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组诗)

朱文科
2016-01-29 13:19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72  作者文集

《年的概念》

u=3560557515,1405715490&fm=21&gp=0.jpg 

年是年画,是画中的

圆圆缺缺,挂在村口老槐树下

 

年是年轮,是一圈圈日子

催赶着田野的种子发芽

 

年是年夜饭,是热腾腾的汤圆

糍粑甜甜蜜蜜,温馨了岁月的童话

 

年是童年,是一挂挂鞭炮,是爆米花

红包样红的灯笼,在谁的额头高高挂 

 

年是回家,是比土屋还老的河流,是船票

根埋在灵魂深处,谁也找不到密码

 

《爆米花》

 

入冬她就开了

红彤彤圆鼓鼓的笑脸

淘气地〞呯〞一声

雪样的白纷纷扬扬

 

说起爆米花

想起儿时提起脚尖

偷看过的秘密

但我如今提起脚尖

再唤不回童年遗失的奶名

 

只有这一群白色的小飞蛾

飞来飞去

 

 

腊月

 

腊月听不见花开的声音

看不到叽叽喳喳的鸟儿

串串腊肉帖着墙壁炫耀又一年的底色

 

腊月的额头挂满红辣椒

让人情不自禁想起爱情

尽管它并非红豆不具备相思的色泽

 

腊月的脸盛开窗花

水一般微澜与洁白

夹带些温情与暧昧

在我的手心发热

 

 

《冬天里的春光》

这个季节有点反常

  它把太阳挂在冬的睫毛上

  挥舞着春光  

   

心事被透明地包裹着

在它的眼皮底下

毫无顾忌走来走去

 

这个冬天,有一三角

没有被冻伤

  她一直稳稳的开在

  温暖的心房

  

 

除夕

老祖宗是要拜的,不用鸡尾

一定用猪头。黑里透黄

香是要上的,不是一枝,至少三枝

儿子的红包肯定要加

 

大年三十,三百六十条路

条条都宽敞明亮

许多事可以不做,但香火必须很旺

鸡鸭鱼肉,兄弟姐妹

不缺一样,这叫团圆饭

 

早春的头还没冒出来

条条门窗在张灯结彩

儿子的冲天炮,牛气冲天

吓跑了寒风

 

过年了,谁在无眠夜晚

把香辣辣的年味,读成了

大红春联

 

春节

 

牛儿还在睡懒觉

父亲牵着春风推开家门

万响鞭炮顿起

庆贺季节的分娩

 

满屋弥漫清新泥土气息

春光站在嫩叶上

踮起脚尖

看着母亲做的新衣在流口水

 

过年啦,要说好话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身体当然更要健

锣鼓声擂得起劲,连狮子

都学会了恭维

 

年饭桌上,一条游走于

寒暖之间的鱼

在岁月纷乱的指缝

滑来滑去

宛如我们期待已久的鲜花

作短暂亲吻过后,又匆匆离去

 

                      《元宵

  

元宵不是吃的,是闹的

  龙狮知趣收起尾巴看红灯笼躲在高处

  和迟到的春天捉迷藏

  

旷野热闹起来提灯者走来又远去

  焰火下,不知道哪些是今人

  哪些是前世的故人?

  

我想画一个元宵样的圆

  白白的,菁菁的,柔柔软软

  就在掌心滚动着儿时的欢笑

  

 

到了元宵就想起一种叫汤圆的食品

  疑惑了千年无论穿上什么品牌的皮鞋

也追不上丢失的乡愁


  • 侯志涛

    评论于:2016-02-04 20:15:45

          朴实文字,诗意芬芳!

  • 王海洋

    评论于:2016-03-01 09:41:35

          好!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2016年的雪

    下一篇:朱文科短诗8首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