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赵静端
2009-06-09 11:08 分类:记事  阅读:2180  作者文集
  洗澡
  朋友家前些天准备添置一台热水器,向我询问,我就直接介绍用了八年的史密斯电热水器。洛阳过来的专业技工安装好后,朋友乐呵呵地说:“这下可以天天打球,天天不怕脏了。”这一刻朋友的言辞仿佛正在花洒下享受温暖清澈的沐浴。幸福感在他脸上洋溢成一罐沉沉实实的蜜。看着朋友喜悦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和洗澡有关的点点滴滴......
  小时候,只知道自己愚笨,记性不好,所以关于洗澡的记忆几乎没有。当时农村都是一样,因为家里穷,最大程度的享受估计是在家里父母用那么一暖壶热水给自己擦擦身子。大约五岁时,听父母讲我遭过一次水灾,当时的情景我隐约记得,那是一个夏天,刚下过暴雨,离家不远的村中央有一个大坑,积满了泥腥味十足的浑水,水面上飘浮着残叶和枯枝,一群大一点的孩子一个个从死水潭这边趟到那边,又从那边趟到这边,蛮是开心的样子。我也急了,开始跟在人家屁股后下水,没走几步因个子矮就没顶了。还好,周围有大人看我们玩耍,一个叔叔看势不对,跳下去就把我抓了出来,当时吃了几个辣辣鼻外,呛的我出不来气,因憋不住还咽了几口又浑又腥水下肚。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对水的深浅根本没有什么概念,又过于胆大才险些酿祸。
  及至稍长,我就在伊河滩跟着别人学会了凫水,就是狗刨式那种姿势,自以为神勇的不得了。此后,每到夏天的中午,总是等家长睡熟后悄悄掂着鞋赤脚溜出去,冒着烈日和伙伴们跑到河滩洗澡,扑通扑通,一群光屁股猴会在河里尽情嬉戏,一直到夕阳西下才会回家。有时岸边的鞋子会被溅起的水卷走,发现早时会踩着硌脚的石子拼命地追赶,发现晚时鞋子就会无影无踪了,这些时候,我总是在外面一直逗留或徘徊不敢回家,等天黑定后才溜回家里。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总会发现我光着脚丫,一顿臭骂之后,得有好多天,再也不敢溜出去去洗澡。
  我们村庄有条跃进渠,渠上有个翻水洞,就在村子的西头。听老年人说这里淹死过人,也有人自杀过,但年少的我们一点也不害怕,这里一样是我们的乐园。记得小时候每年的跳水总是从五月端午开始的,踩着路上洒的很多麦秸,开始试水。很多时候大家分成二派也在那里跳水打水仗,大家先赤肚肚站排成一队,在翻水洞的洞顶跳起,头下脚上往下扎水,不会潜的就往下蹦,偶有不慎,潜下去后因力度和角度不对会撞到渠边的石壁上,但为了赢对方,也会忍着疼继续战斗。我上小学时这里还真发生了一件怪事,当时有叫张三、付喜明等人,在翻水洞洗澡时遭遇水鬼,据说他们跳水时被水鬼什么强行摁在水里往下拉,在水下被虐待潜行很远,喝了很多水也一直挣脱不出来,最后岸边有大人大声吆喝才脱出水面。事后从他们惊恐的描述和脖子上胸前很深的青印痕来看,以我等的见识和判断根本难辩真伪,但当时都吓的毛骨悚然,很久不敢再去那玩了。
  大概是我九岁左右吧,又闯了一次祸,那次我带四岁的弟弟在跃进渠边玩,哄好他站在岸边后,我和伙伴门跳到河里耍,嬉玩一会后上岸,猛然发现看不见弟弟了,脑袋一下发怵了,再往河里一看,只有头顶的一小片黑头发上下一跃一跃的顺水往下飘,正好,当时对面有村里的大人在修河堤,一个叫张建军的听到我的求救,立即跳下去把弟弟捞了出来。千幸万幸,他刚掉水里那一刻我刚好发现他不见了,若是再晚半分钟,必将酿成大祸。直到现在,我们还管那位叔叔叫恩公。
  小时候的夏天喜欢到后坡上偷毛桃吃,桃毛粘在身上呢又很刺闹,每每弄的浑身发痒痒,有多少次我们就是用尿罐型挂子兜着小毛桃,一路小跑到跃进渠直接跳进水边洗边吃。当时天热额头上和背上经常出痱子,挠来挠起还是痒的难以忍受,一直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往往会听信大人们的说法,那就是跳进下暴雨后刚涨水的河里激一激,痱子就会消失。那时的河里翻滚着又黄又稠的泥浆,闻起来都是腥臭味,但为了止痒,我们会一样毫不犹豫地跳到水里,并且潜下去憋气。每次探头出来先抿一下眼,总会看到别人头发上挂满一丝又一丝黄泥巴,像个猴娃。柔绒状的小胡子也挂满泥浆格外扎眼。这个时候往往看不见自己,只看着别人哈哈大笑。象这种洗澡,上来后浑身会挂一层薄薄的泥糊,擦也没啥擦,往往是用手胡乱一抹就穿上裤衩回家。
  有时我们也会跑到新城电站那里洗澡,我们是村里的,总感觉那是城里孩子的地盘,在那边洗澡总是非常的低调,不和别人打水仗,不和别人抢浪头。只是几个人自己玩自己的,玩几天后,慢慢感觉这里和自己的地盘差不多,就越来越胆大,和城里的娃打成一片了,电站聚水时会在上面游泳,水满后我们会跑到下面的溢洪道顺着落差光屁股出溜,煞是好玩。
  以上说的都是夏天,但到了冬天,洗澡这事差不多就不会再发生了,那时不流行冬泳,长长的冬天,所有的人可能都洗不到澡,最多是在自家擦洗擦洗了事。我们小孩子更因为怕冷或者说家里没那条件,漫长的冬天可能会连身子都没有擦洗过一次,记忆中当时家里一贫如洗,当时的衣服都是母亲亲手或找人给做的,也没有内衣,只是一身棉衣裹在身上,一冬都不会换洗,常常会有虱子等寄生虫在衣缝间养的白白胖胖,以致我们不得不在一个阳光很暖的午后,在院子里脱下衣服逮虱子,掐死的多了也蛮有成就感的。因为大环境都是那样,也习惯了那种生活,所以并不觉得特别恶心。现在问儿时的伙伴,大致都有相同的经历。
  大概是一九八几年吧,县城出现了澡堂,是在红旗旅社那边,但家里没钱,一直不能窥得澡堂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反正感觉肯定是很华美的不得了的地方。于是向父母求了又求,父母会哄我们说,孩子,等过年了我带你们去澡堂好好洗洗澡过年。然后我们就一直盼望年能快一点到来。到了阴历二十六、七左右,父亲会带我到澡堂里洗一次澡,跟着大人挤进去后,白条条全是人,挤的瓷瓷实实。我像进了大观园一样好奇看看浴池看看淋浴喷头,往往因为怕水热不敢往大池里跳。等父亲把我按在喷头下洗头时,闭着眼总感觉又涩又苦的洋碱水会渗进眼角和嘴角,我努力闭紧嘴屏息,常常憋的自己上不来气,感觉简直是在受罪。受此一劫,以后再也不盼望到澡堂洗澡了。当时澡堂没有搓背的,但人情味很浓,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打声招呼,就会你帮帮我,我帮帮你,相互搓一下背,洗掉全身的污垢后干干净净回家过个年。
  上高中后,县里丝绸厂有个职工澡堂,这时大了,应该知道讲究个人卫生了,恰好当时同班好友宪文他妈在那里看澡堂,当时是一天男洗一天女洗,我们每逢周六或周日,就会在轮男洗时和宪文一块一帮人开后门混进去洗澡,那样美好的日子足足有长长的一个冬天,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美好至极。在陆浑大坝下面有个汤池沟,有一小股温泉,有时我们会骑自行车跑到那洗洗耳恭听温泉澡,洗出后因有微矿物质在水里,所以浑身滑滑腻腻的,感觉很自在。
  上高中时的夏天是美好的,因为一中校外就是陆浑水库,我们常常会在晚上溜出去游泳,记得有一次我和郭峰等人在水库里游泳时我突然腿转筋了,疼的受不了,忍着疼游到一棵枯树桩上抱着休息,脚却被什么拦了一下,拉出来一看,是一张长长的鱼网,还有很多约30-40厘米长的鱼挂在上面,当时心中一阵窃喜。虽然知道是渔农下的,还是忍不住手痒痒,于是我立即就把鱼网收起来后,按在水下一点点往岸边游,同时安排黄各丫到村子里弄个蛇皮袋。那一次我们一共收获了约20条鱼。偷偷弄回家后告诉母亲是一个同学家亲戚弄的鱼,说弄好后带到学校吃,母亲就把鱼炸了炸让我们带走,记得当时叫上一帮好朋友跑到河滩大餐一顿鱼肉,那个面子和爽呀,现在说起来当时的鱼鲜味还在口舌间回环。其实母亲不会什么烹饪技巧,只是炸了炸,刻骨难忘的感觉可能因为那时我们太穷、太少吃肉的缘故。
  结婚后老婆嫌出去洗澡麻烦,家里先是弄了个燃气的热水器洗澡,虽然在家里洗澡很冷,但还是方便不少。当时我还很认真地在墙上划刻记,看看一罐气到底能洗多少次。过了几年,因为频繁报道燃气热水器的事故,所以就换了一台高端史密斯电热水器,这时已经有了浴霸,二件配合在一块在家洗澡再也不受冷气侵扰了。装好后,兴奋的经常打电话让父母弟弟也过来洗。大冬天在街上看到很多人提着洗澡的用品去挤澡堂,很庆幸自己提前一步解决了这等生活大事。
  再到后来,澡堂都改做浴池什么的了,装修和配置也高档很多。里面有蒸房,有搓背,有修脚按摩,茶水供应等服务项目。有此诱惑,我竟然又懒得在家洗了,会经常和朋友们一块泡澡去,一个个懒洋洋的躺在那等人给你搓,背然后到休息大厅点上一支烟,边聊边让技师给我们捏脚。
  点点滴滴的洗澡过程,和一个人的人生一样,也是曲曲折折,起起浮浮。这或许能代表我个人的一些剪影,折射出生活的变化。今日闲闷无事,才想起把能记起的这些尴尬而羞涩的东西立存一下。
  2009.06.09
  • 高兴莉

    评论于:2009-06-09 11:31:13

          飞花说话幽默,文章也写的好有味道。往事好真实啊,历历在目。一个洗澡的变化过程,彰显了年代的更替。小处着笔,大处收文,让人感慨多多。好文,拜读了。兴莉

  • 美丽的雪

    评论于:2009-06-09 21:34:33

          真实的美丽,真事的魅力,飞花的真事,历史的真实。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0 07:39:52

          几口又混又腥的脏水釀就了今天的才子,呵呵。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0 11:54:07

          原来小时候就是一个不安份的家伙。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0 12:16:11

          蓝天说话很幽默哟,安分的家伙就是好家伙吗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0 21:46:29

          哪里呀,飞花,不安份的家伙才是好家伙.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1 11:42:41

          吓唬人的作品 水妖水怪再加上赤裸裸 白条条 小孩不敢姑娘更不敢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3 13:35:58

          飞花,你好记性,小时的经历都是一样的,我也曾在父母熟睡的中午,赤脚悄声从他们身边跑出去,到家门外的水坑里跳水,脚被水坑里的碎玻璃扎的血长流也不敢吭声。有个晚上,我带妹妹和小伙伴们到村东边的大水坑里跳水,妹妹差点被淹死,我当时真的吓坏了,现在想想还后怕。现在管教自己的孩子不要去跳水,其实想想我们小时候又有几个人愿意听父母的劝告呢。我们村边的水沟里经常有水蛇,但我们照样在父母看管不严的中午在那里游来游去。可惜呀,现在村里的水坑都没了,那个给我们留下美好记忆的村边的沟里满是高大的杨树。呵呵,飞花老弟,看你现在多会享受生活啊,羡慕!李白粉

  • 游客

    评论于:2009-06-15 18:07:36

          真实的文章就是好文章。你的大部分文章都真实地坦露了你的想法和大部分人的想法。直剖人性。喜欢。

  • 游客

    评论于:2012-08-20 10:28:30

          我边看边笑,你好多经历都和我一样样的!真实的文章、真实的飞花。


  • 共1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交通工具的变迁

    下一篇:七论坛联合诗歌大赛公告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