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记忆

张进杰
2009-05-06 11:12 分类:情思  阅读:1491  作者文集
  童年的心灵像一块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那瓦蓝瓦蓝的天空能装下无穷最稚朴、最纯真的东西。日光流转,少年、青年、成年、老年——美好的记忆愈来愈深,像极了一坛坛陈年老酒弥足珍贵。
  每逢回忆起小学时阳历年一顿顿、喷香喷香的大米饭,嘴里还觉得香滋滋的。那是最简单、最普通的一顿大米饭。老师上街花几元钱割一块肥猪肉,买些大米来。把肉切块,煮熟,涂上红红的柿子油,下油锅做成红烧肉。待大锅里的米快熟时,把肉切片放入其中,再撒入葱、姜、蒜等佐料,就做成了。这大米饭如果放在现在人的眼里最不起眼了,但在我看来是我出生以来最耐回味的饭了。
  当时我上小学是二十世纪过节最多能吃一顿白馍、捞面条就很不错了。现在虽天天能吃大米、猪肉等,有时吃腻了,偶尔就拿粗粮换换口味。但最令人难忘的还是小学阳历年的那顿大米饭。
  当时,离阳历年还有一个月时,我们就像小鸟似的喳喳开了,一团团香酥酥的美味米饭好像已经嚼在了自己的嘴里。有时夜里做梦都说:“吃米饭了!吃米饭了!”爸妈听到孩子的梦呓,口中好像也吃到了米饭一样,咂咂嘴,露出满面红光来。接下来,小孩子们就和父母商量着准备阳历年时给学校拿点啥(学校当时有个规定,凡吃饭者必兑一样佐料,葱、姜、蒜、盐什么的,再少也不嫌弃)。父母们也挺积极,谁也不甘落后。当时学校的收入都是老七十年代。一年中也就年下能吃一顿大米饭、猪肉,往常领学生自己干出来的,自己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的确别有一番甜味。
  阳历年马上到了。孩子们蹦啊、跳啊、唱啊!好像阳历年是一个大活人似的在路上笑着走着。孩子们越高兴,阳历年越来的快似的。哪像现在的孩子,啥都吃腻了。有时父母为了孩子吃饭,弄得冤家对头似的。那时我们吃一顿简单的米饭,心里竟是多么的激动和自豪啊!一顿好饭决不亚于现在的一场精彩的文艺演出。
  阳历年终于到了。孩子们都早早起了床,吃罢饭,接过父母给准备好的大碗,急急奔向学校。那日我们一般不上课,老师做饭,我们能帮上忙的尽量帮,比如:烧火、抬水等。老师切、煮、烧肉、淘米,搅锅等好像真是演员。我们聚精会神地看着,生怕忽略一个环节,孩子们不管看到什么都是一种享受。那绝对是人对生存质量的一种本能享受和向往啊。吃饭时,我们排队立在锅边,看老师一个个给学生盛饭,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倘若站在队尾,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前面去。当看到别的同学端着满盈盈的,冒着香气的一碗白米、白肉时,一口想把碗吞下去,甚至连锅也吃掉。接着碗的,个个狼吞虎咽,仿佛吃进肚的不是米粒,是渴望,是豪情。或者一个个麻袋,粮仓。两只手似两只赛脚,嘴像吵架,喉咙像飞转的车轱辘。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生怕谁多吃一口,锅里一下子被人吃光了。吃饱后,碗里还剩下一点点,有心的孩子就端回去给父母。父母轻轻用筷子把米团夹起,塞进牙缝,慢吞吞的咬着、嚼着,好像在吃世上最香、最甜的东西。吃完了,碗也洁净明亮起来。孩子高兴地像小鸟深情地舞动起双臂,孩子一下子变回了父母似的,脸上浮出激动、骄傲的神情。
  日月如梭,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往往一闪而过。不管将来生活多么美好,那份小学过阳历年的记忆永远是我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它还会不断地激励我迈向更美更好的生活。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绮丽神奇的木扎岭

    下一篇:春天一路走下来

    >>>  返回作者张进杰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