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明月居士
2009-04-26 20:09 分类:随吟  阅读:2585  作者文集
  我在夜的最后一排,找到一个座位
  于是我的身体,渐渐成为黑的组成部分
  距离是黑的,时间是黑的,甚至一切白的
  面目全非,我必须亲手扼死自己
  
  我说:“我的手也是黑的”
  夜说:“我必拯救你”
  
  我俯身爬在自己的尸体上,点燃一根骨头
  火焰升腾,从四面八方打量我
  我看见,火焰的眸子也是黑的
  
  2009.4.26夜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9-04-28 08:50:07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乎?不与之俱黑乎?都是痛苦啊。所幸有诗,可寄离骚。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生命

    下一篇:写给春天的悼词

    >>>  返回作者明月居士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