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

赵静端
2016-01-12 09:0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45  作者文集

  

    打开长卷,赝品的清明上河图

  张择端,墨分五色分七彩

  一寸寸,大宋的裙摆

  把汴京弄得雾霭沉沉

  了不知南北

  

  梅花貌似要配合那场大雪的样子

  摇摇欲坠欲开,遥遥相思相望

  暗香偶尔穿过酒香,你

  偶尔闯入我的怀抱

  说今夜真暖

  

  黄河,就在北边

  那时,或许她不叫母亲河

  河殤泛滥,从上游到下游

  从正史到野史,从洪荒到青铜器

  弹指之间

  

  市井上有小人、有大人、有衣冠禽兽

  那些建筑,俨然有君子的模样

  庙堂巍峨,谁说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

  朝野随时令切换,南宋和北宋

  也不过你左拥右抱,揽着江山的腰

  说七年之痒,说流水落花春去也

  

  苏东坡,欧阳修,李清照,范仲淹

  我再打开一分这幅画,你看

  山抹微云,山外一片空旷,模糊

  我的怀里块垒郁积,没有秋天的疏落

  那些绝妙好辞闪烁其词,你

  在画外,演绎早生华发的无奈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

  在红楼在天上人间,灯红酒绿声色犬马

  楚腰纤细,掌中轻,多年前

  就输给苹果或三星妖娆的身段

  你窈窕的相思,又如何能淡妆浓抹?

  

  黄袍加身,那肯定是个黄道吉日啊兄弟

  奉天承运,千年之后我不能说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些红的富的

  血脉确实可以传承。千金之子不死于市

  千金之腐同样不可以人头落地

  

  大河向东流,张氏的墨法

  没有和刘欢的歌声形成呼应

  雪夜山神庙,林冲的枪法略微有些了草

  斗方之内,有美人儿白虎堂草料场

  风从北来,我的诗风却渐渐向隶篆投怀送抱

  不逾矩,明晓律令

  

  诗行断断续续,高潮一直不肯随夜色起伏

  其实我没有布局或設一个局

  让你误入歧途。杯酒释兵权,赵匡胤

  其实是个好人。这些文字,其实一下也可以

  

  赵匡胤,赵静端,可以这样五十步笑百步

  赵静端,张择端,也可以这样驽马十驾或并驾齐驱

  这全看飞花的心情和笔法

  明月几时有,把酒,

  我只问你,今夕是何年

  

  词谱的韵脚越来越窄

  某天清晨,瘦金体在一滴露珠上回光返照

  然后,烟消云散

  多年多年以后,有人沏一杯水

  用千年前的月光,在案台上指点徽宗的摹本

  山水斑驳啊,林忆莲在舞台高歌

  当爱已成为往事

  

  天下熙熙,天下嚷嚷

  这是最最世俗和真实的街景

  民以食为天,你若在上河图的画心描一阙词

  是多么煞风景的事

  点绛唇,鹧鹄天,如梦令,醉花阴

  临安府花开花落,走的是出律的险韵

  

  开封的菊花和陶公的南山

  有着不一样的意境。你带一杯水或一杯酒

  买张门票走进清明上河园

  也有不同的感觉。北宋饮一杯干红

  南宋却只能饮鸠止渴。之间的因果

  只是当时已惘然

  

  史纲在这首诗里是凌乱的,包括意象,大事记

  包括易安居士的人比黄花瘦

  赌茶的节奏要慢过你的朋友圈,千年后

  我还愿意焚香净手,奢侈一室烛光,

  为一个不甚绝色的女子

  品词,点赞,发红包

  

  月出于东山之上,我试图用赤壁的涛声

  来还原一个朝代的梦。江山如画

  谁能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苏子泛舟,苏子几曾泛舟。

  前赋后赋前世今生,倥歌呛然

  多年后,你能否陪我拄杖

  看一酹还浸江月

  

  卷轴过半,那些压轴的典故乏善可陈

  不惑之年的我同样乏善可陈

  故事就是这样的,人生也是这样

  像这幅画,你可以谈笑间开阖自如

  也可以束之高阁。有时

  一念就是一生。

  有时,一生也不过一念

  

  枯坐在画里的老人,观棋不语

  棋局深沉且茫然,谁轻轻投下一枚棋子

  或可代表一种哲学。东街

  那个绣花的女子,说为何良人不回来

  针法精妙,这同样代表一种哲学

  

  光电版的清明上河园里,菊花开的正好

  所有的历史终究会成为一台大戏,戏里

  有人骑马射箭,有人模仿岳家军枪挑小梁王

  而我,站在画外,波涛汹涌

  看有人吞舟是漏,有多人积尸如腐蚁

  

  合上那满纸云霞吧,也可以合掌

  向一池莲花说波罗波罗蜜说菩提本无树

  也可以合掌故弄玄虚,缭绕一缕禅意

  来愚弄那些已装订成册的卷经

  偶尔,你也可以合掌,说:

  我靠,阿弥陀佛,阿门,空即是色


  • 王海洋

    评论于:2016-01-21 18:40:53

          插上想象的翅膀,你的率性挥洒,一个诗情画意的世界便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岁末

    下一篇:秋色辞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