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明月居士
2009-04-29 01:25 分类:随吟  阅读:2457  作者文集
  
  一只老鼠蹲在钟声的阴影里,啃噬着春天
  它尖锐的牙齿上,挂几滴绿色的鲜血
  
  我相信,那些微小的光,是从一颗蛀齿中轻易漏掉的
  我的手骨来回打磨,却做不成一件精致的容器
  
  坐在蛛网中思考,身子忽然长出树的翅膀
  扑打几下后,变成一只垂死挣扎的蚊子
  
  用刀切开夕阳,发现洞和虫子躺在一起
  它们用阴谋亲吻,枕着时间做爱
  
  深夜12点,一根闪电撬开门窗
  一场蓄意谋杀,针对一个诗人孱弱的灵魂
  
  解开第三粒纽扣,我看清了秋天胸前的伤痂
  一群蚂蚁举着拳头,呐喊,正准备砸碎,再拖进洞穴
  
  2009.4.28夜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9-04-29 02:08:44

          盛极则衰,亢龙有悔。这就是生命的代谢规律,任何生命都是如斯。

  • 烈日秋霜

    评论于:2009-05-04 16:20:07

          因厚重而沉重,又因嬗变而升华;不能留下生命的壳儿。时空的容器里,藏着诗人敏感而又傲性的灵魂,休管她春天结痂,甭管它再拖进洞穴。即使褴褛的阳光,也能纠错不怀好意的“谋杀”……形而上的思想,真的被你的诗歌艺术化了,好境界,因仰视而不同!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月夜琴寄

    下一篇:对话

    >>>  返回作者明月居士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