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天

赵静端
2009-06-09 12:2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522  作者文集
  麦天
  
  家乡的麦子从平阔的水浇地
  一步步缩退到坡岗
  这种农作物
  谁都知道不适合逃亡
  年年种庄稼的农民
  失地之后开始失业
  
  吃着村里补助的面粉
  雪白的馒头里
  渐渐分不清月光和日光
  分不清汗水和泪水
  挣扎在城乡边缘
  大粪和牛粪越离越远
  
  父老乡亲的幸福
  一直一直就盛在土地里
  错综勾结的权益
  轻易弄碎了这个容器
  钢筋森林逼临村庄
  草根的幸福渐渐零落
  
  乡亲们的身份
  并非不适合在土地上生根
  以锈迹斑斑的镰刀为界
  所有的家什
  再也没有打过牙祭
  村口暮色四合,穷山恶水
  实在制造不出太大的动静
  
  小县城在漆黑的夜里熟睡
  月光和风声来去自如
  只有麦秸垛站在记忆之外
  不知所措。春天还会回来
  而你,不知道还能不能发芽
  弯腰捡一把陈年的麦穗
  是多么奢侈,多么遥不可及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水间

    下一篇:谶言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