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西门庆

大肥一郎
2015-12-16 10:14 分类:历史  阅读:1207  作者文集

    西门庆这厮好淫,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色男”,说白了就是喜欢女人,精于风月,晓得怜香惜玉,结合时不忘前戏。

    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有不喜欢女人的男人吗?尤其是像潘金莲那般风情万种有媚功的漂亮女人。若是对风情万种的漂亮女人无动于衷,要么是刻意控制自己,要么就不是个真男人。

  刻意控制自己的就像《新龙门客栈》里初见“金镶玉”的周淮安,“眼睛没看,心里可是看了好几遍了”;不是个真男人的,不是性别而是心理,亦或本身就喜欢男人,就像现如今拜别了《康熙来了》的蔡康永或是十三年前“愚人节”那天“哥哥”张国荣“的无脚鸟”落地。

  西门庆的女人多多,娶到李瓶儿时已然娶了八个。尽管死了一个最大的原配,可清夜无聊时仍有七个女人为其暖被窝,睡得藕臂相连呻吟呢喃臀浪波起。可西门庆娶了这么多的女人却是既不违规也不犯法,因为当时社会婚姻的游戏法则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而不是现如今的“一夫一妻”。

  西门庆死了原配老婆后续弦的正妻是吴月娘,诸如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这个六个都是妾,其所作所为都是法律允许。

    其实,就算西门庆再多娶几个女人轮着睡夜夜常新,不像老是左手握右手那般枯燥乏味的没感觉,也完全于法理符合,亦合乎于情理。与在现如今“一夫一妻”制度下,闲着自己唯一的老婆在家饥渴难耐而去搞女下属玩女秘书的野炮隆隆者相比,其淫荡境界高得岂止是南辕北辙可以论的?

  西门庆不是“富二代”更不是什么“官二代”,他依托着祖上残留下来的一间濒临倒闭的小药铺起家,其创新经营有道,就像马云鼓捣阿里巴巴会喊“芝麻开门”一样儿,没几年功夫他就获取了“芝麻洞”里的宝藏。

    有了这泼天财富方才有了他讨女人的资本,就像有才亦有钱的杨振宁八十二岁了依旧可以娶个二十八岁的新娘子搂在被窝里重温“新郎梦”、任那女孩她爷爷夜夜生气一样。西门庆也一娶再娶合理合法地揽妾进门当着自己正妻的面儿明火执仗地将觉睡在一起,且想怎么睡就怎么睡,睡得那叫一个恣意妄为,受活无比。老婆还得贤德待之营养补之,否则就是犯了“拈酸吃醋”,有违那姓班的在《汉书》里所定下的“妇德”,是不守房事规矩的忤逆。

  西门庆与女人的关系不像现如今那些背着老婆偷吃的官商,一边防着要挟的偷窥摄像头,一边惧怕妻子从天而降破门而入,一边还得小心着挥舞着“与他人通奸”大旗的纪委与事后反水的曾经贴心小蜜。你说这哆哆嗦嗦地还搞个什么劲儿?不惊个“马上风”、能如雷政富一般来个十二秒速射已然是觉得侥幸。疲软后,面如死灰,内心唯想着快离开这云雨之床远遁于这是非之地,哪还有再搂着香喷喷的枕边人再睡的心情?行云行雨在何方?沙发!哪能感受到西门庆“鸳鸯夜宿销金帐”这样儿销魂无极的香艳性后戏。

  西门庆最终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就像五世匈奴王“上帝之鞭”阿提拉的死法一样。多少人对此叹为观止之,仰慕感慨至神魂颠倒,礼赞为这是色男最美的一种曼妙死法,所谓“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也。应被奉为色男的涅槃经典,高山仰止于色男后辈福祉,岁岁年年庙享。就算不公祭,至少,也该有冷猪头吃。

  太史公有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像巴顿将军这样儿的铁血战士就奢望自己“死于最后一场战斗中的最后一颗子弹”,他感觉若如此之死,豪壮,自己也就重于泰山了;而如西门庆这般的色男,能在女人绵软的身子上行事于最飘飘欲仙之时果真升仙而去,又怎能不觉得自己的死重于泰山,堪称曼妙大美呢?

  盗亦有道,行有行规,诸如当官的廉洁奉公不要老想着贪墨国民血汗;经商的童叟无欺不要老想着偷税漏税;好色的毕生恋爱也就算了别再阅尽了人间春色还老想着跟一个女人厮守终生亦或娶妻生子。若每个人都尊奉着法度道行处事,凭的都是天理良心人情往来,人世间如何不能亲善成大美的和谐社会?规矩,其实亘古早已有之,就别再老拿眼瞄着别人了,这事儿全凭自觉自愿,做不做,还得看你自己。但天,始终在上面瞧着呢。

  西门庆,色在书里。著书的关键在于立意,故事谁都能编,但编出道行来就得靠明昭昭天理。写《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好道行,塑出一个西门庆来替天行道,让芸芸众生洞察明了“淫者”真谛。就像施耐庵先生写了个“黑旋风”李逵,暴悍地挥动一双车轮板斧剁得血流成河,杀伐无算,以“天杀星”的名义替天行道,秉承的皆是上天旨意,犹如《圣经》中的“末日审判”一般,清算人世间一切孽的积习。西门庆与李逵,彼与此,是一个道理。

  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菩萨,皆是铁石心肠。心软的,境界未免就太低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当闺蜜共享人妻时

    下一篇:芈月的新婚之夜

    >>>  返回作者大肥一郎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