从自然而然来到自然而然去的途径!”。
  
  不管是“逃离”,“超脱”,还是“皈依”,都是这篇诗歌所变现出来的心灵动态.如果真的是这些,我其实是不满意的。逃离,是对现实纷扰的平面拉远,所以作为唯美主义的诗歌思想,距离不够;超脱,是对现实纷扰的立体架空,所以高度不够;皈依,是对现实纷扰的忽略概述,所以模糊。那么“途径”呢?生命从自然而来,返璞到自然中去,这是方向,不是途径,这其实也是在说皈依,依旧是模糊。
  
  对于思想性很强的诗歌,我们能读出的东西,恰恰就是诗人的某些感澈。飞花的这首诗歌是所有作品中思想艺术价值最好的一个。
  
  但是它依旧不够唯美,也就是说诗人自己也在狭窄的空间里困惑着出口。也就是说,只有方向,而恰恰没找到“途径",因此才有这次襁褓之行。
  
  诗歌起手句和收尾句,恰恰是很明晰的思想行为,但由此及彼的途径没有被确立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作者采用的姿势是,不断地否定,不断地规避,不断地清理,最后以一种大寐的形态来作为归宿。
  
  诗词的本身已经无可挑剔,在作者圈定的境界里腾挪出来这样的首尾技法,已经及近完美。
  
  但是有成就的文学作品不单单是技法的表演,而是思想的魅力,所以我如上所说的是这首诗歌的局限,是思想的局限。
  
  有一段话,一并写在这里吧,姑且对我想说的自然人生思想,做一点注脚。
  
  自然而然就是常平和.常平和者乃非常乐----佛说的常态平和并不是经常快乐而是经常的不快乐也就是对于劫的了然常态.修为在于经历以经历的态度面对经历既是修行所以佛说坐是禅行是禅.言不必居菩提心而行必居寻常态这就是修。如何修佛说--你去经历。经历就是不刻意绕过尘埃。拂去尘埃才见明镜,不惹尘就没有拂尘也就没有正果,这是过程。佛----就是所有经历之后的彻悟。彻就是明白,悟就是感受。彻悟就是感受之后明白。该喜即喜当悲即悲不是压抑而是都接受才可能皆包容,以至于无喜无悲。不行入世之纷浮安得出世之清凉。于是我来经历。
  -----棋风如画。
  • 游客

    评论于:2009-04-14 08:16:00

          呵呵,你在逃避什么呢。

  • 游客

    评论于:2009-04-14 09:25:00

          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走吧走天一亮就出发……

  • 凤箫吟

    评论于:2009-04-14 21:50:00

          要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所以还是出来好~~~~~~

  • 游客

    评论于:2009-04-15 16:00:00

          花蛋所想的老地方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老地方(打油

    下一篇:云缘尘梦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