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世界有染的人

何美鸿
2015-12-03 16:39 分类:记事  阅读:446  作者文集

    天气逐渐转冷,那天下午,我准备去城南的住所拿些御寒的冬衣过来。

下公交车的时候,和一高个男子同穿马路。他面色黧黑,看上去像五十多岁,身板却很直。我自然地朝他微笑了一下,他于是笑着问我:“你是附近的中学生吧?”

我有点惊讶地望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城南路前面再过去两站就有一所中学,经常有学生乘坐刚才我们下的这趟车往返。前几年,我去帅哥任教的大学校园玩耍,好几回被人误以为是在校大学生。可是,这还头一遭,被人误作了中学生。

记得早年,有位女同事问起我的年龄时,说一直以为我比她小好几岁,不曾想实际是我比她还大几岁。她说,其实并不是我的外表有多显年轻,而是我脸上的神态,行事的样子,好像是不与世界有染的人。

也许,这么多年蛰居家里,大多时候都是与文字交道,与自己对话,几乎与外界脱节,才让这位与我同穿马路的陌生男子也引起那样的错觉。他似乎不太相信地又问了我一遍说:“你不是中学生吗?”

我想没有必要向一名陌路人告知自己真实的年龄来引起他的惊讶。“我不是学生。”我笑着简单回了句,然后扫视了这名男子一眼。刚下车时,我直觉他应有五十多岁,像是父辈年龄的人;这会我才忽然意识到,这位身板硬朗走路敏捷的男子或许比我大不了几岁。他对我年龄的误读与我对他年龄的误读,都是彼此以自身为参照,基于各自涉世处事得来的直觉经验。早先,我也偶尔会从那些陌生人对我年龄的判断失误里获取自己显年轻的某种优越感,但这种优越若从一位因生活艰辛坎坷而早早令自己尘霜满面的人那里比较得来,只会显得自己浅薄和不厚道。

我指了指前面说:“我回家呢。你没有住在这小区吗?”

“我不是,我是丰城人,来这打工的。”他笑道:“就在前面,穿过那边马路就到我上班地方了。”

我“哦”了一声,随口说:“外地来的,薪水还好吧?”

“挺好的。”他微笑着点头对我说,“有八百块钱一个月呢。”

这回我是彻底惊讶了。我的惊讶,不是他离乡背井从丰城辗转来到省城,只拿着区区八百元的月薪;而是惊讶这份在我眼里微薄的薪水,竟让他在脸上呈现出那样满足和快乐的灿烂微笑!

我很快收住自己的惊讶,迅速联想到,在他拥有这份月薪之前,一定从事着比现在薪资更低微的工作。关于生存的艰辛,他一定比常人更深有体会也更有资格说道。对这个陌路人我内心里并无一丝鄙薄,反而他阳光般的微笑深深感染了我。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里太多的人们思想趋于浮躁与麻木,可是有多少人能安贫乐贱与世无营?也许,这位匆匆而过的陌路人,才真正是位不与世界有染的人。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家雀,那可爱的留鸟

    下一篇:爱情寓言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